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一发完)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

 

*看了电影版的微微一笑,带电影版的KO开了个脑洞……最后附有一些相关说明和电影片段台词~

 

 

一、

 

郝眉恢复意识的时候正被人摇得天旋地转要咳出肺来,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他拼尽全力推开扣着他肩膀的人,睁开眼睛一看,隔着他眼前的一块红纱,一个鼻梁上架着圆眼镜的陌生男人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两人之间近得都快顶鼻尖了。

 

郝眉毫不客气地瞪回去:“干嘛啊?”

 

“师妹,你终于醒了啊!这大喜日子,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叫我以后怎么办啊……”那男人听到他说话了,顶着一头波浪卷就扎进了郝眉怀里,什么鼻涕和泪都往他衣服上蹭。旁边一圈打扮怪异的人七嘴八舌,说着都是郝眉听不懂的话。

 

“师兄啊大喜日子别说不吉利的话。”

 

“师妹刚醒就让她回房里去吧,有什么事等下再问……”

 

“我看啊肯定是师妹太漂亮了,卿水阁想抢亲,就给师妹下了药!”

 

郝眉被他们吵得头疼,耳边嗡嗡不停来来去去的都是“师妹”二字。被一圈人围着他热得慌,盖在脸上的一块红纱也扰人心烦。他一把将红纱拽了下来,气沉丹田,用浑厚的男声冲着吵吵嚷嚷的人群大吼起来:“谁是你们师妹啊!看清楚,我比牛还壮,比煤球还黑,师妹什么啊师妹!”

 

时间仿佛一瞬间静止了,一直抱着他的那个波浪卷盯着他的脸看了很久,忽然又响亮地嚎了起来:

 

“我的师妹啊!你到底在哪里啊……”

 

涕泗横流的一张脸在郝眉的胸前蹭了又蹭。身边的吵杂声随着波浪卷这一声嚎从无到有,愈发清晰扰人,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郝眉的忍耐度。

 

“你们……”郝眉深吸一口气。

 

“都给我闭嘴!!”

 

二、

 

“都给我闭嘴!”郝眉一边大喊一边捂着耳朵坐起来,迎接他的是从对角线抛过来的一个枕头,直接把他砸回到床板上。

 

“这才几点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宿舍里翻身和骂娘的声音此起彼伏,郝眉缩进被子里认命地蚊子哼哼:“我做了个梦。”但是没有人理他,过了一会宿舍里又鼾声四起。郝眉在黑暗里暗暗摸了摸胸口,梦里那个男人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感觉太真实了,他简直有种一觉醒来会发现自己泡在鼻涕水里的错觉,还好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梦。

 

郝眉长吁一口气,默念睡前被逼看的一段马哲,也翻了个身睡去。

 

 

三、

 

郝眉一睁开眼睛,自己正坐在地上,而一个波浪卷发型的男人正背着手站在自己面前。他下意识地往外蹭了几步,害怕他又扑到自己怀里哭个狂风暴雨。

 

波浪卷转头看看他,身上还是初见的时候一身大红。他颇为憔悴地笑了笑:“你醒了?”

郝眉环顾四周,发现自己仿佛身处一个大型古装剧拍摄现场。

“他们那群人呢?”

“走了。婚礼都办不成了,还看什么热闹。”波浪卷淡淡地说。

 

“你?婚礼?”郝眉疑惑地瞅了瞅波浪卷的衣服,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得,也是件喜服,还是女款的。

“今天本来是我跟师妹的大喜日子,但是迎亲的时候她却突然不见了。”波浪卷忧郁地说,“我们找遍了山庄上上下下,结果在柴房里发现了你。”

郝眉赶紧一个激灵站起来,拱手作揖:“大哥,好汉,英雄,你看清楚啊,我真的不是你老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是无辜的。”

听了这话,波浪卷走了过来。他的眼神咄咄逼人,郝眉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梨花红木椅上。那男人就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的眼睛,把郝眉看的心里直发毛。

 

他举起双手挤出一个笑容:“大哥,你我素昧平生,我怎么会故意去坏了你的喜事?我也是莫名其妙被卷进来的……”郝眉话说到一半闭了嘴。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眸随着他的话语变得浑浊,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氤氲开来。

郝眉的眼神不自觉飘向了别处:“那个……你也不要难过,说不定……”

“我相信你。”波浪卷打断他的话,哑着声音说。

 

郝眉愣了一会,说:“谢谢啊。”

 

波浪卷站直身体,开始脱身上的喜服。

 

“没有新娘子,这婚自然是结不成的,这脸也丢尽了。”他叹了一口,“但我放心不下师妹,你就陪我去找她吧。”

“啊?我?”郝眉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啊?”

 

“反正你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干。”波浪卷说。

 

当然有啊!郝眉内心呼喊,我不是正忙着做梦吗!

 

四、

 

再一次见到那个波浪卷是两个星期之后,郝眉打了一下午的篮球,回到宿舍洗了个澡就累得瘫在床上。他睡得迷迷糊糊,隐隐约约在夜色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又是你啊。”郝眉揉了揉眼睛。

 

“不巧,”那人朝郝眉笑笑,“人还没找着。”

 

过一段时间不见波浪卷显得更憔悴了,唇边还有密密麻麻的胡渣,身后背着一把长弓。

 

“我已经让在各地的兄弟帮忙留意,如果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我。”波浪卷说,“但是她有心要走,任谁也找不着。”

“她为什么要走啊?”郝眉问,“难不成你是逼婚?要是逼婚的话,我就不帮你找了。”

 

“怎么可能是逼婚!”波浪卷急切地回他,“她以前对我特别好,自从我们认识后,她从来不离开我左右。这婚也是她求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情又黯淡下来,郝眉赶紧扯开话题:“那、那她叫什么啊?”

 

夜色绵密,凉风吹拂在脸上的感觉意外地真实。波浪卷迟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知道是因为夜太浓,还是夜太静,他突然觉得波浪卷的身影变得有些模糊。

 

“喂?”郝眉对着茫茫夜色唤了一声。眼前的人仿佛逐渐被夜色吞噬了一般,身影在逐渐消失。郝眉往前走了两步,正准备去拉那人的长袍,没抓着,到手的只是几点分外孤寂的星光。

 

“喂!大哥!你回我一声啊?”

 

回答他的是一声熟悉的呼唤:

 

美~人~儿——

 

 

五、

 

“美~人~儿~”

 

“美人你个头!”郝眉被这一声呼唤从梦中叫醒,迎面就是于半珊放大的脸。人肉闹钟无辜地摊开两只手:“能怪我吗?喊你郝眉和眉哥你都不醒,只有喊这个你才醒。说好就睡一会然后去食堂吃饭的呢?”

郝眉揉了揉睡出印子的侧脸,一看天都黑透了。刚做了一个分外清晰的梦,郝眉倍感疲乏,他伸了个懒腰又躺了回去。

“我不去了,我好累的。”

 

“那你吃啥啊?”

 

郝眉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校园卡递给于半珊,堆起笑脸:“愚公哥哥,帮我打个饭回来好不好啊?”

于半珊嘿嘿一笑,紧接着板起脸:“不好。”

 

郝眉哎哟一声钻进被子里:“我头好痛啊,可能是发烧了,哎哟哎哟……”

于半珊站在椅子上,从郝眉床边一侧跟郝眉用被子拔河:“你还要不要脸了,还装病!让你装!”两个人嘻嘻哈哈打闹好一会,直到丘永侯从外边回来嚷嚷着要去吃饭,于半珊才放开郝眉忿忿地收拾东西。

郝眉从被子里就探出个头,给于半珊和丘永侯许诺了一堆,没一个人领情的。两个人勾肩搭背感叹着“我们的病美人啊”一齐出去了。郝眉蒙头盖脸了好一会,房间里突然又有了动静。他转了个头,发现是肖奈难得回了一趟宿舍。

 

“你没事吧?”肖奈看着被子卷里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没事没事。”郝眉一把掀开被子,从上铺探出脑袋离肖奈稍微近点。

 

“哎,老三啊,你说,如果做梦老是梦到一个人,隔两个星期都能梦到,还有很多不重复的情节,那是什么情况啊?”

 

听了这话,肖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郝眉,然后抿嘴笑了笑。

 

“没什么情况。”肖奈顿了顿,“青春期的男孩子常有的情况。”

 

“不是一码事!”

 

 

六、

 

“当当当当!愚公解梦时间到!”于半珊唰地打开一把纸扇,又迅速合拢,“就在刚才,我们的郝眉同学,拨通了热线电话。”

 

旁边丘永侯坐着偷笑,郝眉抓着痒痒挠挥开于半珊那透着一股穷书生酸劲儿的纸扇:“说正事说正事呢。再梦到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我都没法集中注意力了。”

“怎么了美人儿,”于半珊眯着眼睛凑到他面前,“都梦到什么饮食春秋食色性也了?”

“最近也没见你看‘学习资料’啊。”丘永侯朝郝眉的电脑努努嘴。

“什么乱七八糟的!”郝眉义正言辞,“我的梦,特别正经!就是一个男人,非要我帮他找失踪了的媳妇儿。”

“帮人找媳妇?”于半珊提高了音量,“是你自个儿要找媳妇吧?做梦都想找?”

 

“真找媳妇,谁在梦里找啊?!”郝眉撇撇嘴,“关键是,我每一次见他,情节都不一样。我俩周边那环境啊,就好像在武侠小说里,嘿,咻!”郝眉一边眉飞色舞地形容一边在空中划出几个武打动作,被丘永侯一本书挥开:“小说看多了,鉴定完毕。”

“那你梦里都是什么情节啊?就两个大光棍找媳妇,连女主角的脸都没见过?不愧是单身狗做的梦。”于半珊揶揄他,郝眉横空一掌推到他面前:“那你就……猜对了。”

 

宿舍里爆发出一阵笑声,打闹间丘永侯又开了一个脑洞:“都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是不是有人在找你啊?”

“找我?”郝眉抓抓脑袋,“除了我爸妈,还有谁要找我?我爸也不是一头波浪卷啊。”

 

“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于半珊凑过来戳戳郝眉的肩膀,“钱债情债,总得欠一个吧?”

郝眉挺起胸膛瞪他一眼:“我眉哥光明磊落,天生一副热心肠,怎么可能得罪谁?”

 

“那上个月借的五十六块五?”

 

“下个月借我一百块还你。”

 

七、

 

郝眉在一簇篝火边醒来,波浪卷正坐在旁边沉默地往火堆里加柴,发现他醒了也无动于衷。郝眉借着火光环顾四周,他们身处林中。

“我们在哪啊?”郝眉坐起来问他。

“峨眉山。”波浪卷说。

 “怎么突然想到来这了?”

波浪卷将手上的树枝折成几段,一截一截地往火力扔,“师妹曾是峨眉派的女医,是和我在一起后,才退会和我拜入同一门下。”

“那就是说,她在峨眉派的旧相识,可能会知道她的下落?”

 

“我问遍了认识她的人,都说她自离开峨眉派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武侠小说里泡过的郝眉动起了脑筋:“那她会不会卷入了什么江湖恩怨啊?”

 

“不会的。我师妹为人和善,不曾得罪过什么人。”波浪卷平静地说。

 

树枝燃烧的轻微噼啪声让深夜显得更静。郝眉走到波浪卷的身边坐下,跟着他一起盯着那簇卖力燃烧的火焰。他想了好一会,还是开了口:“虽然我不知道你姓什名谁,但是你一次次都到我梦里找我,我不信邪,但要是你真有什么事,跟我说,能办到我一定办到啊。”

那个波浪卷半眯着眼看着他,静静听他把这些话说完。郝眉被看得不自在,也抓了些细树枝往火力掷。在梦里说这些话,他是不是傻?

波浪卷还是不说话,让郝眉略感尴尬。受不了这沉默的郝眉只好继续说:“兄弟啊,托梦这种事我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我呢,还是很乐于助人的,你就直说吧。”

 

听到这,一直沉默的波浪卷忽然噗嗤一声笑了。他转过头看着郝眉:“下一次,我们桃花林里见吧。”

 

 

八、

 

“桃、花、林。”郝眉脸上盖着英语书,一字一顿地念叨着。专业课他懒得看,马哲之类的又实在催眠。本想背个单词,但看着这七扭八拐的字母郝眉不禁还是神游天外。

 

“桃花林?你说桃花林的BOSS刷新了?”

“真的啊,我看看我看看。”

“不是!”郝眉抬起头甩掉脸上的书,“你们两个网瘾少年,心里就只有游戏。”

 

游戏?

 

一个念头忽然在郝眉脑海中闪过,但是迅速被于半珊打断了思路:“好学少年,下不下副本?”

郝眉当即把书挪到一边,绽开一个笑脸:“下。”

 

 

九、

 

郝眉这回直接空降到了水里。不会游泳的他在真实逼人的溺水梦境里艰难地挣扎,直到被一只手捞起才重获空气。郝眉跪在岸边努力把胸腔里的水都咳出来,他实在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到要在梦里把自己差点淹死的。

 

“你选了个好地方啊。”救他上来的波浪卷在旁边仿佛事不关己地说。

 

“大哥啊,”郝眉咳得口齿不清,“你就不能善良点?不是说好在桃花林,怎么把我扔水里去了?”

“这里就是桃花林啊。”波浪卷环顾四周,又指了指郝眉身边的那汪清泉,“只不过我们正在明镜泉旁边。”

“明镜泉?”这个名字郝眉略感耳熟,但未及多想,郝眉就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了。眼前这汪泉水清澈见底,清风拂过,漫天的桃花瓣激起层层涟漪。郝眉借着泉水,第一次在梦里看清了自己的模样。

倒影中的郝眉束发白衣,也在水中好奇地打量着自己。郝眉看得新奇,忽然涛声四起,他惊得跌坐在地上,而水波之中出现了一名青年男子,与郝眉一模一样的装束。郝眉惊讶地撑着手盯着突然出现的人,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这是……我?”

“明镜泉清如明镜,倒影内心。你刚才看着泉水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谁,就会出现谁的幻影。”波浪卷一边解释一边走近。郝眉仍旧傻愣着盯着他自己的幻影,而那个幻影也微微带笑地回望着他。

 

“大哥,能让他消失吗?老这样看着我,瘆得慌。”郝眉转头问波浪卷,幻影也随着他转了个头。

“叫他的名字。”波浪卷跪在岸边,全神贯注地盯着泉水说。

 

郝眉赶紧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与他如出一撤的幻影在尾音落下的一刻尽数化成了水滴,重新回到水里。郝眉长舒一口气,忽然又听到了汹涌的浪声。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水幕中站着一位面容姣好的粉衣女子,正含笑盈盈地看着站在岸边的人。

 

“你在这里等了我多久啊?”那女子笑着问。

 

“不久,也就等了一次桃花盛开的时节。”

 

“说好要去桃花林的同心碑那里定终生,你还没带我去呢。”女子望了望远方,翘起了嘴巴。

 

“那我们现在过去吧。”岸边的人微笑地看着她,眼神一刻都不愿在别处停留。

 

“好啊,”女子拉起了裙摆,转身朝岸边的人绽放出一个灿烂的微笑,“那比比看我们俩谁能更快到同心碑那吧。”

 

“你别跑啊,”岸边的人也笑着追了上去,“你等等我啊,师妹!”

 

原本在旁边看呆了的郝眉听到“师妹”这两个字突然一个激灵,刚才还在奔跑的幻影瞬间被波浪吞没,水珠瓢泼而下,把骤然停在泉边的人淋了个湿透。他那只本想握住师妹的幻影的手在空中缓缓地握紧了拳头,却止不住水流从他的指缝间逃散。

郝眉静静地坐在旁边,有些难过,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仿佛落汤鸡的波浪卷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郝眉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人傻兮兮地盯着泉水笑了起来:“我师妹,美好得就像幻觉一样。”

 

“如果……她真的只是幻觉,那你也是认真的吗?”郝眉小心翼翼地问。

 

“感情就是感情,哪分得清什么虚和实啊。”*

 

十、

 

手可摘星辰。

 

郝眉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个名字了。桃花林可能每个游戏里都有,但是桃花林里有同心碑的游戏,郝眉只知道幻想星球一个。

往事不堪回首……郝眉暗叹一口气。刚入学的时候,作为一名练天医女号的人妖企图找个妖人花箭,认认真真地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虽然玩的是女号,但郝眉大大方方求了婚。那时他已经在考虑奔现的问题,却在婚礼之际知道对方是个纯爷们,郝眉落荒而逃。

年少无知啊……游戏里天医和花箭的故事永远停在了相约同心碑之前,郝眉不止是跑了,还跑得十分彻底。他卸载了幻想星球的客户端,删掉了所有前“男友”的联系方式,他默念着“我也是受害者”以减轻自己的罪恶感。清空回收站的一刻仿佛也清空了这段回忆,好在郝眉一直没跟身边人提起过,天知地知,只要他刻意不去想起,这段黑历史便永远封存。

 

时隔渐久,郝眉再想起他和手可摘星辰相处的细节,都已渐模糊。他当时走得干脆利落,从未考虑过留下的一地狼藉。

 

钱债,他欠过不少。

情债,也就欠了这么一个。

 

十一、

 

等宿舍三人领悟了肖奈突然绕路去食堂的用意,贝微微早已成为他们现实中的三嫂。肖奈这一路追得不难,但也不易。至于肖奈之前各种相遇偶遇再相遇的戏法,在肖奈“一见是天为,再见是人为”的技术总结下,宿舍三人听完故事也表示见怪不怪了。就是他们追忆起那天去食堂的细节,于半珊和丘永侯不禁对郝眉进行了深刻批斗。

 

“插队!还做电灯泡!”

“居然敢横亘在老三和三嫂之间,天打雷劈!”

 

郝眉挥舞着痒痒挠连挡两次攻击,冤枉啊,他不就是看到糖醋排骨快没了,着急了点吗?况且那时候也没人告诉他,站在他旁边的那美女就是三嫂啊?要不是事后有人提起,他是真没注意自己身边站着个系花。那时候他满心糖醋排骨,无暇顾他。

 

当事人肖奈对郝眉的这种耿直表示十分满意。

 

不过也得谢谢肖奈那天绕路来这个食堂,从此之后郝眉就再也没去过别的食堂。好吃分量又足,糖醋排骨一见钟情,炒三丝相见恨晚,连味道淡了点的青菜郝眉也能勉强容忍。

 

另,食堂打饭的大哥真是个好人。

 

 

十二、

 

后来郝眉拿到了这位好人大哥的手机号。那人在听了他对青菜的控诉之后慷慨地给郝眉写下自己掌勺的菜名,标准的吃货郝眉仿佛拿到偶像签名的追星族般满心欢喜,一个顺嘴就问他要了手机号。

 

对方推托了一句,却耐不过郝眉的坚持。郝眉只是单纯觉得一见如故也是种缘分,在对方把十一个数字写完的一刻,郝眉已经不由分说把他俩正式定义为朋友了。郝眉拿过那张内容分量十足的纸条,看到最下边签了两个字母:KO。

 

郝眉咧嘴一笑,因为今晚这美若天仙的一餐坦然接受了设定。

 

“巧了,有个特别牛逼的黑客也叫KO。你就是厨师界的KO啊。”

 

厨师界的KO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郝眉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自作主张地宣布:“那我就是程序员界的潘安了。”

 

 

十三、

 

喝了一晚上的酒,郝眉的梦里也是小菜三碟,浊酒两杯。月色清明,四周都是荒山断崖,晚风当中波浪卷已经独酌了一阵。看到郝眉,他又斟了一杯:“敬你。”

 

“没帮上什么忙。”郝眉一口饮尽,这酒又涩又苦,好像喝下了孤冷的月光,“反而因为你,想起了一些陈年旧事。”

“想起来会让你痛苦吗?”案边的人笑着问他。

“不会。”郝眉摇摇头,“非要形容的话,应该算是追悔莫及。”

 

波浪卷起身背着手走到了悬崖边。在黑漆漆的山崖的笼罩下,他的身影显得极为渺小。

“这个地方叫作断情崖,如果有什么放不下的事的话,从这里跳下去就可以一了百了。”

 

郝眉在寒风中打了个冷颤:“你不要想不开啊。”

 

“我跳过很多次了。”波浪卷说,“我从小就在这里练功,摔不死,摔不伤,想断也断不了。”

郝眉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复而波浪卷又说:“我已经知道师妹在哪里了。”

“那你找到她了吗?”

“等了那么久,她都没有出现,是真的不想见我了吧。”*

 

“天涯何处无芳草嘛……”郝眉尝试安慰他,却被波浪卷打断:“你刚才说后悔莫及,那想要从头再来吗?”

郝眉听到这话无奈地笑笑:“梦里许的愿不作数的。我争取下一次不让自己后悔。”

 

 

十四、

 

幻想星球的规矩,要解除侠侣关系的双方只要在断情崖跳下,用忘情水复活后侠侣关系自动解除。

 

郝眉当然也没有忘记那个让“手可摘星辰”这个ID在幻想星球声名大噪的录屏。

 

手可摘星辰只身一人跳下断情崖,在险恶的地理环境中仅仅磨掉了一层血皮。极其牛逼的操作技术看得诸多玩家目瞪口呆,绝大部分玩家也是第一次能有幸目睹断情崖的崖下风光,感受到幻想星球制作方在细节上的用心。

 

那一次其实女天医莫扎他有幸在现场围观。跟很多闻讯赶来的吃瓜群众唯一不一样的是,强迫症的莫扎他顺手给刚从崖壁上跳下来的手可摘星辰施了一个小治愈术。

不过这段在后来上传到各大游戏论坛的视频里被删掉了。

 

 

十五、

 

转眼毕业各奔东西。

 

郝眉、于半珊和丘永侯早就决定好了下家,比起毕业的离愁他们更分心于江湖险恶,更别说有个比江湖还险恶的顶头上司。郝眉把手机通讯录里的人都翻遍,有些关系的人都一一汇报了毕业后的去向,轮到KO,也秉承朋友要坦诚没有遗漏。

 

一直没收到回复,郝眉也没有往心里去。那夜宿舍里斗地主,于半珊输得血本无归无奈要给肖奈写欠条,又一次提醒了他们毕业的意义。

没有暑假,没有食堂,没有宿舍,没有篮球场……四个人在阳台上用不同的方式说出“再见庆大”,既是告别,也是在向未来问好。到后半夜宿舍里满地狼藉,酒瓶遍地,三点八度的酒喝得太多也会意识朦胧。丘永侯和于半珊基本已经是放弃挣扎,两个大男人死挤在一张下铺昏睡过去。郝眉用尽他的最后倔强,才在肖奈一只手的帮助下爬上床。脱力倒下的时候腰刚好磕到了什么东西,郝眉迷迷糊糊把它摸出来,颤颤巍巍举到脸前发现是他的手机,最新消息来自KO,只是告诉郝眉他会一直在夜排档打工。

 

郝眉又困又乏,手一软,这个小物件就啪叽一下掉到了脸上。郝眉吃痛,一把用手抚开,转身入睡。

 

毕业之后,他身边的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只有KO还站在原地。

 

 

十六、

 

江湖险恶。

有肖奈的地方就是江湖。

 

工作的压力下郝眉有些超荷运转,但给他添乱的事情还不少。比如他工作闲暇的唯一慰藉——女神的照片,原本好好地做着他的桌面背景,却突然被人换了。

还改不回来。

 

重压之下郝眉又心生挫败感,这赤裸裸的技术挑战他竟然无力反击。郝眉决定暂时罢工犒劳自己的五脏庙,思来想去最后去了KO所在的夜排档。郝眉也是在喝了第一瓶酒的之后才发现KO大概是他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倾诉对象。朝夕相对的兄弟有同样的重压,而他暂时又不愿分享理科省状元的骄傲所受的挫折。

 

这一醉就发觉了KO的另一种好。郝眉作为KO忠实的食客,一直享受着双方都心知肚明的特殊待遇。曾经只是食堂里比别人多一倍多的肉量,在郝眉拉着KO的手一口一个朋友之后,开小灶就变本加厉成了以前的三倍,对此郝眉一直认为KO非常够兄弟。

那夜KO甚至为醉了的郝眉坐着守了一夜。KO虽然不善言辞,但是当郝眉絮絮叨叨完后总能给他一个让人心情愉悦的回答——甚至只是一个认同了郝眉自夸的“嗯”。

 

郝眉在心里夸KO的词都快从地板堆到天上去了。被夜晚的凉风一吹,郝眉头脑清醒地发现,他开始享受和KO的这种关系了。

 

 

十七、

 

江湖险恶。

还有KO。

 

 

十八、

 

江湖险恶。

包括KO。

 

当动他电脑的人和黑客KO均指向他这个老朋友KO的时候,郝眉迅速经历了惊讶生气平静喜悦的情绪四季。但是最后还是以犯愁结的尾:

“你以后就是我的同事了,我上哪里解决我的吃饭问题去啊?”

 

KO这时候的心里一定在偷笑。

郝眉可以赌一盆KO做的酸菜鱼。

 

 

十九、

 

郝眉已经很久没有睡个安稳觉了,谢天谢地在他和致一都是最需要的时候来了KO。这个在工作上也把小灶精神发扬光大还能借他狐假虎威的KO,实在是上天对郝眉的慷慨馈赠。如果说当初主动结交的时候,郝眉还打着一点吃喝不愁的小算盘,那现在就是一本万利。

 

就在他小憩的时间里,那个销声匿迹很久了的波浪卷又一次入梦来。

 

这一次他们还是在峨眉山,他朝郝眉笑了笑。

 

“这一次我找到了。”

 

 

二十、

 

原本只是想感叹人生已多风雨,郝眉随口谈起他那段追悔莫及的网恋的时候,KO一句话平地惊雷:“我就是手可摘星辰。”

郝眉几乎是一瞬间大脑当机,然后理解了所有他心安理得享受的来自KO的好处,其实所有的这些都在等待他来情债情偿。

 

领了娘家三哥发的一千块奖金,郝眉顺理成章地接受了KO回幻想星球结婚的要求。本着有福同享的精神郝眉主动请KO吃大餐,KO也欣然应允。

 

吃饭的时候KO还是一贯地沉默。因为年月已久,郝眉真的想不起他和手可摘星辰的相处细节,只记得那时候手可摘星辰也总是对他的絮絮叨叨全盘接收,然后给出惜字如金的反应,但他从来没有敷衍的感觉。这种模式与现在如出一辙。

也感谢年岁已久,比起靠文字和虚拟形象搭砌起来的手可摘星辰,KO这个形象在郝眉的心里更真实易近。

 

“没想到啊,这老三这么容易就把我卖了。”郝眉舀了一勺刚上的花甲汤,青绿色的葱段在汤勺边打着弯划过去。“不过说是你要找场子,我眉哥也可以找场子啊。当年啊,不是我跟你求的婚吗?回头等我下了游戏,就在世界上刷他个三天三夜,你们的大神‘手可摘星辰’,现在彻底被我莫扎他追到了!”

KO在他强调“追到了”的时刻抬起头,对面那个人笑得一贯神采飞扬,在两人的眼神对上的一刻,郝眉甚至挑了挑眉毛。

 

这一刻KO百分之九十的好心情,就像手可摘星辰刚从断情崖跳下来那时被陌生的峨眉派天医莫扎他施了个小治愈术一样,直接涨到百分之百。

 

“郝眉,”KO轻声呼唤着那个数个日夜反反复复思念的名字,这一次他可以勇敢直视对面人的双眸,“我们读档重来。”

 

郝眉愣了一下,旋即绽放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他用双手食指划了一个交叉。

 

“重来?我以为我们新的游戏早就开始了。”

 

 

二十一、

 

后来郝眉又梦到了幻想星球里的峨眉山。这一次,轮到郝眉向那个有了美好故事结尾的旅伴道谢。

 

“我身边发生了很多好事。”郝眉说。

 

“恭喜你了。”波浪卷笑得很平和,“师妹还在等我,就先走一步了。”

 

“哎哥们!”郝眉叫住他,“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做好事不留真姓名。”邋遢的波浪卷摘下他的圆眼镜冲郝眉晃了晃。

 

“我叫KO。”

 

 

 

一些说明:

1、 电影里郝眉在幻想星球用的ID是“美人师妹”,文里默认现实中郝眉用的ID是莫扎他。文里基本是把影版和剧版的两条线当成平行线……

2、 电影里的KO的人设跟剧里的设定差别很大。但是看了影版KO跟微微的对手戏之后觉得他们的精神内核(……)是相通的,想把一些电影里的经典台词也讲给眉哥听,所以才写了这篇~不过电影里KO的戏份也很少,性格也是瞎猜的……文章里带星号的句子都是电影台词的改编。如果无法想象波浪卷,可以参考一下子墨版的KO www

 

附一些电影里的台词,感谢阅读到这里ww

贝微微:刷夜,大王。

KO:赞

KO:恭喜你啊,听说又结婚了啊

贝微微:还在玩幻想星球啊

KO:好玩。我在里边还娶了个老婆呢

贝微微:娶老婆?

KO:特别可爱。MY LOVE

贝微微:哪个是你老婆啊

KO:不是她的号,不是

贝微微: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呀

(屏幕出现:【美人师妹】说:我、我打,要叫星辰,他说给我装备)

KO:不是你别点上面那个

贝微微:让我看看

KO:我还有没有点隐私啦

贝微微:哇塞KO,你玩真的呀?

KO:真的啊

贝微微:脸都红了

贝微微:你真的打游戏打出感情了?那是什么感觉的呢?

KO:您都结了两次婚了,您问我什么感觉

贝微微:我那结婚是游戏里边为了完成任务才结的婚。再说了,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我也是有要求的人

KO:哦

(KO看着屏幕偷笑)

贝微微:哎,你真觉得游戏里的关系可以变成生活中的男女朋友啊

KO:感情就是感情,哪分得清什么游戏生活啊

 

 

KO:游戏里的人呐,随时都会消失,你要习惯这件事情

KO:记得我说过,我玩的幻想星球吗。我在里边认识一个朋友,她对我特别好,后来还结婚了。可忽然有一天她消失不见了,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KO:后来我入侵她的账户,发现啊她就在这个学校里

贝微微:你找到她了吗

KO:等了这么久,她都没出现,说明她根本就不想跟我联系了

评论(15)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