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二回

第二回  圈套

 

那下人口中的于公子和丘公子,乃郝大少爷从小的玩伴以及私塾同窗是也。于公子大名于半珊,丘公子名丘永侯,二人出身读书世家,又是邻居,都跟郝眉一般年纪。

最初郝眉被寄养在道观时,本来有一婢女一书童伺候。后来他长大了些就把人家都辞退了去,平日里只要不犯下大事被道姑责罚,基本没人管他。郝眉野惯了之后,每逢被接回郝府的深墙大院,总感觉束手束脚极不适应,一想到以后都得待在那大宅子中,哪怕是金墙银榻他都不愿意!

但郝府于他也并非一无是处,最大的好处便是每每回去就有吃不尽的珍馐佳酿。郝眉爱好不多,吃是一样。他从小长在道观中,虽然不用吃素,但也没有多少油腥。郝府虽然时不时给他送吃的,但平时还是粗茶淡饭的多。等长到十三四岁,郝眉这胃口成了无底洞,就一句“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背得滚瓜烂熟。郝眉跟于半珊相识,也全是因为嗅到于家在蒸肉包子,两只脚走不动路。那时候于半珊和丘永侯看着这比他们矮了一截狼吞虎咽的小子,打死也不信他是郝府的公子爷。

当然郝眉也就说漏嘴了那一次,之后他就没提过,反正也没人信。也是那次初见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以至于到了郝眉抽条拔高到跟于丘二人平齐了,于半珊对他的印象还是稚子不足挂齿。但没想到当年乡试,竟是“稚子”郝眉一举考中了解元,而于半珊和丘永侯分列第二第三。郝眉家大业大,人又闲散惯了,做了举人却对做官没有半点兴趣。于半珊和丘永侯却不同,发榜之后就早早计划要进京赶考,见郝眉没兴趣,也乐得他这个解元不跟亚元争殿试名额。结果郝府这边摆擂招亲的计策一出,郝眉又动了心思:未必赴试,但进京总比在这蜀山城做大少爷有趣!也没跟谁商量,郝眉还是收拾东西跟于半珊丘永侯连夜上路了。走半路上于半珊还纳闷了:“我娘给我的干粮里也没肉包子啊,怎么还是把你小子给勾来了?”

郝眉不屑道:“现在真想用吃的拐走小爷我,少说也得满汉全席。”

丘永侯把半个冷烧饼塞进他嘴里:“还满汉全席呢老弟,现在有口热的吃就不错了。”

郝眉嚼着烧饼口齿不清不知道说些什么,转身望了望蜀山城的方向,哪怕有满汉全席他也是不回去咯。

 

话分两头。这厢听说郝眉脚底抹油的郝老爷好不容易才顺过了气,却突然听到下人来报,李知府家李大公子驾到。郝老爷赶紧迎出去,却见那李公子穿着一身新郎官的衣服一边喜不自胜地喊着“岳父大人”进了来。郝老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全城都知道他刚招了个“新女婿”,李公子这唱的是哪一出?转头一看郝家的那位准女婿,却朝着李公子行了个礼,二话不说退到一边去了。原来这新女婿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他本对郝家的亲事没有半点兴趣。而这李公子早就想做郝家的女婿,本来仗着自家官大权大,谅郝家不敢推掉这桩亲事,没想到却弄了比武招亲这一出。李公子无奈,特意花钱雇了一批武艺高强的打手,要的就是拿下郝家的擂台。现在擂台拿下了,这新郎官,自然是由主子李大公子来当了。

郝老爷听毕,气得七窍生烟,万万没想到李公子还有这种损招,又碍于对方权势不敢发作。李公子大笑几声,留下一句“岳父大人,我们吉时见”便转身带人走了。

郝老爷连摔了几个茶杯才勉强冷静下来。一边是亲儿子不知去向,一边是不能得罪的权贵几个时辰后就要来娶根本不存在的郝小姐,郝家这宝贝少爷不止自己命途多舛,连郝家的命数都要断啊。正在这档口,一直事不关己的郝家新女婿却走过来告辞。郝老爷刚才一直没空管他,挥挥手让他下去,怎料这人走之前一句话又戳了郝老爷的痛处:“郝老爷,敢问刚才说上京的郝少爷,指的是寿宴时贵千金的表哥郝眉少爷?”

“就是这臭小子。”郝老爷没好气地回答。寿宴的时候有各路来宾,郝眉当时是以长孙的身份给太奶奶敬了酒,而郝小姐只是郝家找了个年纪相近的丫鬟假扮的,当时这人的身份只是一个厨子,自然是不知道个中真相。

那人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转身准备走,郝老爷灵机一动,赶紧上前叫住他:“少侠请留步,有一事相求。”

“何事?”

“少侠武功高强,今日虽然只是拿钱办事,但也让郝某刮目相看。只是我这女儿,真的不能嫁到李家,还想劳烦少侠动动手,帮郝某这个忙。”

“怎么帮?”那厨子蹙眉问道。

郝老爷咬咬牙:“抢亲。”

听了这两个字,对方却沉默不语。郝老爷连忙许诺:“事成之后,报酬你随便提。只要我郝某给得起,绝不会亏待了少侠。”

“当真?”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郝老爷拍拍胸脯,“你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我也帮你摘下来。”




评论(2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