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无线耳机 05

05

 

郝眉在“我没病”和“我逗你玩”之间犹豫不决,但总觉得哪一句都显得他更有病。说什么也不合适,郝眉最后只好耍赖一般回信息:“谁让你听足半个小时的!”

 

“你。”对方回得毫不留情。

 

“那我现在再叫你听一个小时,你听吗?”郝眉赌气道。

 

“不,工作做完我要睡了。”那头干脆利落,不给郝眉一点余地。“你也早点睡。”

 

“合着你刚才根本就没在听啊?你逗我?”郝眉忿忿道。

 

“开着,没听细节。健康热线不靠谱,少点信。”

 

能别提健康热线了吗!郝眉在心里哀嚎。那副罪魁祸首的耳机正静静躺在他的桌面上,因为进入待机状态指示灯一闪一闪的。郝眉重新把自己的房间仔仔细细搜查了一遍,愣是中了邪一般找不到他自己的那只左耳耳机。郝眉看了看钟点,觉得这事还是越早讲清越好,他试着又给失主发了信息:“睡了没?”

“有事?”回得还挺快。

 

郝眉斟酌着语言:“先说一个坏消息,我也不幸加入了丢耳机大军,所以现在只能长期借用你的耳机了。”

 

“早就是你的。”

 

“谢谢我的土豪大老爷。”郝眉赶紧狗腿地奉承,然后才说明用意,“毕竟你才是耳机真正的主人,做人不能太过分,我也不能强行要求你再也不用那只右耳耳机。所以我们现在是不得不共用一副耳机了,为了避免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出现,我们约法三章好不好?”郝眉是实在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今天了。原本他还老是担心自己不小心侵犯了对方的隐私,结果现在他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那个。

 

“嗯。”对方回了一个字答应他。

 

果然还是很好说话嘛,这个朋友可以交!郝眉想着,又写道:“反正你工作的时候也不会开共享,这个时间我们略过不谈。下班之后,如果你非要开共享的话,晚上十点之后再开行不行?”想着自己一个几乎没有夜生活的单身狗晚十点之后基本不可能有什么难登大雅之堂的耳机使用活动,郝眉放心地规划了这个时间点。

 

等等,这就是说,他默认了失主十点之后可以跟他用耳机听同样的内容?结果还是把自己半卖半送了?

 

“可以。”郝眉刚反应过来,失主已经果断地回复了他。郝眉本来还抱着自己吃了亏的想法,可是想到原主人本来耳机用得好好的,却要为了他处处退让,而且答应得干脆,从不拖泥带水谈条件,瞬间也释然了。他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回去:“谢谢你啊,不过我十点之后也不怎么听东西,你开了共享可能也没什么兴趣。”

这条短信发过去对方并没有回复。郝眉猜那边可能睡下了,他启动耳机自带的麦,然后开了手机录音:“不过这句话你还是可以听听的。晚安。”

然后删了这段录音。

 

 

不过郝眉作为一个在专业领域不会轻易服输的靠谱程序员,并没有放弃修改耳机的程序,只是一直没办法成功。他和失主相安无事一个星期之后,郝眉最后还是放弃了挣扎。这事太浪费他的休闲时间了,既然他俩用得好好的,又有什么必要非得把左耳和右耳分开呢?俗话说得好,宁教人打子,莫教人分妻。这天生一对,何必非要拆散……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郝眉的工作同样陷入了瓶颈。这是他在公司睡的第五个晚上了,肖奈其实这一次给足了程序部时间,但是郝眉卡壳卡得生不如死,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家待着,反正在哪都横竖一个人。郝眉那股倔劲上来了,在前台起码换了七七四十九个造型,也不让阿爽和程序部B组的同事插手。肖奈看在眼里,强行给他放了一天假,结果郝眉回家躺了半天,就嚷嚷着比起家门口还是公司楼下的小炒店更合胃口,跑回来继续把热情与希望献给工作。

月上柳梢头之后郝眉才终于把手头的这一段代码写完。偌大的公司空空荡荡,只有他敲击键盘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寂寞。郝眉舒展了一下身体,动了动他那酸痛的脖颈,便打算躺回贝微微精心给他布置的床位上休息。可能是因为刚才大脑在飞速转动,又可能是工作告一小段落之后的喜悦心情影响,郝眉虽然倍感疲乏,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却睡不着。郝眉坐起来打算用音乐安神,却看到他那副无线耳机的工作指示灯兀自亮着。

郝眉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接近两点。他默默地带上耳机,里面传来一阵有些熟悉的音乐声。声音被调得很小,可能是失主想到他已经休息,生怕打扰了他。郝眉没有马上切掉音乐,而是颇有些好奇地耐心地听了一会。除了那次上班路上的早间新闻,他再没有听过失主使用耳机时候的内容。

他们虽然发过不少短信,甚至有君子之约,但是郝眉对这位失主,除了职业之外,几乎是一无所知。

姓名、所在地乃至性别,他全都不知道。反过来,对方知道他的地址、职业、喜欢的女神是谁,非要说的话,通过那次他贸然打过去叫外卖的电话,甚至还知道了他的口味。郝眉把耳机的声音调大了一些,从现在起他要试着多去了解一下这位城市那端的“朋友”一点。

这音乐实在是耳熟,但是郝眉却一直想不起来,就像幼猫的爪子挠在他心上一样,让他觉得心痒痒的。他试着又调高了一点音量,终于听出了一点倪端:风声。

还没来得及继续寻踪问源,郝眉的行为已经被对方察觉了,失主的短信迅速传了过来:“还没睡?”

“睡不着。”郝眉心情莫名感觉到很平静,也许也是因为在深夜的城市里有了突然而至的关心。郝眉窝在被子里继续听着这熟悉又陌生的音乐,偶尔出现的风声给了他一点思路:“你在玩游戏?”

“挂机。”被他猜对了。

 

“你玩什么?”郝眉乘胜追击。

 

“什么都玩,看情况。”对方却给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回答。郝眉却一下子来了兴致。他坐回到办公桌前开了电脑:“倩女的号有吗?陪我玩玩?”

这一次过了好一会失主都没有回复。郝眉登录了游戏,他上次下线的时候是在僻静的远郊,这个点数附近也没有什么人,偃师莫扎他正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屏幕中间。郝眉盯着他出神,刚才那条短信石沉大海。他轻叹一口气,准备下线的时候,手机忽然亮了起来:“坐标。”

郝眉忙不迭地把自己的坐标发了过去,过了几十秒,就看到远远的有一个人影往这边走过来。等那人近了,发现是个女魅者,顶着【公主不寂寞】的ID一步一妖娆地走到了莫扎他的面前。

郝眉被这ID笑得疲惫都跑了:“是你?”

“是我。”两人像是土匪对暗号,郝眉清晰地听到他那副没跟自己的设备作连接的耳机里传来了倩女幽魂的BGM。

“去哪?”女魅者问。

“不去哪,你陪陪我呗。”郝眉写道,倒觉得自己有点像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流氓。不过这位失主一向是对他的得寸进尺十分包容,她回复了一个嗯字,然后站到了莫扎他的身边。

郝眉不自觉地笑了笑。这一刻他连日来的精神压力都统统消失了,凌晨两点的时候有个随叫随到的人,起因只是对方丢失的一只耳机,大概这座城市没有人有比他更奇妙又更幸福的经历了。

“我说……”郝眉在对话框里敲下几个字,屏幕上的“公主不寂寞”忽地转过身来,像是要听他说话。郝眉傻傻地盯着屏幕,忽然一阵困意袭来,他迷迷糊糊地不知写了些什么,就趴在电脑前睡了过去……

 

郝眉惊醒的时候天已经麻麻亮,他看了看表,就着这个不舒服的姿势他竟然睡了近四个小时,耳机里的倩女幽魂BGM却还跟睡前一样兀自响着。在他睡着的时候,对方竟然一直没有下线?郝眉赶紧动了动鼠标,重新亮起来的屏幕上,女魅者依旧以一个倾听的姿势站在莫扎他的身边。对话框里莫扎他留的最后一句话是脸滚键盘的乱码,而“公主不寂寞”仅仅打了一个问号。

她还在线。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郝眉心里忽然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他向“公主不寂寞”发了好友申请,然后连忙解释他不小心睡着了。没想到信息刚发出去就收到了好友申请拒绝的回复。

生气了?郝眉心中一凛。

 

【公主不寂寞】:不是我的号。

 

郝眉放下心,但是又不想就这么放这人走。他大着胆子继续给对方发消息。

 

【莫扎他】:你上次不是说给我送外卖的吗?

【莫扎他】:别送了,告诉我你的地址吧。

【莫扎他】:下周末我去见你。




评论(10)
热度(218)
  1. 宝宝水晶弹lees2018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苜谷
  2.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
  3. lees2018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