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无线耳机 06

06

 

郝眉如获至宝般把传到手机上的那条地址保存起来,虽然只是趴着睡了四个小时,现在却意外的精神。郝眉洗漱了一番,趁着时间还早,就溜达到楼下去买早餐。致一附近正巧有个居民区,早餐铺还是不缺的。他也是第一次这么早来到这附近,现在在排队的都是大爷大妈,就他一个衣冠楚楚的白领。

郝眉还没感觉到饿,也不去挤那热火朝天的队伍,就在附近散起了步。走到公司楼下的小炒店的时候,正巧碰到老板提着两份煎饼回来。因为地域优势致一的员工没少光临这家店,老板也算是认得郝眉,便跟他打了个招呼。郝眉想着反正中午也要打电话定外卖,索性现在就跟老板下个单,结果老板摆摆手:“小伙子,我们今天起就要歇业一段时间了。”

郝眉奇怪,致一的后食堂怎么说关就要关了?老板解释说他女儿的预产期到了,老两口要去帮忙一段时间。郝眉赶紧祝贺,又关心他们的饮食问题来。老板对以他为代表的衷心食客笑眯眯:“过几周就会重新开张了,到时要来啊。”

“好好,一定来。”郝眉一口答应,然后跟老板告了别。郝眉趁着早餐铺的队伍短了些,三步并作两步上去打包了些东西上楼回公司。美术部有一个员工已经到了,郝眉打了个招呼:“早啊,吃了没?我这里有包子。”

“哟,心情这么好啊眉哥,活干完了?”对方也不客气,直接过来跟他分享早餐。

郝眉嚼着肉包子口齿不清:“应该暂时不用加班了。”

当然让他心情好的不止这个。把之前阶段性的工作交给火眼金睛的“变态”老总肖奈过目后,郝眉获得一个能归纳为“发奖金”的评价。这一天郝眉几乎是在被于半珊形容为“疏通便秘浑身通畅”的心情中轻飘飘地度过。虽然跟他约好的人连面都没上,但郝眉总有种江山美人皆在手的错觉。

但是亲兄弟如于半珊丘永侯总是能及时给他泼冷水,哦不,提个醒:“万一是个丑八怪怎么办?你以为人人都像老三那么手红?网友奔现都能找到个系花?”

“我是那么以貌取人的人吗?”郝眉佯怒道,丘永侯在旁边点点头:“你是,你是。”

郝眉瞪他一眼:“人家毫无怨言陪我这么久,肯定是个特别好的人。”

“那些都是表象。”于半珊说,“你看你吧,作为程序员有点小钱,又长着一张这么好欺负的娃娃脸,就这么巴巴地把自己送上门,不怕人家把你卖了?”

丘永侯在一旁提醒:“人送了他一只耳机呢,要拐眉哥,成本也忒高了。”

“那现在我更担心了,”于半珊说,“对方那么壕,能看上我们美人吗?”

“瞎说什么啊你俩,”郝眉打断他们,“我就是去人家工作的地方看看,吃餐饭就回来。”

“什么时候吃?”丘永侯随口问。

“下周末呗,那地方远。”郝眉答,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日历,忽然暗叫不好。于半珊先反应过来了:“十四十五号啊?周五十三号我们要去S市的发布会,周六有个商务晚宴,少说也得周日中午才能回到啊。”

郝眉抓了抓头发,无奈道:“到时再说。”

 

郝眉说什么是不愿意轻易放弃这次见面机会的。他们两人一直处于一个郝眉取,而对方予的状态。郝眉承认在对方默默地守了他四个多小时的时候就动了心——哪怕对这人一无所知。一些迹象又暗示了对方是一位女性,这让郝眉觉得他从现在开始更应该勇敢主动。另一方面——这位失主三百六十天开工的职业性质,更注定了只能郝眉前去赴约。

哪怕是公务繁忙的时间点,郝眉也不愿意轻易改约。他暗暗决定等周日一回到帝都,就赶过去。

 

但是终究人算不如天算。

致一一行人初出茅庐,周六的酒桌上被商场上的老滑头带了节奏。肖老板没有贴身秘书,又得保持滴水不漏的清醒思路,首当其冲的变成了二把手郝眉。他们读书年代喝的一点点度数的果酒根本没法跟实战时相比。郝眉和于丘二人一杯一杯地帮肖奈挡酒,起初喝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是后劲一上来,宴席散的时候郝眉几乎走不动路。第二天郝眉自然被宿醉折磨得头痛欲裂,只能一路被丘永侯驾着去机场。肖奈深刻反思了这一次的战略错误,身为好兄弟郝眉自然没有怪他,只是隐隐觉得他这个身体状态不太适合约会。

“约会”,郝眉姑且这么定义了他和失主的第一次见面。

 

更糟糕的是他们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误点了。机场的公务舱休息区始终有些嘈杂,肖奈给郝眉开了昂贵的钟点房让他休息。等郝眉好不容易从宿醉中恢复过来,这点数已经到了下午。他深知哪怕是回到帝都也赶不上了,想给失主发个信息说明情况,却发现手机不在身边,估计是被肖奈他们跟行李一起拿走了。

郝眉退了房间,回到贵宾休息室找人要回手机,但早就因为没电关机了。正在这时广播里终于通知开始登机,郝眉也只能放弃了充电。等到人都上了飞机,又因为航空管制滞留了一个多小时。

飞机里怨声载道,郝眉一个人紧锁眉头望着窗外。坐在他旁边的于半珊想起了什么,看了看表,低声说:“赶不上了?”

“嗯。”郝眉无奈。

“第一次约会就放人家鸽子,下次记得好好补偿人家,”于半珊说,“人家做厨师的,说不定还得为了你特意翘班。”

“她之前说她今天也要工作。”郝眉摇摇头。

“那放宽心,说不定人家根本没在等你。”于半珊说,“你就算今天去也是一个人吃。”

“这安慰我怎么听着一点都不舒服呢?”郝眉睨他一眼。

于半珊拍拍他的肩:“你俩下次挑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再好好约一次吧。只有一个人有空,算什么约会?”

 

确实不算约会,郝眉在心里叹一口气。当时他说的是“我去见你”,而不是“我们见面吧”。对方只是从善如流,给了他地址,并且在他后来问起的时候告知他,那个周末并没有空。郝眉表示不介意,去试一试对方的手艺也好。

这样一看就像是郝眉自作多情了。想到这一点他的心蓦地仿佛沉入了水底,原本清朗如月的心情像是蒙上了乌云。对方并不像他一样在意他们的见面,他即使今日兴冲冲地前往,也只是每日食客中的一员,走点餐付款的流程,只能与那人例行公事的菜肴一饱相思。而郝眉的满腔热情,或许还会成为那人的困扰。

从他们共用一副耳机起,他就一直生怕给失主造成困扰,只是对方的包容与温柔一直在麻痹郝眉的负罪感。现在他得寸进尺地喜欢上人家了,这样的一份感情却不知道对方是否能接受如故。

 

等郝眉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临近十二点。郝眉拖着疲惫的身躯给手机充上电,带着一点希望一点忐忑开了机。他失约了,失了一个不知道对方是否在意的约。他既希望对方在等他,又希望对方没在等他。

回答他的是满满十多条短信,其中有两条来自失主。

 

“你没来。”发送时间周日21点。

“你在哪?”发送时间周日22点35分。

 

大约晚上九点半的时候,失主开始给郝眉打电话。但是因为没有接通,统统变成了机主秘书发过来数条短信。郝眉看着这一连串的呼叫,感觉他那被打湿的心情被狠狠拧了一把,但是现在却分外轻快。

郝眉小心翼翼地捧着手机。他生怕打扰了对方休息,没有回电,而是给对方回了短信:“抱歉,我刚从外地回来,飞机误点了,没赶上。”

 

“那你还来吗?”失主飞快地给郝眉回复了信息。房间里唯一亮着的是手机屏幕,郝眉在黑暗中乐得傻笑:“来,下次我一定来。”

 

“你的手机很久没有开机。”

 

失主换了个重点,郝眉的心一下子柔软下来。他不知道这个“很久”表示多久,但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你在担心我?”

 

“嗯。”

“很担心。”



评论(17)
热度(226)
  1. 宝宝水晶弹lees2018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苜谷
  2.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
  3. lees2018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