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无线耳机 07

07

 

“我喜欢你。”

 

郝眉在这几个字就要被发出去的刹那接回了理智的弦,赶紧把对话框里的句子删干净。哪怕闪烁的指针已经顶到了输入栏的最左侧,他还心有余悸地连续按着删除键。

……差点就说出来了。

 

现在还是太早了。

郝眉握着手机,写下那几个字仿佛魔怔,情绪就在那么一瞬间就被方才对方表示在意的句子推上高潮。爆发戛然而止,他霎时因幡然醒悟而坠下云端,一次无人知晓的没成功的表白却成功带来了余震。郝眉在黑暗里能听到自己心跳如雷,脸和正握着的手机一样烫。

 

郝眉劫后余生般喘着气,确认屏幕上没有留下任何一点他刚才躁动的痕迹。短信栏的最后还是那句“很担心”,而郝眉的输入框一片空白。

他斟酌了一下,还是发了一句暧昧又能表达诉求的句子:“我想和你见面。”

“我明天就去见你!”省得讨价还价,郝眉又发一条。

 

感叹号已经足够表达郝眉的情绪波动了,但是那边的回复却还是波澜不惊:“我明天要上班。”

“不要紧,”郝眉生怕人跑了似的,“我先去看看。下一次我们再见面我就懂路了。”

“明天别来。”

断然的拒绝让他感觉到极大的沮丧,但他仍旧不依不饶:“你不想见我?”

“太远了。”

“没事。”下班后再在城市里往返六小时,郝眉保证只要有那个人做的佳肴,一点问题都没有。

“周末再来。”

“我明天就想过去……”

“周末再来。”

还是重复上一句,但是郝眉仿佛读出了一点恳求的味道。他最后还是做了退步,一边发信息还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郝眉同志已经取得了革命的阶段性胜利:“好吧,那你周末有空?”

“没有。但我们很快会见面的。”

“很快是多快?”郝眉还不够满意对方的说法。

“一个月以内。”

“我等不及。”郝眉写道,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那你干活的时候,偷偷跑出来看我一眼可不可以?”

这一次对方过了三分钟都没有回复,这等待对郝眉来说太磨人了,他只好又加上一句。

“不用跟我说话也可以,事后告诉我就行。”

“嗯。”

居然这才答应,郝眉忽然又有些不甘心:“可是你不跟我说话,怎么确定哪个人是我?”

“我能认出你。”

“绝对不会错?”

“绝对。”

 

郝眉看着这两个字在床上打了个滚。刚才因为对方的拒绝和疏离而翻起来的情绪逆鳞这会儿都被抚平,他现在愉悦得就像重回水里的鱼。郝眉带着好心情跟对方道了晚安,一夜无梦无澜。

 

这个周末来得比任何时候都慢。周五下午公司开了个会,郝眉坐在肖奈的眼皮底下,虽然对于正在讨论的内容他依然能听得进、做判断和出建议,但总还是忍不住开小差几十秒,扫一眼表上滴答滴答的秒针。

临近三点半的时候,肖老总简短地做了个总结,抬眼看看已经兴味怏怏的众人,合上文件夹:“散会,下班。”

跟在“散会”后面破天荒的两个字瞬间点燃了会议室的情绪:“没听错吧,下班?真的啊肖总?”

“不会扣今天下午的工资吧?”

肖奈站起来,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不扣工资。我还有个约会,就先走一步。”

原来最终还是为自己谋福利,致一和尚庙的员工们虚情假意地哀嚎自己生活单调,但很快原谅这个济私不假工的老板。郝眉更是在心里感谢了一百次老三和三嫂,哼着小曲比所有人都快,拿起包就走。于半珊叫了他一声,企图约个晚饭,结果被郝眉三两句搪塞掉。

郝眉争分夺秒地下楼跑到了地铁站。他在肖奈说出“下班”两个字的时候脑子里就蹦出了一个念头:不等明天后天了,他今天就要去见人!他要搞个突然袭击!

 

那日发完短信,再细嚼对方文字里的意思,郝眉又觉得自己莫名好像受了那人的欺负。这人哪怕从短信来往都看的出不太爱说话,但是字字珠玑又总是在对郝眉挥霍关心。哪怕郝眉心急火燎都要坐火箭跑到那人面前了,对方却云淡风轻表示更在乎郝眉一路奔波太辛苦。被偏爱的有恃无恐,郝眉深刻觉得对方是因为察觉出了郝眉的想法,才撩了又钓着,看他急得团团转像个笑话。

他怕给人造成麻烦,但是他也必须要反击。那人不是说绝对不会认错他吗?那假如在错的时间来了对的人,还能如此成竹在胸吗?

 

上次收银台的姑娘说三个小时的路程其实不夸张,郝眉转了几趟地铁,即使不会堵车,也花了两个多小时。那一路他都戴着耳机用音乐打发时间。自从他们约法三章之后,郝眉确实没有发现失主有什么越界行为。郝眉有时候又想这人也太老实了,他已经连着很多天十点之后听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各类音乐、都市情感频道甚至听过鬼故事,成功把自己吓得半死之后,那人还是一丁点反应没有。

……所以只有健康频道会在意吗。

郝眉最后把毫无反应归根于对方鲜少开共享。思及至此,郝眉毫不顾忌地继续用那副耳机打游戏,既然怎么撩都我自巍然不动,对方还想听的话就直接给对方听他的游戏实况吧。

 

郝眉顺着地图上的指示找过去,失主工作的地方竟然非常的不起眼。郝眉在春末的寒风中拉紧了围巾,站在这家背靠居民区的大排档门口犹豫不决。郝眉的第一反应是被骗了,他显然不相信以失主的财力会在区区这种店面工作。这家大排档招牌简陋,也就只有一个半的铺面大,因为天气冷,桌子都收到室内了,更显得地方逼仄。郝眉往里头望了一眼,这店里唯一的装饰是最里面的一面廉价的屏风,挡住了后厨的景象。屏风前有一个很小的收银台,一个青年女子正站在收银台后面一边打电话一边写字。店里有客人喊了一声“服务员”,那女子按住话筒,回了一个“马上来”。

看来她是店里唯一的服务员兼收银员了。这个规模,郝眉想起失主上班时间只能把手机交给收银员的说辞,好像这才是最合理的景象。这家大排档虽然狭窄简陋,但比起隔壁的饭店却意外的热闹,才六点刚过,已经是接近满客的状态。郝眉在门口站了好一会,闻到这饭菜香,不禁吸了吸鼻子。那服务员把纸巾递给刚呼叫她的客人,一抬头就看到了郝眉,赶紧热情地朝他招手:“这小哥,大冷天的,你站在外面干什么啊?来吃点东西啊。”

经过电磁波的加工,郝眉很难说这把声音是否就是好几次挂掉他电话的那把,但是现在饥肠辘辘的他实在是被诱人的饭菜香味撩得走不动路了。郝眉从善如流,被服务员引到桌边坐下,接过菜单仔细端详。

店内的客人不是出双入对,就是呼朋邀友,只有郝眉形单影只。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而是飞快地挑好了自己心仪的菜式。服务员殷勤地给他端上热茶,然后拿着小纸条记下郝眉的点单。

“鱼香茄子,蛋黄焗鸡翅……”服务员正在复单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停在了大排档的门口,一个人裹着一身寒风进了来。服务员瞟了那人一眼:“回来了?回来了快点去帮忙,客人越来越多了,忙死了……”

 “再加个糖醋排骨。”郝眉的注意力完全没有因服务员突然岔出去对另一名店员吆五喝六而被分走。而对于服务员的指使,进来的人一句话没说全盘接收。他腿长,三两步就晃过了郝眉,郝眉的余光仅仅扫到对方的黑色衣角。

“先这样吧。”郝眉把菜单放下,顺手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

服务员又飞快地复了一次单,然后把郝眉桌上的菜单收走了。郝眉迅速点开手机的短信栏,刚想写些什么,但是又想着不要打草惊蛇的好。郝眉举起手机,给店里面热火朝天的景象拍了一张照。

 

在“咔擦”一声快门声响的同时,郝眉身后不远处的收银台上,一部手机的指示灯也轻轻闪烁了一下。



评论(23)
热度(237)
  1. 宝宝水晶弹lees2018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苜谷
  2.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
  3. lees2018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