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无线耳机 08

08

 

菜很快被服务员端上来,一个人三碟菜也够壮观。郝眉正被第一筷子的鱼香茄子惊艳到,忽然那服务员又给他上了一碟:“您的炒三丝。”

郝眉赶紧把这口饭咽下去,差点咬到了舌头:“等一下,我没叫炒三丝。”

 

服务员拿过桌上的单子看了一眼,端着盘子下去了,几分钟后又折回来:“后厨说送你的。”

郝眉转头望一眼挡在厨房前的屏风,觉得这个人真是神了。他就在这小店里坐了那么十几分钟,对方就立马发现了他。从他点餐到菜上来的这段时间里,那人已经依约定跑出来看他一眼了?

还真是连个招呼都不打,这也太遵照约定了吧……郝眉忽然觉得有点生气,但又很快被这一桌子菜抚慰。虽然只是普通的家常菜,但是失主做得实在是太好吃了!郝眉已经想不出别的形容词了,筷子动起来之后就放不下来。鸡翅裹着让人胃口大开的金色蛋黄,表皮酥脆可口,肉质鲜嫩多汁;糖醋排骨酱汁醇厚,干香油亮;而鱼香茄子色泽鲜亮,咸淡适口。更重要的是,这家店太实惠了,这炒三丝里肉丝的分量,比菜丝萝卜丝多了一倍不止。

郝眉一瞬间觉得,这风尘仆仆的两个多小时实在是值回车票。不,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甚至是物超所值的。他算是彻底被征服了。

 

感觉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被这美若天仙的一桌子菜安抚得服服帖帖,郝眉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最后用一口热茶收了尾。一个人的战斗力始终有限,桌子上还剩了一些炒三丝和糖醋排骨。郝眉连一点菜汁都不舍得浪费,赶紧招呼服务员给他打个包。郝眉想着明天的午餐也有如此美味,一股幸福感不禁涌上心头。突然又有些奢望:如果一直能吃到这些菜就好了。

吃饱喝足后他又终于想起自己悬而未决的感情问题。刚才答应给郝眉打包的服务员走进后厨去拿饭盒了,郝眉忍不住也走到了屏风前,想方设法要一睹厨师本人“芳容”。结果郝眉刚刚试图往后厨那边望去,女服务员就拿着东西走了出来。

“哎,你看什么啊?”服务员对探头探脑的郝眉感觉到奇怪。

“我能不能去厨房看一看啊?”郝眉连忙问。

“厨房有什么好看的?烟雾这么大。”服务员撇撇嘴,又申明:“后厨重地,闲人免进。”

郝眉赶紧双手合十低眉顺目地哀求这位姑奶奶:“我不是闲人,我跟你们的厨师是朋友,就想说两句话。刚才还送了我一碟炒三丝呢。”

“我知道。”女服务员丧失了耐心,“那也不能进。”

“要不……您帮我叫他出来?就几分钟。”郝眉继续攻略,但还是被服务员无情否决了:“现在后厨忙成一锅粥,你们有什么话等下班再说吧。您就别给我们添乱了行不行?”

话已至此,郝眉已经不好再说什么,他扁扁嘴,有些不高兴地回到座位上。女服务员显然对他这个添乱的客人也有些不满,跟着他回到桌上的时候,“哐当”放下一盘水果,冷冷道:“你朋友给你的。”

 

见不成本尊的郝眉看着女服务员给他打包,用牙签狠狠戳了一块哈密瓜,一下子就被甜得恢复了好心情,思路又飘到了刚才一直萦绕在心头的问题:失主到底是怎么认出他的?

“蛋黄焗鸡翅20块,鱼香茄子10块,糖醋排骨25块,饭盒两个两块,一共是57块。”女服务员可不管郝眉思路奔腾,打完包之后就给他报了账单。便宜又好吃,怪不得就算是服务员这么凶,这家店也生意兴隆吧。

郝眉掏了钱,忽然又想起他点了个跟上次叫外卖时相差无几的菜单,难道通过这个失主把他认出来了?郝眉有些好奇地问服务员:“哎,你们是不是点了这三个菜的人,都送一盘炒三丝啊?”

服务员这次直接回了他一个大白眼:“我们是开饭馆的,又不是做慈善的。”

 

郝眉吃瘪,顿觉尴尬,赶紧提了他的打包就往外走。一直走到了地铁口,又觉得气不过,也不管那个服务员会有什么反应,再一次向失主提出了他的不满:“你们的服务员实在是太凶了!!!”

 

那个服务员敢再拉黑他一次,他就能在她上班的时间里再发一次!

 

等郝眉气鼓鼓地登上了地铁,才突然反应过来他完全可以等失主下班了之后再走。可是又一想,这样他就铁定会在换乘时错过地铁末班车。到时候他们孤男寡……女的,第一次见面就要考虑晚上住哪里,这也太刺激了。

也不怪郝眉心猿意马,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实在是这位失主的厨艺太好了,为了他下半生的口福,现在就只能想办法娶回家了。长到二十多岁还没有恋爱实战过的郝眉,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各种生米煮成熟饭之类的手段在他脑海里跑马灯了一路,最后下地铁,被夜晚的寒风一吹,郝眉登时脑子清醒了过来。

他俩八字还没一撇,还是走点小清新路线吧,免得把人家吓跑了。

 

郝眉回到家不久失主就下了班,但重点完全不在郝眉的抱怨:“好吃吗?”

 

“好吃!太好吃啦!”郝眉恨不得用天底下最漂亮的语言去形容对方做的菜,但是作为一个理科状元,又阔别语文课这么久,现在只能做到加感叹号和语气词来表达他的喜爱了。“我现在有些后悔没有多打包一些回来。”

“饭菜尽量不要隔夜。”

“但是被你做的菜惊艳过到之后,就不想再吃别的外卖了。”郝眉坦白写道。

“你一直吃外卖?”

“我?很不巧,八尺男儿,只点了专业技能,真没点什么生活技能。”郝眉成年前都是娇生惯养的大少爷,上大学吃食堂,上班了就吃外卖下馆子,他有一百种不下厨房的理由。

“老吃外卖不健康。”

老生常谈,郝眉觉得好笑,逗了对方一句:“你们也送外卖啊。”

 

这话对面就接不上来了,郝眉可不想就这么中断他俩的感情交流:“如果能经常吃你做的菜,我一定不吃别家不健康的外卖了。”

“会有机会的。”

“但我不想再见到你们那个凶巴巴的服务员了。”郝眉对今天的事仍耿耿于怀,“她是不是又拉黑我了?”

“没有,她看不到。”

“她今天还不让我见你。”

“下次就能见到了。”

 

“下次是什么时候啊!”郝眉泄气地躺在床上,他再追问,对方却一个字都没有再回答。在坚不可摧的沉默中,郝眉先缴械投降。

 

“如果我每天都说一遍很想你,能不能早点见到你啊?”

“……能。”

 

郝眉从这么一个字里得到了安慰。也许对方真的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现在至少不排斥他表达相思了。

“既然你这么喜欢玩神秘,我就耐心等到那一天吧。”郝眉把这话发出去,他想他们的恋爱关系大概只有一步之遥了。他开了耳机,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自顾自地放了一首自己很喜欢的轻快的情歌。

 

接下来的每一天郝眉果然都给失主发短信一诉相思,虽然更多的时候是表达对对方手艺的思念,继而延伸到对今日饭菜的不满,最后又扩展到一日里生活琐事的吐槽……他几乎每天睡前都在跟失主发短信聊天,有时候哪怕只是获得一个“嗯”、“不错”也很满足。

到第二周的周四晚上,郝眉终于耗不住了,他毫不避讳地在短信里大吐苦水:“我受不了啦,我都要饿瘦了,我明天就想吃到你做的菜!”

这段话意外地没有收到失主的回复,郝眉只好一个人带着决心入睡。周末即将到来,他能大把挥霍。

 

周五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致一的员工又要面对“今天吃什么的”世纪难题,忽然门铃响了。致一没有前台,因为学校没课而临时过来帮忙的贝微微主动出去应了个门,然后笑靥如花地提着两个饭盒进了来:“有蒸饺,大家都来吃点开胃菜。”

“三嫂,怎么想起请我们吃蒸饺啊?”于半珊一听到有吃的,丢下还在纠结的同事先过来帮贝微微拿东西。贝微微摇了摇头:“不是我请的。咱们楼下的小炒店不是关了好几个星期吗?今天老板回来了,说新招了一个厨子,不知道对不对大家的胃口,送来给大家试试,也算是谢谢以前的照顾了。”

众人凑过来一看,满满两盒白白嫩嫩的蒸饺码得整整齐齐。不同于他们吃惯的北方大水饺,这碗里每一只饺子都娇小灵巧,翻起的花边叠得十分漂亮,因为内陷满满而显得圆鼓鼓的,看起来分外可爱。

致一的单身汉们看着这精致的蒸饺,不禁感叹:“楼下肯定来了个手很巧的妹子吧!”

“不是呀,”贝微微不禁掩笑,“跟在老板后面的是个男的,长得还挺帅的。”

一听到是个男的,致一的众人都没了八卦的兴趣,只有郝眉给贝微微递了个眼神:“你这话,小心让老三听见了。”

“哎呀,你就吃吧。”贝微微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把一只蒸饺夹到了郝眉面前。郝眉没有筷子,毫不在意就用手拿了过来。结果这一口咬下去,郝眉差点把手指给咬了,皮薄陷靓,汤汁浓郁。郝眉还想再吃一个,结果早就被瓜分完了,连贝微微那里都只剩给肖奈保存起来的一个。

 

在致一的一片赞叹声中,郝眉一个高兴,下意识地就给失主发了条短信。

 

“我们楼下小炒店来了个新厨师,他包的水饺也太好吃了,吃完我都不想念你做的饭了!”

 

郝眉这短信一发出去忽然就觉得不对了,说好每天都一诉相思的呢?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郝眉在心里连呸自己两下:郝眉,你是个渣男啊你!

===

两万字了男主角和男主角还没见上,我一定是一个人……

套路有点深,大家打人别打脸……

评论(26)
热度(246)
  1. 宝宝水晶弹lees2018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苜谷
  2.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
  3. lees2018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