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无线耳机 09

09

 

那天中午的午饭致一自然是又选回了他们的“后食堂”。门铃又响的时候郝眉已经把刚才那点愧疚心丢到爪哇国去了,比所有人都积极去应门。门外站着的应该就是小炒店新来的厨师,穿着一身简练的黑衣,理着一个平头,比郝眉还高上半个头。

原本他只是公事公办面无表情地提着饭盒站在外面,看到郝眉走出来的一刻,表情稍微有些松动。可惜的是郝眉的注意力全不在他,一只手接过他送来的东西,另一只手就把一沓零钱递给了他:“钱齐了,谢谢你啊。”

那人一时没有接郝眉递过来的钱,只是垂着眼望着郝眉。他的身高加上这个距离,本有盛气凌人的气势,但是那眼神落下来又温柔得有些谨慎。郝眉抬起头望了望他,笑着把手里的钱举到他眼前晃了晃:“不要啊?”

那双黢黑的眸子这才舍得把眼神移开,拿走郝眉手上的钱。郝眉转身正准备回去,又突然转了回来,朝正准备离开的人招招手:“这位大哥,今天你做的饺子,特别好吃!我们全公司的人都喜欢。”

像是终于被郝眉的兴高采烈传染了,来人扬了扬嘴角,轻轻地“嗯”一声。

郝眉则是心满意足地终于抱着饭盒走回办公区,对贝微微之前的那句“长得还挺帅”表示了一点认同。

 

午休期间还是没有收到失主的回信,郝眉也没放在心上。下班前半个小时,他忽然单独被肖奈召到了办公室。隔着玻璃就能看到说是来帮忙实则反客为主的贝微微正坐在肖奈的老板椅上,见到郝眉推门进来,热情地招呼:“美人师兄来啦?”

“有什么好事啊,微微师妹?”贝微微招呼的时候正是一脸藏不住事的表情,可是等郝眉走到桌前看到肖奈背着一只手,另一只手捧着茶杯,眼睛正紧盯着贝微微面前的电脑屏幕,脑子里就蹦出了“假公济私”几个字。

肖奈果然没让郝眉失望:“我在辅导微微的课外作业,需要你的帮忙。”

贝微微笑着转头看了肖奈一眼:“现在可不止是我的课外作业了啊。”

 

“什么课外作业啊?”郝眉一听也好奇,“有老三在,还需要我?”郝眉绕到了二人身后,看到了大屏幕上的一行字:“先锋”听音者设计比赛。

“先锋的听音者?不就是我那副耳机嘛?”郝眉有些意外。

“没错。先锋旗下的电子产品,现在在智能耳机领域主打的就是你那副无线耳机。他们每年都会举办一场设计比赛,听音者的设计只是这个比赛的一个小分支。前三甲都能拿到最新试验开发的耳机,甚至有可能进入先锋工作。”

“我只想要耳机。”贝微微赶紧乖巧地举手示了个忠心。

 

“先锋真会打算,”郝眉听完说道,“能每年从比赛的优秀设计里汲取产品开发的灵感,还能招到好的程序员。”

“这大概也是他们一直是产业领头人的秘诀之一。”肖奈微笑道,“不过他们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好思路。”

“哦?你也打算凑个热闹?”郝眉看着肖奈狡黠的笑容,突然对他的猎物表示了一点同情。

“本来我只想帮夫人练练手,拿一副耳机。但是现在有别的事情让我产生了兴趣。”肖奈气定神闲,娓娓道来,“据内部消息,这场比赛连续两年的冠军一直没有被先锋招安,只愿意接先锋的外包。我看了他前两年的作品,感觉他的能力不止于此,就给他抛了橄榄枝。”

“哦,原来你是想挖个程序员回来。”郝眉恍然大悟,给肖奈作个揖,“我先替程序部的各位兄弟谢谢肖总的关爱。”

“但是被他拒绝了。”肖奈不紧不慢。

“啊?”郝眉倍感失望。

“但是他刚才联系致一了。”不像肖奈一句话挖一个坑,贝微微赶紧道出了转折,“如果先锋的比赛我们做得够漂亮,他会考虑加入致一。”

“这算什么评判标准啊?”郝眉挠了挠头发,“做成啥样才能让他满意啊?就算拿了冠军他也能说不好啊。”

“尽力而为。”肖奈淡定地说,“我相信他会加入致一的。”

“好吧。”对于信心满满的肖奈,郝眉也只能报以信任,“所以呢?现在需要我为公司的挖人大业尽一份力吗?”

“这就不需要你了。”肖奈微微一笑,“这是我和夫人的课外作业。我们就想借你的耳机来测试一下。”

“这……”郝眉一想到自己那副拼凑而成的耳机,不禁有些迟疑。

“拜托你了美人师兄,”贝微微合掌,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郝眉,“就借几天,到时候一定毫发无伤地还给你,还分你一部分奖金!”

“好好好,眉哥是这么小气的人嘛。”郝眉可受不了妹子这么求他,赶紧把耳机拿出来递给肖奈,“兄弟都开口了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我也不用奖金啦,到时候请我吃餐饭就行。你俩就为新耳机和致一的新同事好好努力吧!”

耳机到手,贝微微报以一个灿烂的笑脸:“谢谢师兄,一定不负君托!”

 

“今天就到这吧。”肖奈一边说着,一边把郝眉的耳机收好,滑动鼠标把电脑关了。贝微微有点吃惊:“不调试了啊?”

“今天是十四号。”肖奈低声说。

白色情人节。贝微微反应过来,低头笑了一下,耳根有些泛红。郝眉顿觉自己站在这里有点碍眼了,丢下一句“不打扰你们”赶紧走出肖奈的办公室。等出来呼吸到没有恋爱酸臭味的新鲜空气时,才发现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

郝眉收拾好东西下班,走到街上发现商家跟情侣一样并没有放过每一个可以过节的日子。情人节的气氛虽没有一个月前浓重,但是粉红的气息也是无处不在。郝眉一个人走到地铁口,正在掏交通卡,忽然一个卖花的小姑娘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把一大捧红玫瑰伸到了他面前:“哥哥,要买朵花吗?”

这小姑娘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不知道在寒风凛冽的地铁口站了多久,鼻子头都冻得通红。郝眉被满街的恋爱气息感染得心软,脑子一热:“给我来三支吧。”

小姑娘本来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意外地卖出了花,收了钱以后甜甜地跟郝眉道了谢。郝眉手里握着三支红玫瑰,反而成了人群中的一股清流。他看了看时间,心一动,毅然登上了与回家方向相反的列车。

 

又是一次毫无预谋的突然袭击,但是在晚高峰的拥挤地铁里想要给三支玫瑰留个全尸实在是太难。郝眉最后没办法,提早了两站路下车,在夜幕中慢慢走向他心里一直挂念的地方。已经三月中旬了,帝都的天气还是挺冷的,尤其是到了晚上。郝眉走着走着,感觉这风刮得,他脸和手都要冻僵了,到时候见了人可能连表情都做不出来了。

不能笑,一笑就喝风。

 

依靠着手机地图终于走到那家大排档门口的时候,暖暖的灯光一下子把他从严寒里拯救了出来。只是一冷又逢热,郝眉忽然觉得鼻子里湿湿的。他拿了张纸巾擦了擦鼻涕,深吸一口气,带着必胜的决心阔步走进了店里。

那个女服务员正站在收银台前,郝眉走过来的时候,她只是抬了抬眼睛:“哪有空位您就先坐吧。”

“我不是来吃饭的。”郝眉垂下那只握着玫瑰的手,没让对方看见,他的声音带了些鼻音,“我找你们的厨师。”

郝眉上一次来已经是两周前的事了。因为一路上冷,他用围巾包了半张脸,服务员似乎没认出他来。服务员听说他不是来吃饭,也没有伺候的兴趣,一边低头看着手上的单子一边说:“走了一个,留了一个,又来了一个,你找哪个?”

郝眉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把手机拿出来,失主从周四晚就一直没给他回信,不过这期间郝眉也没给对方发什么。他点开了通讯录递给服务员:“我找这个号码的主人。”

服务员瞟了一眼,冷冷道:“他走了。”

郝眉攥紧了握玫瑰的手:“他有没有说去哪里了?”

“谁知道。”服务员一脸不耐烦,“他不爱跟人说话,走的时候也没打招呼。”

“哦。”郝眉力图让自己冷静一点,也不纠缠,转身就走了出去。迎面是夜晚的寒风,郝眉觉得自己的鼻塞好像越来越严重了。把饭香抛在了身后,满腔期待落了空,他发现自己饿得有些难过。

 

郝眉大步跑出了居民区,到街上截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之后就在副驾驶上拼命给失主打电话,但是回应他的都是一串的忙音。而手机的电量在一路上郝眉导航的时候就被过度挥霍,郝眉不知道第几次拨过去的时候,手机彻底宣布关机。

郝眉在车里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放回包里。看着车窗外灯火辉煌的街景,郝眉最终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司机叫醒他的时候,郝眉才发现他之前实在是太心不在焉,竟然把地址报成了公司。现在已经接近十点,连需要加班的很多网络公司都陆续熄灯。整座写字楼只孤苦伶仃地亮着几盏灯,就楼下的一溜饭馆还有些烟火气。

郝眉忽然觉得他很饿,非常非常饿。他飞快地付了车费,下车走到了那家常去的小炒店。店里还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吃宵夜的客人,郝眉将那三朵已经颇有些憔悴的玫瑰花一把扔在了桌子上。中午见过的那个厨师小哥本来一直在打电话,看到他走进来,十分急切地迎了上来。

 

郝眉有气无力地窝在椅子里,头都懒得抬,说:“来点吃的,再来几瓶酒。”




评论(26)
热度(221)
  1. 宝宝水晶弹lees2018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苜谷
  2.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
  3. lees2018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