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无线耳机 10

10

 

“你去哪了?”

 

郝眉正拽着桌上的纸巾擦鼻涕,身边的厨师小哥却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郝眉抬头看他,却见他眉头紧锁,面色凝重。他本是棱角分明的俊朗长相,与柔和二字差了天远,再加上现在莫名的煞气,一股黑云压城的气势顿时笼罩下来。

 

“我……”郝眉被他盯得发愣,下意识地顺嘴出一个单音节:“……饿。”

 

那厨师好像一下被点醒了一样,迅速转身走了。郝眉不明所以地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悸地把鼻涕纸往桌上一丢,走到店里的立式饮料柜前拿了瓶冰啤酒。他熟练地用门边挂着的开瓶器撬开了盖子,仰头就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结果不巧呛到了,蹲下来咳出了几个啤酒泡。

刚走开的厨师小哥走过来捞起他:“空腹别喝酒。”他另一只手上端着一碟刚出锅的蛋炒饭,闻起来是很香,但是郝眉把脸别到一边,又准备拿起酒瓶子的时候,对方摁住了他的手。

郝眉皱眉:“我要吃肉。”

那厨师小哥把他带到了椅子上,将蛋炒饭摆到了他的面前:“先垫着。”

郝眉抵不过对方的强硬,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对方见他终于服软,也放心去做下一个菜。谁知等人一走远,郝眉就放下了筷子,不要命似地灌起了冰啤酒。刚才吃在嘴里的一口热热软软的炒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境的变化,郝眉愣是一点味道都没有吃出来。这几口啤酒灌下去,除了感觉到冷,苦还是甜他也都尝不出来。空空如也的肠胃忽然受了这冰冷的刺激,郝眉忽然察觉到他的身体在抗议。他支撑着想站起来,却因腹中一阵剧痛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你没事吧?!”见他倒下去,那厨师一个健步上来扶住了他,语气中带有些慌张。郝眉吃力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胃疼。”

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郝眉浑身无力,头昏眼花。他没法思考,没法行动,连呼吸都痛得歇斯底里。他想说点什么,却发不出声音,耳朵里嗡嗡作响。一只温暖的手将他扶上了椅子,郝眉可怜巴巴地蜷在那里,仅有的意识还在飘来飘去:喝了一晚上冷风还要喝冷酒,以后绝对不要这么虐待自己了。

一杯热水递到了他的面前,郝眉刚想伸手去拿,来人已经耐心地扶着他的脖子给他喂水。郝眉像只小动物那样小口小口地吮吸着杯中的热水,因为生冷刺激而产生的胃疼疼起来虽然不要命,但是一阵子就过。他的意识和感官跟着那些咽下去的水一起在身体里归位,郝眉死里逃生般眨了眨眼睛,感觉到自己的睫毛润润的。

差点疼哭了,有点丢人。

 

郝眉用已经恢复力气的手推开了面前的玻璃杯,冲一直耐心照顾他的人咧嘴一笑:“谢谢啊,我好多了。”

“去休息一下。”话音刚落,郝眉感觉到一股力道不由分说地把他扶了起来,声音的主人搀着他往小炒店厨房后面走。

郝眉被照顾得有点不好意思:“我应该听你的话的。”

搀着他的人没有说话,郝眉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只觉得他眉眼间的焦虑神色好像也退了些。那人把他放在后厨一张简陋的小床上时,说话语气分外的温柔:“现在听还来得及。”

郝眉觉得被占了便宜,但是又是自己理亏,只好把脸转了过去,过了一会又被人摇了摇:“你有点感冒,先喝了这碗姜汤,等下再喝点粥。”

郝眉从他刚刚捂热的被窝里不情愿地坐起来,他从小就不喜欢这股味道,鼻子都皱了起来。端着姜汤的人把手里的汤稳稳地交到了郝眉的手里,落下两个有分量的字:“听话。”听起来却像在哄他。

郝眉只好乖乖喝了一口,估计是用枸杞桂圆调了味,干姜的辛辣被中和了许多,热腾腾的一口汤喝下去,瞬间浑身暖烘烘的,仔细一品还有一丝甜甜的味道。郝眉原本拧巴的表情缓和了许多,想是有他一意孤行的前车之鉴,厨师小哥一直在一边注视着他,没有马上走开。

郝眉朝他笑了笑:“这你都能做得不难喝,挺厉害的。”

被夸了的人眼神不禁飘到了别处:“我去拿粥。”

 

郝眉本来想听劝把整碗姜汤都喝下去,可是等瘦肉粥端上来的时候,他就瞬间倒戈了。粥粒熬得绵软,一勺下去满口米香;瘦肉切得薄,烹煮时间恰好,又嫩又弹牙;粥上还缀有葱段,看得人胃口大开。郝眉空载了数小时又发出过抗议的肠胃,被这碗醇香温润的肉粥安抚得妥妥帖帖的,连之前沮丧的情绪都烟消云散。

 

郝眉一口气把粥喝得干干净净,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他跃下床,向那小哥道了谢,对方却绷着他一成不变的表情,意外认真地回:“应该的。”

郝眉没有细品这句话,他用钱包里拿出两张毛爷爷递给他,算作感谢,那人却一点都不感兴趣,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郝眉有些意外,不过他八尺好男儿,身体倍儿棒,偶尔掉个链子一下子就能恢复过来,还不至于需要人时时看护。他精神气十足地朝对方扬了扬脸:“你看,我现在完全好了,马上回去写上千行代码都行。”

“我送你。”对方还在坚持。

“真不用……”

“你不信我?”

“嘿,什么话啊,”郝眉赶紧搭上他的肩膀,“反正我家最值钱的就是我,你就算要图谋不轨,冲我来就行。”

 

郝眉被自己的话给逗乐了,余光瞥到身边的人好像微微点了下头。郝眉没有放在心上,跟着人走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后来郝眉站在了浴室里,才突然反应过来怎么把人也留在了家里。可是这个钟数,再让人奔波,就太不仗义了。郝眉迅速洗漱完后,从衣柜里仅剩的几套干净衣服里挑了一套拿到客厅,而他的客人已经简单地把客厅收拾出来一点样子,此时正抱胸坐在沙发上。看到郝眉出来了,他先开了口:“你家没有药?”

“什么药?”郝眉有点搭不上线。

“胃药,感冒药。”

“呃……没有。”郝眉挠了挠脑袋,“但是没有也没关系,我现在都好了!”

 

这话并不能动摇对方的决心,反而他站了起来,顺理成章地拿过郝眉放在鞋柜顶上的钥匙:“我去帮你买点药。”

“不用了,”郝眉赶紧阻止,“这都几点了,哪里还买得到药?”

“有24小时营业的药店。”说话间对方已经穿好了鞋,拉开一条门缝。郝眉赶紧走过去,那人侧身挡住了漏进来的冷风,郝眉在他的眸子里看到的全是自己的倒影。

“你早点休息。”

 

“听话。”

郝眉本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却从这两个字里听出了恳切。比起命令,更像是被捏中了软肋的哀求。他没有再反对,在那人迈步出门的时候,郝眉又叫住了他:“哎,你叫什么啊?”

“KO。”

“KO,”郝眉朝他眨了眨眼睛,绽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评论(19)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