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无线耳机 12

12

 

他们孤男寡……男的,第一次相认就要躺到一张床上,想一想还有一点刺激。

天地良心!这一次绝对不是郝眉蓄意的。

 

最后郝眉澡也没洗成,KO买完酱油回来,给他做了一桌子偏清淡的菜,然后又主动收拾碗筷继续上午没做完的家务活。明明是在郝眉的家里,但是这个沉默而忙碌的人却一直安然自得。郝眉过意不去,却被他赶回去睡午觉。他只是感冒,KO却把他宠成了生活不必自理。郝眉其实还没想好如何面对KO,却已经心安理得地享受了他的好,并还在继续享受中。

 

郝眉躺在床上支着头,想起他可怜兮兮的恋爱经历,一次是网恋,结果发现对方是男人;一次类似网恋,结果发现对方是男人,而且还是同一个男人。两次掉进同一个坑里,大概连一根萝卜都不会像他这么笨了。

……不对啊郝眉,这些都是为你这棵大萝卜挖好的坑啊。

啊呸,谁是萝卜啊。

 

郝眉胡思乱想了一个下午,把他之前跟失主的短信来往都翻了个遍,就在前一天,迫不及待见到对方的心情、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因为希望落空的难过和痛苦,都真实地在左右他的生活。而那些陪伴、那些担忧和那些动心,也从来不曾作假。

见不到面的两个人谈爱情很荒唐吗?逃脱了外貌、身份、地位种种因素的禁锢,交流的方式没有表情也没有语气,文字是最没有感情又最饱含感情的东西。如果连这样都能动心的话,再加别的天花乱坠的修饰就更应该神魂颠倒才对。

要问郝眉谈这种看不到摸不着的恋爱是什么感受,他也只能回答全凭想象力。那一次又一次深陷的话,也只能说……

KO是符合他想象的人,至少在未见到本人之前。

 

KO这个人也有一堆的头衔。昨天他又病又困,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没反应到业界传说,毕竟谁也想不到一个精于厨艺住宿小店的人会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掀起惊涛骇浪。而再想起这些反差,实在是惊讶得一塌糊涂。

郝眉在晚饭前坐在餐桌边观察了KO一段时间。KO能奇妙地两种矛盾的特质融合在一起:属于大神的那一面不可向迩和属于常人的浓重烟火气。当KO将这夜最后一碟香气诱人的蒸排骨放到桌上时——郝眉保证绝对不是因为味蕾被俘虏了才生出这种感觉——他觉得KO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见到本人之后,也还是符合想象的人。

一个平日不苟言笑,看起来不太平易近人的人,愿意为你露出生活气息浓重的一面的话,应该是认真想一起生活的吧?

 

因为感冒,KO依然没有给郝眉准备一桌他喜好的硬菜。酸菜鱼、炒毛蟹、炒年糕……郝眉在心里横竖编排了一大个菜谱,心想着以后机会多得是。KO给他夹了一筷子萝卜丝炒牛肉,郝眉哧溜哧溜地拌着一口白饭吃掉,也不知怎地就把“跟KO一起生活”默默规划进了未来。

……今儿的萝卜挺甜的。

 

最后郝眉也还是被一桌子菜喂得身心满足,KO点这种技能实在太犯规了,兵不血刃,一击毙命。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温柔刀?

那厢使温柔刀的人对郝眉餍足的表情十分满意,站起来收拾盘子。郝眉把自己的碗拿起来,他就算不爱做家务,洗碗总是能干的。KO一伸手拿走了他手里的东西,轻声道:“我来做。”

“你累了一天了,今晚要好好休息。”郝眉道。

“我可以留下来?”KO捧着一摞碗筷转身注视他。

“啊?”郝眉愣了一下,结果刚吃饱时脑子没有嘴巴快:“可以。”

 

等郝眉从浴室出来,发现自己被摆了一道。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有那么多衣服——KO把之前他堆积的衣服全都洗好晾干,该叠的叠好,不该叠的暂时挂着,然后全部摆在了他客厅里的那张沙发床上,连一点儿空位都不剩。

全部收进衣柜里太麻烦了,所以现在家里能接待客人的,也就只有他的主卧了……

 

顺理成章地,KO把他的个人物品都放进了郝眉的卧室。郝眉先果断钻进被子里占据了一边,忽然觉得,他有点……紧张?他思考了一个下午的结果就是,KO很好,很完美,他可以接受跟他一起生活,他俩可以发展成能同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

——不过KO未必稀罕他的裤子啊。

 

听到KO的脚步声离卧室越来越近,郝眉下意识地转身到面向窗户的那一边假寐。KO轻手轻脚地走过来躺在他的身边,伸手关了房间的灯:“晚安。”

郝眉没有回答,他连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他偷偷地在黑暗里睁开眼睛,匆忙之间他忘了拉上窗帘。今夜是个好天气,月明星稀。郝眉闭上了眼睛,身后KO似乎离他有一点距离,他的呼吸声很轻,房间里静得过分。

不知道KO是朝着哪一边躺着?是面对他,也迎向清亮的月光,还是对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还是根本就跟他背对背?

郝眉闭着眼睛,但是脑子里全是身边的KO。他不得已又睁开眼,觉得自己起码努力入睡了十分钟,但是扫一眼床头柜上滴滴答答的闹钟,也就那么一两分钟而已。这时候他身边的人终于有了一点动静:“郝眉?”

“呃?”下意识地就回了,之前的装睡全报废。

“近一点。”KO低声说,然后不等郝眉同意就靠近挨在了他的身后。郝眉忽然觉得背后温暖了许多,因为他这个侧卧的姿势,他俩之前拉开了距离,难怪冷风往被窝里钻。郝眉不禁为自己放在沙发床的那套被子抱冤,但转念又想,他之前心心念念要睡人家,这算是……睡到了……吧?

但这有点太亲密了,郝眉更觉得睡不着了,他打了个哈哈:“你不怕被我传染感冒啊?”

“睡觉。”KO柔声道,就这么贴着他躺在他的身后,并没有别的动作。郝眉赶紧闭上眼睛,过不多会又睁开,都怪今晚的月光太明亮了。

 

郝眉实在睡不着,压低声音轻轻唤了一声:“KO,你睡了吗?”

“没有。”身后的男人如愿回应了他。

“你在想什么?”郝眉声音轻快,希望与KO聊聊天能排遣这难寐的时光。

“想吻你。”KO直白地回答。

郝眉一愣:“……哪?”

“全部。”

 

郝眉心如乱麻,这简直没法聊天。KO真的一点都不稀罕他的裤子。他赶紧把话题往别的地方带:“我有问题要问你。”

“你说。”刚才那波直球郝眉居然刀枪不入,但KO有的是耐心。

 

“你之前为什么一直不见我?”如果早点知道真相他或许还可以及时止损,可为什么两次都是到最后关头才真相大白。上一次他跑了,这一次跑都跑不了。

郝眉虽然依旧背对着KO,看起来拒人千里,然而他知道自己已经深陷泥潭,只是还没有准备好。

“没有假。”KO如实回答。

“那你之前说一个月内能见面,是什么意思?”

“等新老板放假回来。”

“那你的两副耳机……”

“一副用,一副实验。”

 

“实验?”郝眉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转过身,正巧对上KO的眼神。在月光下他的目光温柔如水,郝眉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就软了。KO虽然惜字如金,但他的眼神会写诗。郝眉最后坚持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实验对象?”

KO摇了摇头,万分认真地说:“是对象。”

 

郝眉觉得他实在受不了这注视了,他视死如归地闭上眼睛,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你现在可以亲我了。”

获得大赦的KO意外地没有马上行动,而是把手放到了郝眉的额头上。郝眉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这种不知所措的模样太好玩了,KO实在是没看够。被KO这么一碰,郝眉反而放松下来,笑了笑:“我没有发烧。”

KO缓缓拨开了他的刘海,凑上去吻了一下他的前额。这个吻很轻,既像是试探,又像是安抚。见郝眉没有任何的抗拒,他才小心翼翼地把侧身的郝眉放平,然后从额头开始,自上而下,太阳穴、眼睑、鼻梁、鼻尖……

说全部就是全部,KO一寸肌肤都不舍得放过。

 

郝眉闭着眼睛,感觉到月光没有那么刺眼了。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又安静又喧嚣。当他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的时候,KO的吻落在了他的嘴角,结果郝眉还是不自觉地偏了头,这个吻滑到了郝眉的面颊。

郝眉的心在砰砰跳,他在心里骂自己没用。KO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悦,只是顺着啃了啃郝眉的下巴,然后伸头去舔舐郝眉的耳垂,一双温暖的手从郝眉的衣服下摆探了进来。

 

“脱吧。”郝眉抖着声音说。

KO咬着他的喉结,手上的动作却格外地轻柔,像是一个拆开自己珍藏多年的糖果的孩子。每一寸被KO吻过的肌肤都在发烫,当这滚烫的爱意落到郝眉光裸的胸口时,他睁开了眼睛,推着KO的肩膀坐了起来。

迎着KO的目光,郝眉十分笃定,他对面前的人,只有全心全意的喜欢,向月亮发誓。

 

郝眉扶着KO的肩膀,坚定地跨坐在他的身上,狠狠地把自己干燥的嘴唇贴到了对方的唇上。

——嘁、眉哥同样不稀罕KO的裤子!




评论(39)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