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无线耳机 完结+外一章

13

 

KO分神思考了一秒:他刚才是不是对郝眉太温柔了?

手上倒是丝毫没有迟疑,抵着郝眉的后脑夺回主动权,另一只手抱着他的腰,让他们的上身也紧紧贴在一起。这个吻两个人都没什么技巧性可言,舌头像蛟龙打架一样缠在一起,时不时门牙碰门牙,呼吸节奏也凌乱无章。郝眉虽然被扣着腰,但是手还是闲着的。自己的上衣刚被KO给脱了,现在光溜溜的皮肤贴着KO身上粗糙的布料,哪儿都不舒服,哪儿都不服气。郝眉被亲得大脑缺氧七荤八素,但还留有一丝念头:要脱不能只脱他一个。他伸手去把KO的T恤往上卷,艰难地推到了腋下。KO还紧紧搂着他,轻轻吮吸他的上唇。

男人的嘴唇称不上多柔软,还总有剃都剃不干净的胡茬。他们终于觉得嘴对嘴的游戏该稍作喘息,便转为亲昵地蹭脸,都非常公平地都享受了对方嘴角粗糙的外交礼遇。

终于获得新鲜空气的郝眉确认了一件事,KO其实跟他一样是新手。接吻好像是吃刚出锅的螃蟹,又难又充满乐趣。刚把自己的初吻交代出去的郝眉,总体认为新手村的第一个任务完成得还不错。KO仰头把碍事的T恤给脱了,月光下肌肉的线条生动得可怕。

郝眉的心脏漏跳一拍,一时否了自己刚才的坚决,自问说好的盖棉被亲个嘴为什么要脱衣服,却又被KO拽回怀里继续接吻。

吃螃蟹是会上瘾的。

 

从幻想星球到现在,KO已经等了太长时间,可是等真正把郝眉抱在怀里,竟一时幸福得无所适从。所有的文字所有的对话所有的表情,都没有此刻肌肤相贴那般让人感觉如沐神恩。从郝眉的腰窝,KO的手顺着郝眉的脊梁骨一路抚摸到后颈,然后轻轻捏了捏,怀中的人果不其然像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颤抖了一下。郝眉轻啄KO的嘴唇,一面因为男人温柔的触摸而发出舒服的哼哼声。

他们现在已经摸着了一点亲昵的门路,用肢体向心上人示爱无师自通。

 

下接→

 

第二天一早,郝眉醒得比KO早。亲密无间的拥抱姿势持续了一晚上,KO的呼吸平稳,似乎睡得很香。郝眉盯着他安详的睡颜,一夜过去KO嘴角的胡茬春风吹又生。郝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也是触感清晰,无一不在提醒着他们,这是真实的生活,而不是一个过分美丽的梦。

 

太阳就快升起了。郝眉的眼神越过KO,又看到了那对被他放在床头柜的无线耳机,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像是听完了关于它的两个主人一段很长的故事。郝眉缩进KO的怀抱,决定在闹钟响前再睡几分钟。

得尽快问老三拿回自己的那副耳机,郝眉想,让他和KO一人一只的耳机又能凑在一起。这天生一对的,永远不分离。

 

向朝阳发誓。

 

 

 

外一章

 

如果你不主动去寻找,偶然间能遇到自己想见到的人,几率有多大?

 

这道题比KO做过的所有算法都难。不过他是很幸运的,就在他去先锋旗舰店取公司寄给他的试验品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说熟悉也不算熟悉,因为他只在屏幕后、镜头里见过这个人,听过这个人的声音,却从来没有面对面地接触过他。但是KO对这个人的一切都了熟于心,胜过手心里的掌纹。

 

从很久前,KO就对感情这种东西没什么执着,因为他过早地失去了可以托付的人。生活的冷暖更是教会了他越冷漠越坚强,到后来连对一个人信任都要掰成八瓣,一点一点地给。尽管他已经足够小心翼翼,还是没想到有一个人胆敢把他的信任和真心洗劫一空后又消失不见。

他一开始想过追上去——然后在帝都的火车站遇到了大排档的老板,在离那个人很远的地方做了很长时间活。后来他又想何必,毕竟一个人很久不联系,只是想在另一个人的世界里销声匿迹。

在执着与不执著的尴尬境地间,KO意外地在耳机货架后面看到了那个人。

 

他写过很多精妙绝伦的东西,运算过大量繁杂的数据,但是他从来猜不透天机。KO仅仅迟疑了一秒,就决定再相信一次缘分。

 

郝眉拿着挑好的新耳机排在收银台长长的队伍后面,因为无聊一直在玩手机。忽然他被一个人撞了一下,以为自己没看路而碰到了无辜路人,郝眉连忙放下手机,抬头对面前戴着墨镜理着平头的高大男子绽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不好意思。”

 



全文完


评论(34)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