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7-11)

7、

得知林一木的真实身份是个作家,PS,当下作品最畅销的作家,厉逍的反应是:哦。

作家又怎么样?翻阅的纸质资料第一多是乐谱第二多是剧本的厉逍表示,没听说过。他在林一木的大客厅的沙发上躺得四仰八叉,懒洋洋地翻着林一木写的书。而房子的主人正围着围裙拿着鸡毛掸子在兢兢业业地打扫落地窗,备注,非自愿。

这位好不容易从工作中得到喘息的小爷要在林一木家住几天,林一木本以为是酒池肉林声色犬马的几天,结果轻微有些洁癖的厉逍小祖宗就指挥林一木打扫起来了。林一木家本来定期有人来打扫,只是碰巧厉逍来了,林一木就没让保洁阿姨过来,谁知道要他亲力亲为。

而且他的小男朋友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后,居然没有表现出一丢丢的崇拜。

林一木心有不甘,不禁怀念起36D的美女编辑爱慕的眼神。

 

“你不要以为写字的人没什么了不起。”林一木手里一抖,甩了自己满脸灰,“你小心被人编排。”

厉逍哼一声:“编排我什么?”

“网上那些你没看吗?”林一木直视眼前的落地窗,“你和之前合作的裴清那点事。同框就算暧昧,对视就算交往,说话就算翻云覆雨,撞行程简直就是三生三世爱恨情仇。”

厉逍平日里创作、演出、拍戏、通告等等忙得脚不沾地,哪像林一木这么有空搜这些乱七八糟的。他听得目瞪口呆:“胡说八道!”

林一木继续手上的活,声音压得很低:“我可是学习了很多呢。”

厉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攥紧了拳头:“你都看过了?”

林一木绷不住笑容了,赶紧转头冲他吐吐舌头:“骗你的。”

结果被横空飞过来的抱枕砸了正脸。林一木一句“谋杀亲夫”刚脱口而出,更是直接被厉逍摁在沙发上要手刃成林一柴。——说是手刃,其实也不过虚张声势,林一木手一伸,抱住厉逍的腰往怀里一带,这人就老实了。

外边看着飞扬跋扈像只豹子,林一木一直觉得这只是他家里的一只张牙舞爪的大猫而已。

 

8、

 

大猫也是要吃荤的。

厉逍一脸不乐意地用筷子戳着碗里的沙拉:“林一木啊林一木,一到你家就吃素。”

“但是你一来我就开荤。”在厨房里的林一木还不忘耍贫,厉逍实在受不了:“你泡个红烧牛肉面给我。”

“不行。”坐在厨房里吃饭的林一木坚决回答,“那个上火,容易长痘。”

厉逍一甩筷子,不高兴吃了。他前几天给自己下了节食减肥的命令,然而执行起来还是有些难过——其实他已经够瘦了,但是新接的戏要他演一个病秧子,没办法。林一木不能饿自己也不能饿媳妇,自己做了荤的在厨房吃,给厉逍那碗红红绿绿的沙拉好心放了半只水煮蛋,拌了点吞拿鱼。

厉逍自己赌气了一阵子,还是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他给自己下的死命令其实从来没有做不到的。林一木嚼着红烧肉在厨房里偷偷看他,很难想象厉逍愿意接这么一个角色。

他是歌手出身,正统的音乐学院留学回来,在演戏上只是个新手。因为歌手积累起来的人气和俊朗的外表,很容易就高薪接到片约。一开始演的都是些偶像剧的角色,多像他本人一样年轻帅气、才华横溢,经历也一帆风顺。

但是厉逍却并没有满足于此,接了一个与平日的他相去甚远的角色。林一木一直觉得他由内而外的高傲,在每一方面都不容许有人质疑他不完美。

 

厉逍三口两口扒完少得可怜的晚餐,冲到厨房里骚扰这个不愿意与他共苦的混蛋。林一木嘴巴里还有红烧肉的味道,厉逍对他又抱又亲,让林一木觉得自己热成了铁板牛肉。他连拽带抱地把厉逍弄到房间里,准备正式开始纸醉金迷的同居生活,结果觉得这肩膀这胸膛摸着怎么都不顺手。

林一木心一软:“这排骨都能做糖醋味的了。你不要减了,我养你。”

厉逍回他一个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式飓风白眼。

 

9、

第一次林一木让厉逍释放的时候,厉逍一伸手勾着他的脖子赏了一个吻,胡子拉碴的感觉,厉逍在心里都嘲笑了自己的品味:怎么跟个长得不错的老家伙搞上了?像林一木这样老当益壮的人他倒是不介意倒贴做个小白脸。

狂放不羁的大作家林一木先生甩出了身份证表示,别以为差辈了,他俩就差几个月。

 

厉逍也是服,一个男人能把自己搞到这种程度,这得经历多少生活的摧残。他当年留学大美帝,在水深火热的资本主义社会孤苦伶仃地漂泊,也能把自己收拾得盘亮条顺。林一木先生捏着他那被面前这人戳得千疮百孔的少男心,身体力行告诉他什么叫少年人意气风发。

 

厉逍后来嗓子哑了三天。林一木天天冰糖雪梨水伺候,无微不至,妥妥的暖男。——厉逍在网上的访谈里看到媒体对林一木的评价,再一次表演了他的旋风白眼。

 

总之就是他俩现在的咖位,谁也包养不起谁。两个人混到一起去了,都捏着了对方的软肋,充其量就算个沆瀣一气。

 

10、

厉逍读了一个假期的林一木的少年心大作。最出名的一本,有最出名的一句话:爱情美丽如凤凰,而生活满地鸡毛。

现在的小姑娘们都喜欢这种文绉绉的句子么?反正厉逍是不能理解。

 

 

11、

假期过后,再拍完那个没几分钟的病秧子的戏,厉逍就要巡演了,刚好林一木也要全国签售。终于对林一木的阵仗有所了解的厉逍第一时间拿过他的时间表,结果很快耷拉下脸:“没有三生三世爱恨情仇。”

林一木反应了一会,才知道他的意思是没有撞行程。他卷起自己签售的海报就往厉逍脸上砸:“不许看这种有的没的,都没我写的好看。”

厉逍横他一眼:“你也在编排我?”

林一木断然答道:“我在正经文学里编排你。”

为了阻止他再露出那种“你逗我”的不屑表情,林一木果断把他塞进被窝里,压低了声音:“我在地摊文学里也编排你。”



tbc


评论(11)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