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12-15)

12、

别看厉逍成天一副趾高气昂斜眼看人的模样,其实他也有弱点。

他怕狗。

果然是猫科,林一木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如是想。但是很不巧,林一木的干儿子就是只狗——小树苗,这是林一木给他起的名字。这只小狗的主人是林一木一个导演朋友,两个人住得很近。每次他这位朋友要长留剧组的时候就会把家里钥匙交给林一木,让他代为照顾家里的宠物犬。当时小树苗出生的时候还是林一木守在宠物医院忙前忙后,一个高兴就自作主张做了人家干爹。小树苗有些跛脚,其他健康的兄弟都被送人了,就他还在母亲身边。

假如厉逍要来,他都会三番五次确认林一木的狗儿子没有在家撒野,并且勒令林一木绝对不能把小树苗带回家。

 

所以放假期间林一木每天去隔壁喂小树苗母子的时候,总要套着小白菜的曲调哼一通小树苗的可怜身世:“跟着爹爹,还好过呀;可惜爹爹,娶后娘呀……”一直唱到被编排成万恶的后娘的厉逍作势要撕他的书了,才讪笑着关门:“拜拜,我去看儿子了。”

会写文章的人,嘴巴也特别贱,烦。

 

后来林一木抱着小树苗来剧组探班的时候厉逍简直气得七窍生烟,用最后的一点职业素养在一人一狗的围观下把今天的戏拍完,厉逍招呼都没打就甩手回了房间,晚饭都是让经纪人直接送到房里来。

早就听说厉逍这位小爷脾气不好,但是十分敬业,工作上从来不耍大牌。以厉逍的身价,能愿意接这个配角,已经让导演很意外了。本来合作也一直很顺利,就是不知道今天谁踩了豹子尾巴,连习惯了厉逍火药桶脾气的助理都一脸茫然。

在场唯一知情的林一木只是抓着怀里小树苗的爪子朝导演晃了晃,捏着嗓子道:“亲爹,该吃晚饭了。”

 

 

13、

有人敲门的时候厉逍以为是经纪人送饭过来了,头也没回:“门没锁,吃的放桌上。”

结果一把根本不想听到的声音响起:“吃的?狗饼干要不要?”

 

厉逍腾地站起来退后几步,生怕林一木怀里的小动物靠近他,结果发现林一木两手空空,一副投降的模样站在门口。被厉逍这副样子逗得不行,林一木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厉逍放心过后,气又上来了,“你来干什么?”

“我带小树苗来看他亲爹啊。”林一木一脸无辜,“还有他干娘。”

“滚。”厉逍怒瞪他一眼,“看你的狗儿子去。”

 

若是会被这气焰吓到,林一木就不是林一木了,他径直走过来抓了抓厉逍的头发。此时厉逍还没卸妆,角色需要他把之前染成了银灰的头发染回了黑色,以前被发蜡抹得冲天的刘海都软塌塌地垂在额前,其余的头发被化妆师抓得蓬松凌乱,加上不知道打了几层的厚粉底和阴影,确实挺像一个久卧病榻的病秧子。

跟平日盛气凌人的样子确实相去甚远,林一木不禁笑:“都成狗尾巴花了。”

怎么就绕不开个狗字,厉逍心烦意乱地拍掉林一木的手:“明天开始签售了你还来这里干嘛?”

“就来跟我的狗尾巴花打个招呼。”林一木低头咬了一下厉逍的嘴唇,被厉逍拽着脑袋加深成一个吻。

厉逍恶狠狠地想,他现在真是越来越管不住林一木这个狗东西了,都敢骑到小爷头上撒野了。而林一木坚持他的文学素养,总结:“这叫‘一物降一物’。”

 

 

14、

签售可以用一个形容:累。

两个字就是,很累。

 

林一木坐在N市的书城,写到后面笑也僵了,手也麻了,队伍却还像没有尽头一样。现在林一木很后悔当时的心软,因为他很少做这种活动,所以签售的时候让主办方取消了必须当场购买他最新作品限制,只要能排得上队就签,导致现在人潮汹涌热情空前。他最近卖座的是一套科幻小说,连载了三年,漫画和影视剧的版权早就谈妥卖掉了,一完结又是人气大涨。粉丝拿给他签名的东西五花八门,除了书本身和自带的笔记本,还有漫画书、影视剧海报甚至周边都有。林一木签得都麻木了,来者不拒,就是最后全都简化只签个“木”字。一木一木,就一个木字也很贴切。

所以等他拿到一个方形的东西,看也没看就直接在正中写了个“木”字时,差点被粉丝惊讶的呼声震破耳膜。林一木定睛一看手里的东西,签懵了,手上的东西是一张CD,而他竟然把名字写到了封面歌手的脸上。

那名女粉丝举着林一木的书,因为自己的错误很不好意思,然而又因为林一木错签了她刚买的新CD而感到痛心,站在林一木面前表情真是五味陈杂。林一木打量了一下手里的CD,发现封面的人物似曾相识,再看就见到了旁边两个字:厉逍。

林一木笑一声,伸手拿过女粉丝手上的书:“这张CD就卖给我吧,付现。”

“不用了!”女粉丝赶紧拒绝,因林一木的好脾气而好感倍增,“抱歉啊,林老师。”

林一木一边写字一边说:“我签错了你的CD,我才要道歉。”

那粉丝脱口而出:“你就签CD上也行。”

林一木把手里的书合上,抬眼看了看女粉丝,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把CD上的那个木字补成了林,顺便画了个桃心。

 

15、

后来那个女粉丝把CD盒拆空了,拍了张照片发上微博。一个林一木的多年老粉呼天抢地:这是林一木唯一一次签名的时候画桃心。几天后林一木在酒店里一边剃胡子一边看微博的这张照片,感叹他的女粉丝为了不得罪厉逍的粉丝真是煞费苦心。

离他的下一场签售还有将近20个小时,高铁往返去隔壁城市听一场演唱会,时间还是绰绰有余的。

林一木戴上了墨镜,摸摸光滑的下巴,就当是体验生活吧。 



tbc


评论(1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