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21-25)

21、

不像林一木的签售,前后三个月就解决,林一木还趁机能到处去旅游,厉逍的巡演前前后后跨时一年半。林一木在签售后就断断续续写些短篇给杂志供稿,一时间还没有新的长篇计划,所以显得比厉逍闲多了,又开始了他惯常的无事生非。

厉逍在巡演期间没有片约,闲时主要就是反复练习,一遍又一遍对演出细节进行微调,有想法了就谱上几句。

林一木称自己只是看起来闲,主业是四处游览采风,副业才是写字。厉逍觉得他只是看起来忙,主业是神出鬼没骚扰他,副业才是写字。林一木实在认识太多人了,记者、编辑、摄影师、导演、编剧、演员、乐手、音乐制作人,甚至厉逍的伴舞……每一次厉逍在工作场合偶然碰见他,林一木总像那次带着小树苗探班一样有比见他更堂而皇之的理由。

“这个圈子,其实就这么大。”厉逍在家里练琴,而林一木又被他指挥着打扫——厉逍工作的时候一般也不愿见有人无所事事,被压榨劳动力的林一木一边打扫还一边喋喋不休,“你的位置到那里了,认识了某些同等地位人,就会认识更多的人。除了你是个意外收获。”

厉逍专注于自己的练习,懒得听林一木在那边扯淡。等他回过神来,林一木已经罢工,正盘腿坐在扫帚柄上写着什么。厉逍少有看他干正业的样子,专注认真,比平日嬉皮笑脸的样子好多了。

“你在写什么?”厉逍好奇。

“随便记一下突然而至的灵感。”林一木头也没有抬。

厉逍走到他旁边去:“喂……你坐这里不难受?”

林一木像是幡然醒悟赶紧弹了起来:“灵感就像尿急,挡也挡不住,一时间就超乎物外了。”

酸。厉逍评价,他打算又走回去练琴。终于解决他的尿急的林一木在后面叫住他:“不多歇会?天天像个小陀螺那样转来转去,累不累啊?”

“累,以前最累的时候恨不得把钢琴砸了,被我哥揍了一顿。”厉逍面无表情地说起小时候的糗事,无论一开始有多大的热爱,每日数个小时,学琴对于年级小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无趣太辛苦了。

“但是你现在依然非常喜欢钢琴,跟从业无关,就是喜欢。”林一木说。

“你看得出来?”

“看眼神,观察是我的长项。”林一木转着手里的一支笔,“我还看得出来你很喜欢我。”

厉逍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抬手开始弹奏日常练习曲:“我比较喜欢你尿急的时候。”

 

……近墨者黑。

 

22、

这一年巡演的最后一场是新年场,结束以后厉逍就能放将近一个月的年假和春假。林一木比厉逍还兴奋,早早提建议到国外去过个春节。行程简单地定了纽约,原因无他,大忙人厉逍只有美帝的长期签证,人脉也都在那边,还有个厉逍旧日的老同学愿意提供住宿。这位同学是个已经移民的华人,与林厉相反,他春节要回国探亲,因此把房子借给了厉逍。

相约机场前林一木和厉逍将近有一个月没有见。林一木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起飞前一个小时才堪堪赶到。飞行时间十多个小时,一路上舟车劳顿,时差也在跟着折磨人。等终于从旅途的疲惫中缓过来,林一木把早餐端上厉逍同学的大宅子的餐桌时,才发现厉逍有些不对劲。

彼时厉逍已经洗漱完,却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刘海也软软地搭在额头上。林一木把热好的牛奶递给他,忍着笑:“你眉毛怎么了?”

之前厉逍一路上戴着墨镜口罩,林一木没细看,就没注意。厉逍像是一下子被戳着了痛处,生无可恋地捂住了自己被剃了一半的左眉:“不许看!”

林一木没看他,就是笑得三明治都吃不下了。原来就在厉逍上一场巡演之前,厉逍和化妆师对妆容进行了调整,结果总有不满意的地方,最后发现错在眉型。厉逍当时大手一挥:修。结果化妆师下手重了,左边几乎被剃掉了一半,亏得及时醒悟,让右边幸存。厉逍脾气发完了,眉毛也没那么快长上,真是悲伤逆流。不过要上妆的时候倒不是什么大事,只要画上就行,就是一卸妆,连经纪人看到他都忍不住笑,又怕厉逍发脾气,那个忍辱负重。厉逍也没眼看,直接提早给所有人放了春假。

 

结果飞了一路,厉逍就忘了这茬,现在被林一木提起来,才想起这破事,林一木越笑他越心烦,叉子都要扔到林一木的杯子里。林一木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才说:“我听一个女编辑说,如果你难过的话,就把眉毛剃掉好了。”

“什么意思?”厉逍撑着额头,戳着三明治里的生菜叶。

“因为世界上所有的悲伤,在没有眉毛面前,都不值一提。”

 

承受着世界上最沉重的悲伤的厉逍差点也让林一木分享了一下,好不容易从剃须刀下面全身而退,林一木讨好地抱着他,真诚地憋住了笑容:“我给你画眉吧。”

 

23、

厉逍,作为一个男的……虽然不直,他只会用发胶。

林一木也是。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厉逍的女经纪人特别贴心,在厉逍眉毛不幸壮烈的第二天就买了数支眉笔回来,给别的助理发了,连厉逍的随身行李也塞了两支,以保证那几天厉逍只要需要见人,总能补救他的眉毛。

毕竟他们的厉逍小少爷是绝不能以这种滑稽的样子示众。

 

林一木握着从厉逍的行李中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眉笔,打量着平躺在沙发上的厉逍:“汉书张敞传有云,敞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抚。说的就是张敞和妻子十分恩爱,每天为妻子画眉,所以画眉啊,是读书人很浪漫的事。”

“闭嘴。”厉逍断然破坏了林文豪力图营造的浪漫氛围,他只感觉自己像一条在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你赶紧画。”

林一木坐到他旁边,却没动眉笔,只是低头看手机。厉逍拽过他的手,皱眉:“你干嘛?磨磨蹭蹭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林一木举起手机,“我在网上搜教程。”

厉逍看到眼前闪过一溜“女性百科:如何画眉?”“手残妹子绝不会失手的画眉方法”“钓金龟婿的完美妆容从眉毛开始”,他伸手拍开了面前的手机:“你就随便画画!跟右边一样的就行了!”

“我要学笔法啊!”林一木坚持,“不然我随便往后面这么一画,给你画成蜡笔小逍了怎么办?”

厉逍给他回了个白眼,虽然因为没有了半截眉毛,气势也下去了许多:“有这么难么?”

 

“还真有。”林一木把笔递给他,“要不你自己来画?”

厉逍一瞬间息声,他自己不是没画过,结果经纪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整整嘲笑了他十分钟,还让他赶紧卸了。但轮到经纪人给他画的时候,两分钟就能好,镜子里看也挺自然。

化妆这种很多女性的独门秘技,反正他是学不来。

 

见厉逍服软了,林一木也不再闹腾,让厉逍闭上眼睛。眉笔刚碰到皮肤的时候,厉逍不知为何紧张地避了一下,林一木扶着他的脑袋让他放松。厉逍屏住呼吸,林一木下笔不重,因而让人感觉痒痒的。又因为是新手,不像经纪人那么流畅,总是画两笔,停一下,又添几笔。

这时间厉逍觉得有十分钟那么长,等林一木终于说出“好了”,才如获大赦地睁开眼。林一木正微笑地看着他,仿佛在欣赏自己的作品。厉逍被他温柔的眼神看得别过脸去,一句话脱口而出:“怎么样?”

 

“好看,”林一木简单回答,“你什么样子都好看。”

 

24、

林一木这半截眉毛补得差强人意,但也比之前厉逍自己画的好,总算觉得镜子里的自己顺眼了的厉逍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同学的家里没有什么储备粮,可以出去见人了的厉逍同意跟林一木出门采购。重游故地,熟悉的街景让厉逍回忆起很多当时留学的事情,当时觉得苦和累,现在想起来都是宝贵的回忆。走到一家琴行附近时,门口供路人弹奏的钢琴正巧没人,厉逍兴头忽然上来了,走过去弹奏了一曲。

 

林一木就站在旁边等他,阳光落在他的发梢,调子也温柔灵动。等厉逍站起来,林一木不禁问:“你刚才弹的是哪首曲子?”

“即兴弹的,”厉逍耸耸肩,“就算我刚写的。”

“那你等下还记得吗?”林一木问。

“我想记得就记得。”

谁知道林一木也起了兴致:“那你记下来,我给你配个词吧。你之前总唱那些苦情的歌,成天死啊爱啊的,不吉利,我给你写个甜的。”

被林一木这样评价了的厉逍颇有些不高兴,他顺便回忆了一下林一木的文绉绉,觉得跟自己的风格实在相去甚远,挑了挑眉:“为什么你写的歌我就要唱?”

“你红啊,让我蹭个热度,鸡犬升天。”林一木十分耿直,“我第一次作词,给点面子?”

林一木不爱给厉逍面子,厉逍也不想给他面子,他哼了一声:“你求我?”

 

林一木笑答:“我不求你,你会求我的。”

知道林一木一肚子坏水,估计又在打什么馊主意,厉逍想尽快结束话题。他刚想走,却又被林一木拽回来,一把搭上了他的肩膀:“我们合照一张。”

 

这回厉逍没有反对。等林一木折腾完了,两人又逛了一会,东西还没买,肚子先饿了,便找了家餐馆坐下。厉逍正看着菜单呢,忽然手机响了,一看是经纪人给他发了条信息。经纪人知道他的脾气,休息时间一般不打扰,这时候发信息,一定是有什么急事。他有点不情愿地点开,结果看到劈头盖脸的质问:“我的厉少爷小祖宗,大放假的,你跟林一木老师搞什么大新闻???”

整整三个问号,想也知道经纪人有多惊奇,但更惊奇的是厉逍。虽然他跟林一木有关系很久了,但是一直保密,他放假跟林一木出行,也是谁也没有说过,这经纪人怎么突然天塌下来一样?

 

“你干了什么?”厉逍一下子反应过来,一把夺过林一木一直专注其中的手机,低头一看,屏幕上正是林一木的微博主页。最新一条发布于半小时前,只有一句话:给你们一个惊喜!配图则是刚才他和林一木在钢琴边的合影,转评已经好几千了。

他面前的始作俑者摊了摊手:“消息已经放出去了,这活你接不接?”

厉逍甩手把林一木的手机扔给他,咬牙切齿给经纪人回信息,每一个字都敲得相当用力。

 

“我跟林一木要合作。”

 

25、

几天后,获得准许之后林一木在微博发了一段歌曲DEMO。不同于以往清亮的少年音,厉逍的声音温柔低沉,近似于低喃地轻轻哼唱着新曲《玩笑》的高潮部分:

 

给你的每一个玩笑

都藏着我对你的认真




tbc

===

*最后一段出自彬彬微博转发林一木剧照的配词,稍微有修改

评论(32)
热度(176)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