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26-30)

*厉逍老司机带你真实地飙车



26、

林一木在阳台上掐灭最后一根烟,带着一身苦大仇深的味道回房,终于看到厉逍肯从琴房出来了。

林一木写词花了两小时,厉逍谱曲,改来改去,花了两天,一直闷在琴房里不肯出来。调试器材和试录又花了两天,就在琴房旁边那个小录音室,厉逍不问自取。

清点设备的时候厉逍还有一腔流年似水的情怀,林一木就站在门口听他说。

“我们的鼓手是德国人,静如自闭动如狂躁;party一定要去拉小提的西班牙人开的,鸡尾酒能喝出一百种花样;弹吉他的那个法国妞,帅得我以为煮熟的意大利面还能直回去。但她带的酒太他妈难喝了,据说用40多种草药泡的——那时候我们差点把她吊起来,看看能不能流出绿色的脑汁。”

厉逍站在房间中间说得眉飞色舞,全是林一木没听过的灵动形容。

“这个地方不能随便进,进来之前嘴巴里连番茄酱的味道都不能有。他们抽了大麻起码一天后才允许过来录歌,那玩意一股苦艾草的味道,钢琴嗅到会不高兴。”

最后他从角落里搬出一套音响,林一木想去帮他,被制止了:“这套音响当时还是我买的,弄坏了你就要给我写一辈子词了。”

 

后来被厉逍这个工作狂整整晾在家里快一周的林一木,差点就要去弄坏那套音响了。他想把堆积的稿件写完,但是灵感却忘了买来纽约的机票。等厉逍终于出来,他想好歹讨一个吻安慰一下自己干涸的心灵,但厉逍顶着两个黑眼圈撩了一把鼻子一脸嫌恶地走开。

“你抽烟了?”

为了保护嗓子,厉逍不抽烟,喝酒但不酗酒。林一木耸耸肩,压力大的时候烟并不是一个特别坏的消遣,就是烟草涩得连周边的空气都冷冰冰。

厉逍疲惫地躺在沙发里,看也不看他:“除了事业,我建议你戒掉所有会上瘾的东西。”

 

“我至少不会让自己神志不清,”林一木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性、酒精和大麻,都不是写出作品的必需品,更不是掩饰无能的借口。如果到了那个地步我才能创作出东西,我宁愿承认自己江郎才尽——但是,烟草应该还有商讨的余地。”

“没有。”厉逍果断回答,他空手抹了一把脸,站起来从裤袋里拿出钥匙晃了晃,“释放压力还有很多更健康的方法。”

 

 

27、

鬼知道厉逍提议开车出去转转,为什么林一木要收拾那么多东西。

等出发前厉逍发现现在确实是午夜三点半时,他才感觉到饿了——多亏林一木带了家里所有膨化食品。

 

虽然他看起来睡眠不足的样子,但是工作结束后厉逍其实精神十足。反观林一木,比他更怠于拾掇,唇边灌木丛生,仿佛去哪里风餐露宿了一周。厉逍兴致勃勃,而林一木却情绪不高。厉逍自己把安全带系上,心想他确实没学过如果去让另一个人高兴,毕竟都只有林一木左右他情绪的份。

他们住的地方往外几公里就是大农村,路广人稀,到了夜间车不多,车速能往限速上再飚十英里。要是前面那哥们超速就更好办,一般吃单子的都是领路人,后面的跟着踩油门就行。在这个驾照跟护照一样重要的地方,厉逍那些年减压的方法全是飙车,烦恼总是跑得比轮子慢一点。

林一木在副驾驶座上嚼着薯片,他看得出厉逍的心情很好,好到把车上九十年代的摇滚乐给关了,哼起他们合作的歌。

这辆轿车的降噪不算很好,车速上来了以后风声就轰隆轰隆如雷声,但确实听得人心振奋,连厉逍哼着抒情的歌都显得格格不入了。

 

林一木抓了一把薯片递给厉逍,他那个神采奕奕的司机偏过头用嘴巴叼过去,还舔了舔他的手指。歌声总算停止了,膨化食品碎掉的声音脆得像鼓点。厉逍把车窗降下来,仿佛故意要让咆哮的风把他的话吹跑:“你写的故事,总是这种甜腻腻的吗?”

“当然不是,”林一木觉得自己耳膜像鼓膜,“上一本全灭了,上上一本主角闯过了大风大浪,然后在平淡生活中把感情消磨掉了。”

厉逍忽然猛打方向盘,车子丝毫没有减速地转了一个弯。亏得有安全带,不然肺都能甩出来,对面车道的车灯晃得林一木的眼睛都要瞎了。

“成天写那些死啊爱啊的,不吉利。”刚完成惊险动作的司机把原话奉还给林一木。

 

像是还没有从刚才惊险的一幕回过神,林一木感觉自己的心脏也开足了十成马力。手握方向盘的人似乎正在为自己言语上报复了林一木沾沾自喜,一个危险的念头忽然在林一木的脑海中浮现。

 

林一木摁开了自己的安全带,清脆的脱锁声被风声掩盖了。另一边安全带正横压在厉逍平坦的小腹上,林一木神使鬼差地俯下身,迅速解了皮带后一把拉开了厉逍的裤链。


 

【前方超速飙车,请注意驾驶安全★】

 


30、

回程的时候林一木无奈无证驾驶,厉逍裹着他的外套缩在副驾驶座,饥肠辘辘。开了口的膨化食品早就在他们泄欲的时候遭了秧。

厉逍看了看表,转头问开车的人:“今天几号了?”

“日子过糊涂了你,”林一木说,“国内已经是除夕了。”

“哦。”厉逍应一声。

林一木忽然觉得好笑:“你有没有听说过,十个笨蛋有九个是因为谈恋爱?”

 

厉逍没有回他无聊的笑话,盯着天空那轮照耀了他们一路的明月:“今晚的月色很美。”

“你在跟我说话?”林一木问。

“嗯。”

“这句话不能随便说的。”

“我——知——道——”厉逍故意拉长了声音,“我知道是什么意思。”

“哦。”林一木依旧注视着前方,“那我很高兴。”

“我不高兴,”厉逍把双手枕在脑后,副驾驶的座位被他放下了一些,“大过年的,没有鸡鸭鱼肉满汉全席,一点都不喜庆。”

“哦,”林一木假装冷静地吹了一个口哨,“恰恰相反,今儿我觉得特别的喜庆。”



tbc


评论(25)
热度(163)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