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楼上楼下(1-11)

*现代au,恶搞一下,吃饭的时候千万别看!!

 

1、

比于半珊的心更堵的,是马桶。

家里的马桶又双叒叕堵了。

 

2、

于半珊,庆大计算机系优秀毕业生,二十出头,单身程序员,因卖身,划掉,因支持好兄弟肖奈创业而就职于致一科技。年轻人在帝都打拼不容易,目前跟另一同样被肖奈压榨,划掉,同样支持肖奈的好兄弟郝眉合租一间旧式公寓。

郝眉又好又美,就是内裤不洗,袜子太臭。

郝眉坚持说最臭的袜子都来自于半珊,于半珊表示郝眉这话说了四年,也就现在致一美术部新来的实习生会信。

 

3、

旧式公寓什么都好,地理位置佳,价钱便宜,就是管道九曲十八弯,水压又不够,跟帝都的十三号地铁一样,动不动就水泄不通。而且他们的旧公寓没有物业,一堵就只能自己动手。两个人同时上班同时下班同时加班,要是早上堵了,只能任由它塞一天。

每次下班回来,那个销魂,不堪回首。

 

这么脏的活,郝眉跟于半珊自然都是谁也不想动手的。但是不动手意味着更销魂的味道,而且人总有三急……对于谁去解决通马桶这种跟“洗袜子”“老三来了”并列等级的恐怖事件,郝眉和于半珊只能用男人的办法决出胜负——猜拳。

 

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哀嚎中,刚加班回来的郝眉,又双叒叕输了。

 

4、

屋漏逢阴雨,渠塞遇断搋。

非常不幸地,在他们的过度使用下,家里的皮搋子也寿终正寝。一看时间已经临近十点,不赶紧解决这件事,连浴室都没办法好好用。但是附近的超市估计也要关门了,听闻了这个噩耗,于半珊拉开门,毫不迟疑地把郝眉推了出去:“去借。”

“亲生的舍友!”郝眉一边在心里抱怨一边苦着一张脸去按了对门的门铃。结果今晚好像什么不顺心的事都要赶着发生似的,对门竟然还没有回来,郝眉无奈转战楼下。

楼下的人郝眉从来没有接触过,每次走过都是大门紧闭,哪怕是他下夜班回来,也很少看到房间里亮灯。门前的鞋架就只摆了一双款式简单的男鞋,看得出穿了些年头了。屋主应该是个单身男性,郝眉猜测着,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往猫眼里看了一下,模模糊糊见到一点光。

虽然第一次见面就是借吸把这种玩意,不过男人应该比较爽快好说话吧。郝眉一边想着,一边按响了门铃。

 

按完第一次还没人应,郝眉反而不甘心了,明明就在家,装什么空城?就在他伸手准备敲门的时候,铁门忽然哗啦一下被拉开了,一个穿着半截白色围裙的年轻男子正站在他面前。郝眉被吓得唰地站了个立正,眼神直往那人身后飘:“那个……”

“有事?”那人微微蹙眉。

远处亮着灯的地方是厨房,一股诱人的香味飘了出来,刚从艰难困苦的环境里逃脱出来的郝眉顿时忘了自己的任务,大脑直通空空的胃。

 

“那个……我饿了!”

 

5、

在家里等了一个小时的于半珊,终于感觉到那么一丢丢的担心。

——虽然他们家郝眉是仅次于肖奈和于半珊的如花似玉,但是真的有谁会谋害一个致力于通马桶事业的少年?

——据说马桶是通往异世界的入口,如果他们家一直堵着,郝眉岂不是永远回不来了?

——总之、镇定,先找一找时光机吧。

 

等郝眉拉开家门的时候,于半珊就差没有泪流满面扑上去问他有没有买人身意外险了。郝眉双手空空走了进来,因为家里一晚上都在通风,这会儿味道倒不是很重——他看到于半珊的时候,还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楼下那个叫KO的哥们,我去的时候他正在做菜,就蹭了一顿宵夜。”

 

于半珊暂时不想关心什么KO什么宵夜:“你借了一小时的吸把呢?!”

郝眉这时候才忽然想起人生大事,却又立马板起脸:“在饭桌这种严肃活泼的地方,怎么能提马桶这么肮脏污秽的事呢?!”

 

6、

直到第二天郝眉主动又去楼下借了吸把回来,于半珊的心终于不堵了。

不止不堵了,还心花怒放,因为吃上了楼下邻居的宵夜。听郝眉说,那个叫KO的人是一名厨师,经常会带些饭店没卖完东西回来。

虽然吧,这么一盒蛋挞,郝眉能给他剩一个已经很不错了。

 

7、

第三天郝眉主动去把吸把还了。等郝眉回来的时候,于半珊万分不舍地从游戏中抬头,结果只收获郝眉对今晚宵夜的一通赞美。

 

下次马桶再堵,还得让郝眉去通,于半珊暗自决定。

 

8、

……呸,话不能乱讲,马桶果然又塞了,而且是在他们想起要买一个新吸把之前就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塞了。

本来想继续猜拳大战三百回合的于半珊,忽然听到郝眉主动说,我去借我去借,我去找KO借!

这抑扬顿挫,这迫不及待,这欢欣鼓舞。

行吧,今晚的宵夜又是于半珊对影成三人。

 

9、

于半珊发现有点不对劲,他们家的马桶虽然经常堵,但从来没有像最近这么频繁。

周一堵完周三堵,周三堵完周五堵,堵完又塞,塞了复堵,真把自己当成晚高峰的一环了。郝眉今天借吸把找KO,明天还吸把找KO,天天KOKOKO,就是忘了买新的吸把。

 

“不如你直接把它留在家里得了。”在第N次郝眉准备下楼还吸把的时候,于半珊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说。反正不用他来通马桶,爱堵就堵吧。

郝眉一边穿鞋一边道:“万一KO家的马桶也堵了呢?”

“你以为谁的马桶都像咱家的这样啊?”于半珊翻着手机的通讯里,“我找房东问问能不能换个马桶。”

 

10、

房东说,自费。

所以今天,又是马桶堵塞的一天。

 

……不过今天堵塞的是KO家的马桶。

你问于半珊为什么知道?因为KO第一时间来找郝眉了啊。

 

——鬼知道吸把就在他家里,为什么还要来找郝眉帮忙,当今社会的邻里关系就是这么耐人寻味。

 

11、

这次的通马桶大业完成得极为迅速,而郝眉也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居然提着酒菜回来找于半珊了。

于半珊在心里起码原谅了郝眉长达一秒。结果发现自己也就是个陪衬,郝眉从来藏不住事,难过与不难过都极容易从脸上看出来。这点度数郝眉喝不倒,就是想趁着酒意跟亲兄弟吐露一下真心,醒了以后还能装醉不尴尬。

于半珊心知肚明,一只手拿着酒杯,一只手伸到底下给还在读研的前舍友丘永侯通风报信:“感觉眉哥要搞大新闻。”

郝眉终于喝得仿佛上头一般满脸通红,于半珊见时机成熟,把自己杯里的酒匀了一点给他:“眉哥啊,生活艰难,有什么事不能跟兄弟说的呢。”

郝眉拿着酒杯的手有点抖,眼看就要一脸栽进面前那碟红油猪耳里,还差一厘米的时候及时刹车,于半珊顺手按掉了刚开的照相模式。

“老于啊……”郝眉摇头晃脑,好像真醉了,“我好像……好像……有点喜欢我们楼下。”

 

于半珊当机一秒:“你说的是……KO?男的?”

郝眉豁出去了一般:“对。”

 

于半珊瞬间也好像喝高了一样手抖,半天没把信息给发出去。他拍了拍郝眉的肩膀,语重心长,循循善诱:“郝眉啊,你确定你对KO的感情,跟你和我的革命友谊是不一样的?”

“嗯!”郝眉用力点了点头,“我愿意……我愿意跟他一起修马桶!”


tbc

吸把=皮搋子,叫法不同……

评论(26)
热度(201)
  1. 撩吧青风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