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41-45)

41、

可以行走以后厉逍说什么也不愿意待在疗养院了,宁愿每日不辞劳苦让人送他回来复健,谁也拗不过他。厉睿本打算请个人照顾他的起居,被厉逍拒绝了,到最后也就请了一个司机。

 

连林一木都被他赶走了。原话是说从来没有在一起待这么久,两看相厌。林一木能读懂他背后藏着的以免打扰他工作的意思。虽然厉逍还没恢复到能够练舞,但是很多工作都可以陆陆续续恢复了。

——哪怕他没有工作,林一木也能给他安排。

 

林一木的电影剧本果然如约在厉逍回到家的那一天完成了。林一木把剧本装订好交给厉逍,厉逍之前一个字都没看过,忽然就拿到了厚厚的一沓纸:“你,说真的?”

“真的。”林一木肯定道,“只要你愿意,到时候自然会有人联系你的经纪人。”

 

“如果我拒绝呢?”厉逍挑眉问。

“那我就再写一本,”林一木笑道,“但世界上只有你长得像我电影里的人。”

 

厉逍随手翻了一几页,复又合上:“这部戏我会接的——作为这些天的感谢。”

林一木大笑起来:“你先看看吧。”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剧本。

 

“我不要你谢我,我就要你爱它。”

 

 

42、

在这部名为《烟火》的电影八字还没有一撇的时候,内定的男主角表示愿意听编剧讲一讲剧本。

整部《烟火》只有两个角色:一个鼎鼎大名的摄影师和一个籍籍无名的小痞子,林一木甚至并没有给他俩取名字。厉逍翻了翻,问林一木:“你想找谁跟我搭戏?”

林一木笑一笑,把一支削到只有拇指长的铅笔顺手别上耳朵:“你怎么不问我希望你演哪个角色?”

 

厉逍迅速读完了第一幕的台本,讲的是两人的初遇,简直是他和林一木初见的修改版:小痞子在酒吧里跟人发生了口角,被狼狈地揍了一顿。他在洗手间里清理的时候,被在人群里观察了他很久的摄影师搭讪,并被邀请成为他的模特。

“痞子。”厉逍一口咬定。

“算你答对了一半。”林一木答。

厉逍笑着摇摇头:“我好歹真实身份还是厉逍,这小瘪三最后翻身做人了没有?”

“你以为我会给你写成古惑仔吗?”林一木摊摊手,“抱歉,这是一个活得非常卑微的小角色,二十多年来活着是他做过的唯一成功的事情。”

厉逍陷在了沙发里,林一木继续道:“真正的大明星才能演好小角色。”

厉逍不置可否,把剧本往后翻了翻:“那摄影师呢?”

“他有钱也有才华,但是小时候受过伤,脸上留下了疤痕。”林一木解释道,“之所以在酒吧遇见小痞子之后要雇他作为模特,是因为小痞子跟他长得特别像。”

 

“他迷恋自己的长相?”厉逍笑了出来。

“艺术家都对有残缺或者特别完美的东西有偏执。”林一木耸耸肩,“摄影艺术家让自己本身成为创作主体并不少见,他就是想填补这个遗憾。”

 

厉逍上下打量了一下林一木:“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把自己比成了那个摄影师?”

“那也是你啊。”林一木笑道,“电影里虽然有两个角色,但是只有一个演员,都是你。”

 

“我?自恋?”厉逍觉得有点好笑。

“你知道《皇帝长了驴耳朵》这个童话吧?有什么秘密,就对着树洞倾述,而把这棵树的叶子放到嘴边一吹,这个秘密就会被说出来。”林一木戳了戳自己的心口,“有个人啊,就在我林一木这棵大树的心里挖了一个洞,放了一个秘密。”

“每次我见到他的时候,就只能把这个秘密一字不漏地说出来了。”

——“厉逍喜欢他自己的一切,尤其是全宇宙最帅的林一木。”

 

 

43、

厉逍举起上百页的台本,这意味着里面所有的台词都属于他。他又气又笑,用剧本的一角指了指林一木的方向,摇摇头:“你比我自恋多了。”

“过奖。”林一木作了个揖,“这两个角色,本来就既是你,也是我。”

“我觉得你这次失策了,”厉逍放松身体,半身都陷进了沙发里,没受伤的那只脚一抬,就顺势搭在了林一木的大腿上,“这样的设计,哪怕有替身,剪辑师也会想把你大卸八块。”

“这事挺有挑战性的,我相信有人愿意做。”林一木得意地一笑,“而且我肯定不跟组,跟组的编剧都没有好果子吃。”

 

开溜的时候比谁都快,厉逍嘁他一声,曲起腿踩到了林一木的腿上。林一木伸手捏了捏他的膝盖:“这时间好好养病,别乱跑,离开拍还有很长时间。这个故事写完就不属于我了,现在交给你,之后的就靠你跟导演了。”

“你就不怕我把它演砸?”厉逍冲林一木挑挑眉。

“ESE的大少爷会自砸招牌么?”林一木道,“况且到时候票房惨淡,哭的也是投资方爸爸。”

 

“但愿那个被你找上的倒霉蛋不是我哥。”

“难说,”林一木笑道,“毕竟我还欠你大哥一条腿。”

厉逍笑着伸腿企图踹他一脚,被林一木晃过。厉逍正打算坐起来,却牵动了伤腿,始终没办法像之前那样灵活,因失衡他往旁边歪了一下,林一木眼疾手快地揽过他的肩膀,厉逍的手顺势也搭上了他的左肩,两人近得脸贴脸。

 

“等你完全好了,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林一木忽然问。

厉逍注视着前方,坚定地说道:“回我摔下来的地方重开演唱会。”

 

“你不恨那个舞台吗?”林一木问。

厉逍莫名其妙地望着他:“我恨舞台干什么?偷工减料的人都处理完了,我巴不得现在就重新站上去。”

 

林一木把手臂收得更紧了,用自己毛毛躁躁的胡茬去蹭厉逍的侧脸:“记得到时候给我留一张票,带唇印的那种。”

厉逍用自己的下巴顶开林一木,凑上去咬了咬他的嘴唇:“唇印没有,只附赠签名。”

 

 

44、

复健的日子也是枯燥乏味,好在还能让厉逍碰一碰钢琴。经纪人依旧保持着一定的频率来探望他——即使厉逍早就给她放了假。

那天经纪人来的时候厉逍已经做完康复练习回来,正坐在钢琴边记谱子。厉逍很少带录音笔,有灵感的时候会尽早找钢琴校音,一般只要能流畅地弹两三遍,他就能记住大概。

经纪人有厉逍家的钥匙,进来后见他一副专注的样子也没有打扰。她轻手轻脚地在木地板旁边坐下,钢琴边散落着一些木铅笔——厉逍总会忘记买自动铅笔的笔芯,最后还是选择了普通铅笔。

只不过他连削铅笔这种小事也经常记不起来。散落的笔多已经钝掉或者断了一截笔芯,经纪人低头看了一下,一时也没从这片狼藉里找到转笔刀。她拿出了随身带着的小刀,代替厉逍做这些繁琐的工作。

写完一段,厉逍回过神,转头就看到经纪人手法娴熟地用小刀在帮他削铅笔。对一直依靠转笔刀的厉逍来说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技能,他盯着看了一会,经纪人察觉了,抬头冲他笑笑:“不难,跟削眉笔一个道理。”

厉逍接过经纪人削好的一支笔,她是顺着铅笔六棱面往下削的,削出来也恰好齐整的六个平面,非常好看。厉逍试着在白纸上画了几笔,竟然也跟机削的使用效果类似。他给了经纪人一个眼神表示满意,接过对方却把手机递给了他:“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或者需不需要记得,不过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哦?”

 

厉逍低头看到了经纪人的微博页面,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首页。他笑一声,什么也没说便把把手机还回去,弯身又拾起一支笔递给经纪人:“再削一次给我看。”

“嗯?”经纪人有些诧异。

“我想学。”

 

 

45、


【并没有黄色废料但是有屏蔽关键词的一章,点我★】




tbc


*迷迷糊糊之中写出了非常不好看的一章,感谢各位之前的关心,下次更新完结。


评论(1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