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完结)

46、

林一木开门的时候,厉逍的房间里一片黑暗。他刚按开玄关的灯,就听到一把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别开灯!”

林一木顺从地把灯又关上:“你在搞什么名堂?要把惊喜变成惊吓吗?”

“你来阳台。”厉逍依然没有出现,但他的声音里有种恶作剧的小鬼特有的喜悦。

 

林一木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接近十一点了。他扶着墙从玄关走进客厅,与客厅相连的阳台没有拉上窗帘,月光铺了一地。而屋子的主人此时正站在阳台上,背靠着栏杆,双手塞满了手持烟花。他的脚边一片狼藉——有的已经烧完只剩残骸,也有的正等待绽放。厉逍在月光下晃了晃他手里滋滋燃烧的烟火,烟花的光芒映得他的笑容也明明灭灭。林一木站在客厅看得有些发愣,厉逍低头看了看存货:“你再不来我就烧完了。”

林一木笑,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一支冷烟火:“今儿又不是过年,你从哪里弄的?”

“让人掏空了之前给演唱会的存货。”厉逍耸耸肩,朝林一木咧咧嘴角,“五千支,偶尔也假公济私一下。”

 

“很好看,”林一木握住了厉逍一只举着烟火的手:“但是这么多,我俩就在这烧一晚上?”

“谁说要一支一支烧了?”厉逍笑一声,把刚熄灭的一支顺手扔到了地上。

 

“听我吩咐,”厉逍舔舔嘴唇,“保证让你终身难忘。”

 

 

47、

小痞子穿着破烂的衣衫,蹲在一个巨大的土坑里,而那个重金邀请他的摄影师正趴在坑的边缘用镜头对着他。

他哭笑不得,向镜头比了一个叉:“我以为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吃香喝辣拍照片的,为什么变成了陪你搞这种不明所以的艺术创作?”

“我不是那种拍时尚大片的摄影师,”摄影师从机器后面探出头,用手势示意他往左一点,“跟着我任何事情都能变成修行。”

“那我要得道升仙了吗?”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摄影师笑着说,“这组片子的主题是埋葬。”

 

“哦——”小痞子拖长了声音,“我除了有在你看来跟你相似的完美外貌,剩下的都劣迹斑斑,所以想让我来诠释这个主题?”

仿佛被猜透了心事,摄影师愣了一下,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我没那么好,你也没那么差。”

 

“哈哈,”小痞子抓了一把黄土,兜头撒下:“我是这么想的,恐怕你反而不是。”

 

 

48、

“一千支一扎,用这个绑紧,千万别散了。”厉逍把一捆胶带扔给了林一木。他背靠着阳台的栅栏,拿过了脚边的铁丝。他俩好像谁也没想起还可以开灯,只是就着明亮的月光就开始了手里的活。倏忽林一木还是觉得光线不够,他点开了手机电筒,转头看到正坐在地上扭铁丝的厉逍,手指上缠了一块创可贴。

“手怎么了?”林一木一手握着足够数量的冷烟火,胶带被他用牙齿咬开一头。

“一点小事。”厉逍屈起那只被划伤的手指,试图不让它再暴露在林一木的目光下,他伸手到口袋里摸出了一支削好的铅笔:“给你的。”

 

林一木接过来打量了一下:“这算是……给我的生日礼物?为什么是铅笔?”

“因为是木头做的?”厉逍自己也觉得突然的念头很好笑,其实他只是想起了那支被林一木别在耳朵上的很短的铅笔,“反正你也不缺什么。”

“铅笔挺好的。”林一木笑笑,“不过以后别再因为这种小事搞伤自己了。”

 

被一眼识破的厉逍没回他,用扭好的铁丝加固了被林一木缠好的一捧冷烟火。林一木盯着他的手:“不然我又要给你写一本剧本了。”

“真是委屈林老师了。”厉逍皮笑肉不笑地答。林一木大笑几声,接过被厉逍捆好的那捧冷烟火,就像接过一捧玫瑰花:“不委屈,今天才是劳烦厉少爷费心了。”

 

准备工作全部做好之后厉逍指使林一木把烟火都搬上了车尾箱,还到院子里的花盆边拿了两块垫脚的砖块。厉逍很少在家,花园一般是请来的保洁工人帮忙打理,称不上多好看,最多算是不杂乱。林一木摘下一张已经枯萎的叶子,厉逍不忙不急,慢悠悠地从楼上下来,看到寿星正站在自己的车旁边冲他挥手:“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折腾的生日。”

 

“十二点过了。”厉逍看了看表,“现在不是你生日了,走吧。”

 

林一木一时语塞,坐进驾驶室,问正在副驾驶系安全带的厉逍:“一千支冷烟火释放的效果,你以前看过?”

“没有,”厉逍摇了摇头,“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因为你,”林一木顿了顿,“一定会很美很美。”

 

 

49、

他们来到了厉逍家所在的高档住宅区后面的一块未开发的荒地。林一木清理出一块稍微平整又没有过多杂草的地方,厉逍正在后尾箱清点东西。

 

“你们这里不禁烟花爆竹吧?”林一木问他。

“不知道,”厉逍如实回答,“不过后备箱里有矿泉水。”

“出什么大事我们就是明日头条了,能报道一周那种。”林一木笑说,“横跨生活、娱乐和法制三大板块。”

 

厉逍远远地把打火机甩给了林一木:“跟我上头条?那你应该感觉到荣幸。”

“三生有幸。”林一木跑过来,把该准备的东西都搬出来。厉逍走不快,干脆就一直站在车边看他忙碌。他刚读完《烟火》的剧本,还有很多场景印象尤深:摄影师为了创作带小痞子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一路上险象环生,他们迷路、受伤、被骗,经历过许多乱七八糟的事。到最后一组片子拍完的时候,他俩身上所有的行李都丢失了,只剩相机和50块钱。

在异乡的寒冷夜晚,50块钱显然不足以让他们找到一个可以栖居的地方。那天恰好是一个节日,他们坐在城市的中心广场边,夜空中烟花无比喜庆。

小痞子裹紧了他单薄的外衣,对身边的人说:“遇见你之后,我经历的每一件事都伴随着痛苦。”

“是吗?”摄影师只是抱紧了怀中的相机,“我觉得每一件事都特别有趣。”

 

那个在不远处忙碌着的人站起来让厉逍检阅他搭起来的“炮台”是否合格。厉逍捏了捏自己的刚用零散的冷烟火做的引子,慢腾腾却又坚定向林一木走过去。在遇到林一木之前他经历的事情都是顺利美满的,从未有人能把他的情绪如此拿捏在手,让他高兴也让他无奈,让他牵肠挂肚也让他付之信任,让他溃不成军也让他愈发坚强。

厉逍把引子交到了林一木手中:“生日快乐,可以点蜡烛了。”

 

“你先走远一点。”林一木摸了摸他的头发。他蹲下来把引子插到了烟火束正中,看着厉逍已经退回到车边,林一木迅速点燃了烟火。在火苗蹿起的一瞬间林一木转身飞奔到了厉逍的身边,引子燃烧需要一点时间,在林一木转身过来的一刻,一千支被点燃的冷烟火瞬时喷射而起,绚烂的火光霎时照亮了天际。原本一支单薄的烟花被握在手里的时候,释放的光芒就像萤火虫一样温柔。而当上千支聚集在一起之后,却如火山喷发般爆发出胜昔万倍的明丽光彩,在短短的时间内带着万死不辞气势燃放殆尽。

 

林一木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看过这么壮丽的烟火,短短的十几秒仿佛过了一万年。难以言表的震撼让他感觉自己在夜晚的凉风中微微颤抖,他握紧了身边厉逍的手,而厉逍则用同样的力道回握他。

 

“还有两束,”连这个创意的策划人的声音也是颤抖的,“不继续?”

林一木沉默地点点头,但是他却没有动。他扭头看了看厉逍的脸,微笑问到:“你很喜欢烟火,是吗?”

“你指哪个?”

“两个都是。”

 

“这种事,”厉逍挑了挑眉毛,“自己去电影里找答案。”


 

 

50、

阔别舞台将近三年,厉逍又重新站在他当初发生意外的地方。

 

舞台之下人头攒动,歌迷们整齐划一地挥动着荧光棒,欢迎他们等待已久的人归来。上万支荧光棒在夜空之下汇成了彩色的河流,经历过激流和浅滩,他终于等来大道康庄。

 

林一木依旧坐在第一排,舞台上这个活力四射的人比三年前更让他移不开目光。彼时《烟火》上映已久,而他依然记得在试映时看到的最后一幕,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跟那夜的烟火一样让他终身难忘。

 

电影的最后一幕,摄影师和小痞子肩并肩,看着小痞子拿着他们最后的一点钱买的烟花点亮了整个夜空。在美丽即将消逝的时候,摄影师问出了电影的最后一句话:“你很喜欢烟火?精彩过后满地狼藉。”

剧本原本到这里戛然而止,而屏幕上小痞子却忽然转过头,冲着镜头狡黠一笑。

 

“烟火绚烂而短暂,但我对美丽的爱是永恒的。”

 




 


全文完






*厉逍的一千支冷烟火的创意来自于Youtube频道的SlivkiShow,有机会上油管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视频(点我),效果真的非常震撼!没办法上油管的朋友可以看一下释放的时候的截图→点我❤

评论(34)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