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地羽]冬季(1)

*刘地X羽早川

*各种中二设定(本章)均遵循原作《都市妖奇谈》和《男神执事团》(除了羽早川完成原作任务后的结局做了修改)。

一、

常言道:六月飞雪,必有冤情。

 

六月海边的艳阳下,刘地——此时暂时应该叫薛瞳,正穿着一身性感的比基尼驾驶着水上摩托艇,无视之前海边管理人员的警告,往海域禁区驶去。薛瞳两条漂亮的长腿分折在摩托艇的两侧,翻起的白色浪花打在身上带来丝丝凉意。托模特孙倩的福,她还化了个保证风里浪里不会花成猫脸的防水的妆——把自己打扮得足够迷人了,才去对付海域中心那个棘手的妖怪。

 

一路上男人的目光像是被嚼过的口香糖一样又黏又脏,刘地何尝不想坐在海滩边穿个凉拖花裤衩文明观球,但是一些立新市的不速之客总是不让他省心。天气刚热起来,数个年轻姑娘就不幸殒命于那片稍远的海域,不得其解的人类只好把它列为禁区,但刘地一查就知道是什么情况,所以才假扮了今天这个不要命的漂亮妞。

他在立新市生活了三百年,说世界和平好像太英雄主义,也就致力于一下人和妖的科学发展共同促进吧。

 

刚穿越警戒线薛瞳就明显发觉海水的流向发生了变化,一个不自然的漩涡以极快的速度在他的前方不远处扩大开来。这个地方离游人集聚的岸边已经有些距离了,但是她的摩托艇太显眼了,发现她越界之后着急的救援队就开始往这边行驶。薛瞳一边控制着摩托艇以免被漩涡卷进去,一边向漩涡中心那个兴风作浪的妖怪抛了一个极具挑衅的媚眼:“别躲躲藏藏的,出来吧。”

巨浪应声而起,瞬间乌云压城天色昏暗,薛瞳仰面看到水幕之中那只乌贼妖色眯眯的脸,她轻蔑地站在摩托艇上朝他勾勾手指,正欲恢复成刘地的模样,忽然感觉到了突然而至的寒冷。天空中的那轮烈日已经被乌云遮得完全没有了踪影,柳絮一般的雪花纷飞而下。

 

下雪了?

薛瞳一个分神,巨大的冲击波就将她从刚才勉强站立着的地方弹开了。薛瞳心里暗骂一声,正欲在这惨烈的抛物线中调整自己的姿势,后背就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个人温暖的胸膛,那人竟顺势把她揽在怀里。第一反应是腹背受敌,薛瞳迅速转头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容俊秀穿着整齐西装的年轻男子,似乎不敢直视穿着暴露妆容艳丽的薛瞳,他的眼神越过薛瞳的脸落到了后方,但手上却一点也没有松开。

他们安全地落到了地上,这时候薛瞳才发现在短短的几秒,整片海域竟然已经因这场莫名其妙的雪结了冰。

 

“你没事吧?”男子低声问。

“好的很。”薛瞳狡黠地一笑,跃到冰面上恢复成为刘地。男子眼看着这个他英雄救美回来的漂亮女子瞬间变成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不好意思,这才是真正的我。”刘地侧头往后拨了拨头发,“你挺聪明的啊,想到把那只该死的大乌贼妖冻起来。”刘地指了指此时已经被无情地冰冻在自己营造起来的水幕中的妖,向男子伸出了手:“我叫刘地,谢谢你的帮忙。”

“我是羽早川。”男子回握了刘地的手,显然仍处在迷惑当中,他皱了皱眉头。

 

刘地在他们两人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偷偷加深了力度。今天绝对是他七百年生涯中最糗的一天——他做了七百年的妖,在某天假作了人妖,然后竟然被一个从天而降自带特效的英俊男人以公主抱的形式救了下来。

 

在刘地七百年妖生的无聊时间里,也是看过那些地摊文学打发时间的:明明按照他这样帅气逼人妖力高超风流倜傥的人设,他才是那个接住步步生莲、生气的时候头发会变成蓝色、哭泣的时候眼睛里会流出珍珠的绝世美丽女主的完美男主。

……这样的情节发展简直违背和谐社会精神文明建设。

 

“你刚才……把那玩意叫作什么?”好不容易从刘地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羽早川试图平静了一下表情,指了指不远处的巨大冰柱。

“乌贼妖。”刘地看了他一眼,“你的法力挺强的嘛,也想在立新市住下来?”

 

“法力?”羽早川莫名其妙地望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这是妖怪?”

“我就是妖。”刘地摸遍了自己的衣服口袋,总算找到了一根棒棒糖,他把糖叼在嘴里,吊儿郎当地搭上了羽早川的肩膀,羽早川那一丝不苟的西装被他压出了一道痕迹。

“难道你跟周影那小子一样想做人,想到连自己妖的身份都忘记了?”

 

“不,我不是妖。”羽早川斟酌着语言,刘地好像没在听他说话,他环视着四周,终于又发现了不对劲。这场突然而至的六月大雪不止冻住了那个乌贼妖,更是把整个海边都冻住了,甚至是冻走了——原本人声鼎沸的海滩,此时白茫茫的一片,只剩下刘地和羽早川两人。

 

刘地忽感不妙,他伸手捏住了羽早川的后颈,低声喝他:“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预谋?从实招来。”

羽早川挺直胸膛,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多大波澜,用他一成不变的声线回答道:“我原本是血媒家族的执事。在帮助我的前任主人恢复血灵的能力后,本来应该消失,但现在被流放到某个时空里了,我也并不清楚我自己在哪里。”

刘地听得一头雾水:“雪媒?雪灵?什么玩意?管下雪的?”

 

“是血媒。”羽早川更正道,“血媒家族是拥有操控时空能力的古老家族。”

刘地活了七百年没听说过这么唯心的东西——好歹他们这些个妖魔鬼怪还能追本溯源到山海经——但是羽早川看起来并没有欺骗他的意思,刘地放开了他,咬着棒棒糖的小棍子上下打量他:“那你也能操控时空了?”

“曾经我可以自由穿梭时空。”羽早川向刘地展示了一下他随身携带的陀螺,“但是现在我的能力已经被大大削弱,时空和我变成了互相影响。”

“这场雪不是我下的,倒不如是说,时空把冬天的我流放到立新市来了。”

 

刘地噗嗤一声笑出来:“冬天的羽早川?也就是说还有春夏秋的羽早川?假如我遇到春天的羽早川,把他埋起来,秋天是不是变成一窝羽早川了?”

“……”羽早川沉默半秒,“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你啊。”刘地偏头一笑,一只手抚上了羽早川的侧脸,另一只手拿掉了含到一半的糖。羽早川疑惑着望着刘地——他是薛瞳的时候明丽美艳,是刘地的时候也英俊过人——就在他微微分神的时候,一双温热的嘴唇就贴了上来。

“这是立新市的欢迎礼。”刘地放开他,话音刚落又把唇压了上来——像是为了向一直在发愣的羽早川证明他确实被吻了,刘地响亮地吮吸了一下他的下唇。

“这是告别礼。”

嘴巴里有糖的味道,羽早川皱着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忽然听到刘地嗓音低沉地伏在他耳边说话,呼出的热气喷到了他的面颊上。

 

“然后就滚吧,把我的城市还给我。”




tbc


原本给中二组这篇取了一个神tm雷的名字:《都市爱情、奇幻悬疑、搞笑穿越杰克苏耽美故事》。我觉得hin合适来着,但是写得不够搞笑,怕被痛打,于是从心(怂怂)地改回了《冬季》。

《冬季》也挺好的,假如有番外肯定叫《大约在冬季》。

可是我还是好喜欢那个题目啊,我一辈子取题目的功力都在那里了。

评论(24)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