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地羽]冬季(2)

*刘地X羽早川

*作者为了搞事已经进入xjb扯状态,随便看看(。

二、

 

“立新市没有消失。”面对刘地的逐客令,羽早川双手抱胸道,“但是现在被我的时空覆盖了,所以你才看不见他们。”

“有区别么?”刘地环视了一下白雪皑皑的周围,“而且为什么我没有被你的时空覆盖?”

 

“恰恰相反,你是被影响最严重的人。”羽早川冷静道,“在立新市自己的时间和空间线上,其实是你消失了。和你有关的人和事,会因为关系的亲疏或多或少也受到影响。”

刘地皮笑肉不笑:“够霸道的,还连坐。”

 

羽早川没有辩解,他低头咬伤了自己的拇指,对血腥味一向敏感的地狼警惕地看了他一眼。羽早川提起自己的陀螺,他的神情严肃:“我不确定是否会成功,但是必须一试。”

往前倒上千年,那时候刘地还没出生,但是他听过不少老一辈作妖的时候,见到人类所谓的斩妖除魔祈求平安的仪式,在他们这些妖怪看来就像滑稽的木偶戏,聚会的时候模仿一下能笑倒一片。后来人类不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反而让他们这些妖怪少了谈资。

虽然羽早川说他是血煤的执事——在刘地看来就是个有特殊能力的人类而已——而这个人类现在把自己的指血擦到了陀螺上,执着地念着咒语,在刘地眼里新鲜又荒唐。在羽早川最后一个话音落下的时候,刘地还是期待过发生什么让他大开眼界的事,但是羽早川的右手一松,陀螺带着血迹掉到了白雪上。

除了羽早川瞬间变得阴沉的表情,什么都没有变化。

 

羽早川蹲下来,从雪地上缓慢地把银色的陀螺捡起来握在手心,刘地发现他的手指关节已经冻得通红。作为一个被无辜波及的受害者,他突然倒是有点同情起始作俑者。

“刘地!你们在干嘛呢?”忽然熟悉的声音响起,刘地转身一看,周影带着火儿赶来过来。想来这场雪是绝对冻不住火儿的,而没肉身的影魅自然也不会受影响。

“这位是?”周影一眼看到了羽早川。

刘地耸耸肩:“人形自走雪灾制造机。”

 

羽早川抬头看了周影一眼,点了点头。周影愣了一下,迟钝地分析一下刘地语句里的比喻手法:“突然下雪……就是因为他?”

“这个解释起来很复杂,”刘地叹了一口气,“海滩的情况怎么样?”

“下雪之后,人就都不见了。”周影道,“我让火儿融化了一片冰,但是冰下面什么都没有。”

 

看来周影是因为他的关系也被带到羽早川的时空里了,刘地正打算继续问责羽早川,却发现他紧皱眉头,一脸痛苦的表情。嘴巴里念念有词。他的右手正压在胸口,紧紧攥着自己的陀螺,鲜血从手心淌下来,滴在了白雪之上,触目惊心。

“喂……”刘地刚想叫他,忽然发现乌云变薄,几缕阳光洒了下来,海水流动的声音响亮地从脚底下传来。

冰……开始融化了?

 

“好了。”羽早川疲惫地长吁一口气,陀螺从他手中掉下来,他弯着身子撑着膝盖,满头是汗。刘地上前一步扶住了羽早川,四周的雪开始逐渐消失,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周影注意那个快要从冰柱里逃脱的妖怪:“今晚的烤乌贼,吃不吃得上靠你了。”

周影应声而去,羽早川平静了一些,他抬头看了看稀薄的阳光:“我想办法把我自己的时空和立新市的接上了,现在你会重叠处于两个时空当中。”

“重叠?什么意思?”刘地大声问他,因为融冰海水咆哮的声音实在太吵了,“你爱上我了?就不肯放过我?”

“我现在没办法让你从我自己的时空里出去。”羽早川冷静地说,“以前我穿梭时空的方法是制造梦境,但是现在我自己也没办法在梦里醒过来。”

刘地呵呵笑了一声:“那关我什么事啊?你见我长得帅,做的是春梦?”

 

羽早川几乎翻了一个白眼:“因为你是我在这个时空接触的第一个人。现在我只能尽量让重叠时空的影响缩小到你我之间。”

“你我之间?”

“我的时空对另一时空的影响,现在被控制在以我为圆心,以你我之间的距离为半径的圆圈内。”羽早川已经恢复过来,他捡起陀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如果你现在跑到立新市的那一头,那整个立新市都会被我的时空再次覆盖。”

“好吧。”刘地冷笑了一下,“意思就是你像橡皮糖一样黏上我了对不对?”

“非常不幸,正是如此。”羽早川抱胸,看了看四周,“这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倒霉的事。”

 

刘地凶狠地在羽早川眼前晃了晃食指:“小子,要不是你长得还行,你就是今晚我们的下酒菜。”

羽早川神色自若,他往外迈了几步,离刘地稍微远了一点:“我劝你注意一下脚下。”

 

“刘地!”周影正提着他们的晚餐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一块浮冰之上,刘地因他一声的唤转过头去,结果下一秒就脚下一滑,掉进了海里。

——该死的冰居然在这个时候融了。

 

羽早川移开了目光,他朝周影伸出手,稍微抿了抿嘴角。

 

“我是羽早川。”

“不好意思,立新市的冬天要持续一阵子了。”


tbc

评论(2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