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地羽]冬季(3)

*刘地X羽早川


三、

 

刘地正披着大衣窝在沙发里打手机游戏,火儿这目睹了他掉进海水里全过程的毕方小崽子一边在他脑袋旁边盘旋,一边用嘲讽的语气喊他:“地狗,地狗!”

刘地翻了一个白眼,呵斥火儿这种事他已经懒得做了,每次都会被周影以“火儿还是个孩子”为理由让他不要计较,他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

——问题是后来连南羽都叫他“地狗”了,世风日下妖心不古,他这个立新市一哥,地狼的雄威真是连渣都不剩了。

 

坐在他对面正在帮周影搅拌谜之酱汁的羽早川听到火儿的话,停下了手里的活,抬头问火儿:“狗会感冒吗?”

“我他妈是狼!”刘地忍无可忍,暂停了游戏。被羽早川算计了一道掉进海里这种事已经够丢人的了,打死他都不想称呼他为“地狗”的大军里又多一人。

“你也给我记清楚。”刘地喝了一声火儿,直接导致对方“地狗”叫得更欢了。

 

羽早川在这欢快的背景音乐里低下头继续他的工作。周影跟他意外处得来,也相当欢迎这个人类住进他们家里。羽早川自然成为了又开始研究人类菜谱的周影的助手,刘地结束完胜的一局,终于想起要观察一下羽早川手里的东西——然后他决绝地站了起来:“吃这玩意?我还是出去泡妞吧。”

 

羽早川在手里的黑暗酱汁和刘地之间抉择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周影从厨房里望了他们一眼,并不惊讶刘地的反应,反而看起来更可惜他的人类学习对象也要被带走了。刘地转身望了一下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的羽早川,忽然就想起了之前羽早川的话。他往外走了一步,羽早川也跟上一步。

刘地站住了:“如果有人站在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

 

“也会被带进我的时空。”羽早川说,“如果他不像你一样有法力,可能会被永远锁在我的时空,连处于重叠态都做不到。”

“你的时空?”

“万籁俱寂的冬天,只有我一个人。”羽早川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锁在那里,不过又被流放到立新市也算是奇遇一桩。

“一个人啊?是挺寂寞的。”刘地感叹一句,咧嘴一笑,顺手搭上了羽早川的肩膀,“反正你也得跟着我,哥带你去看看花花世界?”

这肩膀一搭,羽早川就把刚到嘴边的“现在还有你”咽下去了。

 

真到地儿了,刘地和羽早川其实都有点后悔。

刘地后悔是后悔在,羽早川必须得坐在他的一侧——他喝了两口被调得五颜六色的酒精,左手搂过36D化着大浓妆的黑长直陪酒,右手一伸,就是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妈的,搂错了。

羽早川后悔是后悔在,这里的酒太难喝,这里的女人香水味太重——他的前主人只是个女高中生,日常与这类艳俗之地无缘;来立新市第一面见的是她们的同行里的佼佼者、名妓薛瞳,要挑这环境的话有一百个不满意,最后表情露出来,就差把逼良为娼写到脸上。

被刘地揽着的女人给他又斟了点酒,嗲声嗲气地:“地哥,以前很少见你带朋友过来玩呀?”

刘地笑两声,转头看到羽早川一副壮士就义的僵直模样,他伸手解开了羽早川西装上的两颗扣子:“我们是来玩的,不是来当服务生的。”

 

又反应过来羽早川以前是个执事,刘地自己笑了一下,把一小杯酒递给了羽早川。羽早川抿了一口,回他一个挑剔的眼神:“不好喝。”

“你这人真没劲。”刘地摇头,瞬时间兴致也降下去不少。他站起来表示要上个洗手间,羽早川也跟了上来。他们同时进了隔间,刘地的裤链拉到一半,听到隔壁有声音,就莫名其妙停了手。刘地其实并不想方便,他就是好玩——等羽早川完事了,刘地把自己那根东西塞回去,他敲了敲隔板:“咱们厕所都得一起上,是不是晚上还得睡一个屋?”

“一张床。”羽早川一本正经地补充道。

 

“那就难了。”刘地吹了一声口哨,“我从来不跟我没有上过的人躺在一张床上。”

羽早川已经扭开隔间的门,刘地迅速拉门探头出去,羽早川睨他一眼:“你可以试试。”

 

“试什么?”刘地笑得一脸痞气,羽早川的眼神顺着他的脸一直往下滑,然后无奈移开:“你裤链开了。”

刘地倒是完全不觉得不好意思:“迟早要睡一张床,裤链算什么。”

 

“赶紧回去,免得让人等急了。”羽早川岔开了话题,转身走去洗手。刘地看着镜子里这个人把他刚解开的两个扣子又扣上了,他上前一步站在羽早川身边:“你不喜欢我们就不玩了。”

“很无聊。”羽早川如实评价。

 

刘地嘁一声。他知道按照现在这种情况,有羽早川在,他的春宵是泡汤了,而且是在不可预知的一段时间里一直泡汤。他内心感叹一声,活了七百年,居然一朝强制禁欲,他也是倒霉到没谁了。

羽早川似乎丝毫没有因为破坏了刘地的好事而感觉到愧疚,他打理干净,就自然在一边站得笔直等他。刘地看着他因为执事身份保留下来的一丝不苟的行事风格,跟自己的玩笑不恭完全相反,感觉到非常好笑。

 

“说个正事。”刘地走到羽早川面前,打量他一下,“我俩现在跟涂了糨糊一样分不开,总得跟人解释吧?你那套时空理论太悬乎,借口朋友也越界了点……”

“我可以假扮成你的执事。”羽早川打断他的话。

“假扮?”刘地笑了笑,“为什么不来真的?”

羽早川悠悠地看了他一眼:“主人,我也是要挑的。”

 

刘地被他呛了一句,不怒反笑。他忽地化成了妖娆的薛瞳,手肘自然地搭在羽早川的肩膀上:“好,那我们来排练一下。”

羽早川感觉到自己右眼皮在跳:“为什么要变成薛瞳?”

“你之前的主人不是女的嘛,”薛瞳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我让你回忆一下,跟主人该怎么说话。现在是不是应该对我鞠个躬,然后说些‘我是您的专属执事羽早川,很高兴为您效劳’之类的台词?”

“您都说完了,”羽早川平静道,“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

 

薛瞳用食指绞着发尾,显然对没有亲耳听到这些话感觉到不满:“你再想想,你见到她的第一面,都说了些什么?都跟我说一遍。”

羽早川皱着眉头看了看薛瞳,他回忆起刚才被刘地抱在怀里浓妆艳抹的女人。

 

“恕我直言,”羽早川盯着面前的墙壁,“主人的眼光实在是,太差了。”




tbc




*最后一句出自《男神执事团》第一集,羽早川吐槽女主的男神。

*名妓薛瞳是原作设定,只能说地狗变男变女一样浪(。

评论(1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