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计划外(上)

*剧版KO加入致一到走后门期间剧情衍生。

*作者非程序员,仅有编程经验,若有bug欢迎提出,先行谢过。


全篇请阅:计划外(全篇)



计划外(上)



辞去夜排档的工作,也意味着KO失去了暂住的地方。

加入致一确实是KO突发奇想——他承认因为郝眉不设防的态度让他越发想离他近一点、更近一点,也希望能帮他分担一些压力。KO其实是一个计划性很强的人,作为黑客必须思维缜密滴水不漏,然而在关于郝眉的事情上就会频发“意外”,感情作祟,徒生干扰。

好在他乐在其中。

 

计划外的事还有住宿问题。学历注定KO至今跟朝九晚五坐班制无缘,选择厨师这个职业也够狡猾:一定不会挨饿,老板一般还包住,一次性解决生活两大问题。累是累点,也没几个钱,但是靠着他别的一技之长还是攒了一笔积蓄。给致一白干一年是增加肖奈聘请他的砝码,但没有收入的一年他确实也能养活自己。原本万事俱备,干完最后一班,收拾行李走人的时候,KO知道下一步去致一报道,但忽然发现下半夜睡哪成了一个问题。

以前工作和住宿总是连在一起的,哪怕仅仅是在庆大旁边的夜排档里支一张弹簧床——只要有个地方,他就能睡得着。但是致一不解决员工住宿问题,KO拿着少得可怜的一点行李,晚风吹得他有点懵,转道在庆大附近的小旅馆里开了一间房。

 

KO到致一报道,开始于郝眉的一句“你们谁点外卖了”,结束于郝眉的“我的吃饭问题我上哪解决”,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紧扣着他们之前每次见面的主题。奈何KO只有一个,不能复制成一双,分了本末,爱莫能助。好在郝眉对新同事的到来还是欢喜居多,交代完公司基本的事项夜更深,他困意连连,临上出租车前打着哈欠,一句“明天见”喃喃像梦呓。关了车门他才想起肖总的特赦,补的一句“不来也行”被油门声卷进车轮底。

KO例行晚班到深夜,又习惯了昼伏夜出写代码,下半夜躺在小旅馆的床上生物钟持续作怪。脑子太清醒,一闭眼耳朵边就响起郝眉的话,KO拢了拢身上的那床被子——还是郝眉留下的那床,假装意识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梦境。

 

第二天KO准时到了致一,别的员工也听说了今天有个新同事,见到陌生的面孔倒是都不见外地跟他打招呼。KO本来就不善言辞,又努力抵抗着生物钟,他本来也没什么表情库储备,稍显疲乏地均以嗯应声。厉害的程序员十个中有八个半怪胎,能被肖奈看上的,有阿爽恐女在前,再来个有距离感的反而不是奇事。

KO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刚坐下,就看到郝眉风风火火地端着一杯咖啡顶着黑眼圈冲了进来。一探头发现肖奈隔着玻璃瞟了他一眼,于半珊在另一头嚷嚷:“眉哥,今天迟到了啊!”郝眉看了一眼表,道:“就三分钟!你们昨天溜得快,就留我一个人带KO……”话刚说到这,他下意识地往KO的办公桌望了一眼。KO在电脑屏幕后面抬眼看了看他,郝眉登时笑着响亮地跟他打了一个招呼。

KO回的还是嗯,就是比刚才精神了不少。

 

坐班第一天说不拘谨是假的,尤其像是KO之前几乎不会在人多的地方写代码。但是一旦进入状态好受很多,KO结束了阶段性的工作,起身到茶水间拿一杯喝的,办公区的人来来往往,也有暂时休息的人在插科打诨。KO的前面有个人正在泡茶包,KO没记住他的名字——策划部,或者美术部随便谁,对方听到有人进来,转头看了他一眼,没特殊表示,只是把水壶放回原处:“给你留了半壶水,刚烧的。”他说得自然,于KO倒是种新的体验。

以前的工作,又脏又累,工友都一身戾气;他又是做的最底层的工作,但凡年纪比他大些,或者地位比他高些的人都会对他呼来喝去,好像这样才能找回他们苦于生计而丢掉的尊严。也不是没遇到过态度好的人,但是像致一这样和谐的氛围却实在少有。

归根结底只是KO的出身跟他们不同罢了,这些创业的大学生用的不过是他们一贯对人处事的态度,而KO完全是从世界更肮脏丑陋的一面走出来的。从前他也没有稀罕过这种亲切,但是当真正处于平等之中,KO恍然意识到,这也是郝眉带给他意料之外的东西。

 

只是拿了一杯白开,KO回到座位上的时候,郝眉正丝毫不见外地坐在他的桌子上吃坚果,拿白纸垫着壳。见到他回来了,郝眉绽开一个笑容,自然地把手里的东西往他的方向递:“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KO轻摇头拒绝了他的小零食,简单叙述工作:“就差收尾。”

 

“这么快?!”郝眉有些吃惊,咬开心果差点咬到舌头成伤心果。KO调出编译器的界面给郝眉看,郝眉只是瞟了一眼,忽然笑起来:“我的KO大神啊,用我们以前教授的话说,你这是脸滚键盘啊。”

KO微微蹙眉,不知道哪里让郝眉不满意了。对方放下小零食伸手到他的键盘上,忽然又反应过来,向他征询许可:“不介意?”

“你继续。”KO答。

然而并没有作什么大修改,郝眉只是把KO程序里一段循环结构里的语句进行了分行,并把嵌套的子循环里的命令也调出了一个相对整齐的格式。经过他的修改,这段代码虽然瞬时占据的版面多出一倍,但是马上一目了然起来。

KO顿时明白了郝眉的意思。作为自学成才的野路子,他不需要像他们这些学院派一样交作业让人检阅,一个程序只要能达到他的目的运行起来就是成功的。他是写作者,也是唯一的检查者,代码风格只要自己适应就可以。除非是Python这种依靠缩进定义语句的,别的语言大多数有相应的分隔符,作为黑客,KO自然会因追求速度而放弃格式。

可是他现在不是黑客,只是一个普通程序员。

 

“这已经是最粗糙的格式了……”郝眉一边改一边说,“我相信你写出来的东西肯定没问题,但是如果不写得一目了然一点,在后续的查bug或者代码重构……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啊,可能你连重构都不需要,但是以后让下面的人去维护的时候还是会添麻烦……”

KO沉默着听郝眉说话,郝眉说着说着反而窘迫起来,这样是不是过于冒犯这位能力顶尖的大神?然而作为团队的一员他又不能不考虑整体的效率。KO发现郝眉忽然停了下来,他微微抬眼,对上的是郝眉移游不定的心虚眼神,忽然又觉得好笑,便柔声道:“我知道了。”

他知道他现在已经不是独行侠了。

 

郝眉仿佛获得大赦一般,莫名觉得他俩之间达成了某种进一步的共识。郝眉表达感情的方式相当直接,眼底漾出满满的喜悦,笑容真诚,连爱吃的零食也非要分给KO一份,仿佛这才是“好哥们”的证明。KO象征性地接过一颗杏仁,郝眉则又拿过一颗开心果,刚把壳掰下来,忽然一拍脑袋:“坏了。”

KO单手机械地改着代码格式,余光瞥到郝眉从垫着坚果壳的那张白纸的下面抽出了一张表格。

 

“差点忘了,老三让我给你填下这个。”他因为咀嚼所以声音有点黏糯不清,“还有把你的证件照和身份证复印件给我一下。”

KO伸手接过那张表,扫了一眼:“社会保险登记表?”

“对,新员工,给你办五险一金呢。”郝眉答,肖奈让他负责KO,真是里里外外大大小小都得他来负责。

“五险一金是什么?”KO意外发问。

“你之前都没办过这些吗?”郝眉脱口而出,才忽然想起KO之前的工作环境,必然跟社保无缘,他赶紧转移了话题:“五险就是上面写的养老保险之类的,一金是住房公积金。咱们致一呢虽然小,但是对员工的权益还是很上心的。”

而KO只是看了一眼表格,把它放回到桌面上,轻声说:“我没买过保险,不需要。”

 

对于过惯苦日子的他来说,只有攥在手里的东西才是真的。曾经的日子每活一天都是从老天手里赚到了,更不敢妄想未来,他是绝不会用今天的东西,买保险这种投资未来的玩意。

郝眉因他的态度感到惊讶,但还是坚定地把表格推到他面前,豪气地敲了敲桌面:“你的工资现在打在我卡上,要扣钱也是从我卡里划。你现在只要乖乖把表填了就行了。”

他们对视几秒,KO耐不过郝眉的坚持,又一次拿起表格,但是扫到住址籍贯那一些信息,又摇摇头:“我填不了。”

他没有住址,跟原生家庭有关的记忆也已经很久远了,甚至不愿刻意去想起。郝眉察觉到他一丝犹豫,却又猜不透他的想法,只好嘻嘻哈哈打包票:“你把能填的填了就行,其余的眉哥帮你搞定。”

KO斟酌该如何解释他的复杂情况,郝眉却忽然又思维跳跃:“该不会……其实是你不想让人知道你的真名吧?”

KO实在是因为他的想法而觉得好笑,郝眉却把接收到的那个眼神当成了肯定,他十分够义气地拍拍KO的肩膀:“别怕,我们致一刚成立,也没有像样的人事部,这些事之前都是我们几个兄弟跑的。这次眉哥亲自帮你办,对你负责到底,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连老三都不让他知。”

 

郝眉本来对他的承诺十分满意,谁知立即起了嘘声。致一的办公区除了肖总的办公室都四面通畅,谁有一点动静都听得一清二楚。这不,远远地于半珊就忽然发了声:“啧啧啧,眉哥,你说得这么大声,我们都听到了好吗?”

“你们听到又怎么了?”郝眉嘁一声,“就是让你们知道,这是我跟KO共同的小秘密,你们听到了也不知道具体内容。”

办公室里的起哄更起劲了:“瞧把你嘚瑟的,尾巴都翘上天了啊。”

 

郝眉反嘘他们,挥了挥手,低身跟KO笑说:“他们总是这样,你别介意啊。”

不介意。KO抿了抿嘴角,办公室里的郝眉仍旧是那么神气活现,一个计划外的举动,赚取的还有看到他这一面的机会,也是百分百的值得。

 

KO伸手去拿办公桌上的笔,郝眉忽然蹲了下来,压低声音跟他说话:“KO,我知道你之前说只做一年,但是我很欢迎你能加入我们的事业。所以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未来……”他的目光落在了表格中“保险”两字上,“把我们……致一考虑进未来。”

郝眉总是能不设防地跟KO道出心里话,没想到时隔这么短他就又能享受这项“特权”。这一回,KO回了一个坚定的“嗯”,一瞬间点亮了郝眉的笑容。

KO拿起那张垫过坚果壳的表格,闻起来有奶油、蜜糖和椒盐的味道,又甜又咸。


tbc




----------

*关于KO代码风格脸滚键盘的私设:不知道是剧组不够专业还是故意设计,总之剧里KO的代码风格确实脸滚键盘……后来一想也是有道理的(强行有道理)。

*Python也是一种程序语言,我神烦它的缩进(你走开

*我所知的有公司对代码格式的要求很严格,但是介于之前咨询到的情况,国内学校不太纠结代码风格,可能公司里也没这么严格,所以就让致一随意了一下,程序员互相之间能看懂就行(。

评论(21)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