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一步之遥 (2)

前文: 一步之遥(1)


艳遇总让流浪者的自由之旅锦上添花。

一张狭窄的小床堪堪能让两个人相拥而眠,这平静的时间短又长,KO还未听到常入梦的风声,怀里的人就再度恢复了精神。

KO睁开一只眼睛,月亮刚敛起它的光,莫扎他在昏暗的房间里摸索他的衣服,他们的衣物跟刚才的主人一样抱成一团。光太暗,莫扎他每抽出一件就径直放在鼻子下嗅一嗅,竟靠着这种方法分清了物主。

自个儿的上衣卷内裤就这么被莫扎他甩手扔到了床头,紧接着那人就光着屁股大咧咧坐在床边扣自己的衬衫纽扣。KO坐起来拦腰抱住他,用鼻子头蹭他侧颈温暖的皮肤,试图确认他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味道。他清晰地听到莫扎他咽了一口唾沫,喉结滚动,然后用一只手轻轻把他推开些。

“我现在里里外外都是你的味道,”莫扎他用气声说,给混沌的时刻添加越来越多的暧昧,“你嗅不出别的了。”

他说的是情话亦是实话,他们交换了一个像清晨一样温柔而湿漉漉的吻。

 

KO笃定他的新情人对调情之事绝对擅长。接吻过后莫扎他站起来金鸡独立地跟他的长裤奋斗,KO不像他那样有点晨光就可以精神,他需要抽根烟,或者听听他的老伙计的马达声。

“室内不可以抽烟,”莫扎他像是看穿了他的心事,他跨坐在他的身上又给了他一个轻飘飘的吻,“楼下我的姑娘们都在为我们的早餐而努力,做男人切不可在床上虚度光阴。”

KO只好叼着烟跟着他去看他的姑娘们。

他没有什么钱,跟盒装香烟无缘,自己卷散装烟草轻车熟路。莫扎他在关门前看着他用双手食指跟拇指飞速转出一支漂亮的烟卷,吹了个同样漂亮的口哨:“我特别不擅长这个。”

他们相见数小时莫扎他一次露怯,KO耸耸肩:“懒的时候有可乐瓶也能抽。”

莫扎他一瞬间想象出那些凿了洞的易拉罐的肚子里冒出黑烟,而簇拥在一起贪欢的瘾君子活像一群密密麻麻的烟囱。他没忍住笑,KO没有他那跳跃的想象力,只觉得他像即将苏醒的世界一样充满活力,然后忽然被人抽走了手里的打火机:“待会再点。”

 

烟没有被点着,KO的舌头尝到的只是劣质滤嘴的味道,比接吻乏味百倍。莫扎他的那群姑娘们在用积极的“咯咯哒”表示她们确实在努力,KO看着他从木质产蛋箱里摸出一枚枚还带了体温的鸡蛋,堪堪握在手心的大小。他一边捡一边在初晨的阳光下念叨每一只母鸡的名字——牧场里每一只动物都有它们的名字,好像他能分清每一枚鸡蛋隶属谁家,但是莫扎他很快承认他做不到。

“我从来不知道她们谁喜欢哪个产蛋箱,”莫扎他说,“但我可以假设长得很像的一批鸡蛋来自同一个母亲。”

KO从他的篮子里拿起一枚鸡蛋,除了大小和颜色他说不通同一批鸡蛋里形状上还有什么不同。莫扎他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鸡蛋跟鸡蛋也是不一样的,不信你问达芬奇。”

“那你们也会给鸡蛋起名字?”

“像你手里这枚蛋壳是浅白色,约两节指关节长的,我会叫它‘好吃玛丽一百九十八世’,”莫扎他一本正经地说,“长成这样的,我捡到的第一百九十八枚。”

KO不置可否地弯了弯嘴角,莫扎他终于憋不住笑吐了吐舌头:“骗你的,我一点不热衷于起名字,不然牧场里每根草都要有名字了。”

 

劣质滤嘴的味道不好,KO在晨曦和好吃玛丽的注视下讨了一个吻。他们把一批新鲜的鸡蛋送到了酒馆的后厨,肥胖的厨娘正准备把发好的面团送进烤箱。莫扎他在千钧一发之时伸手从磨具边缘刮走两小块,一份自然地分给了KO。

“你糖加多了。”莫扎他嚼着面团评价。

厨娘回了他一个白眼:“下次应该把你小子的爪子也塞进烤箱。”

 

小少爷笑嘻嘻,顺走了厨房里刚煎好的土豆饼、一整块白面包和一壶咖啡:“一物换一物,鸡蛋放那了。”

他带着KO回了自己的房子,屋里没有人,莫扎他从口袋里摸出两枚小鸡蛋摆在冰冷的灶台边,从橱柜里找出了平底锅:“我先换套衣服——我父母不在,你随意。”

KO依他所言随意地把烟点起来了,他上前一步拿起两枚差点要滚下灶台的小鸡蛋:“我来吧。”

莫扎他正走到厨房门口,一听这话停下来转过身,兴高采烈:“那我要溏心的。”

 

等他回来的时候的确如他所愿,盘子里卧着两只极其漂亮的溏心荷包蛋,马克杯里斟满热腾腾的咖啡,复烤过的微焦的白面包被切好并和土豆饼一起码得整整齐齐,榛子巧克力酱也打开了盖子放在一边等待取用。KO的烟已经抽完了,他身上清冷苦涩的烟味被早餐暖烘烘的香气稀释掉,这是一个比以往更生动的早晨。

“你应该挺会做菜的吧?”莫扎他拉开椅子,盘子里液态的蛋黄有着勾人食欲的金色,“把简单的菜做得好并不容易。”

“高手。”KO悠悠回答,抿了一口没有加糖的咖啡,嘴巴里两种不同苦味混合,苦中还能品出令人回味的甜,格外让人清醒。

“那走之前一定要让我尝尝。”莫扎他笑说。他枉顾了已经打开的巧克力酱,用撕成一瓣一瓣的白面包蘸蛋黄吃得飞快。KO把自己那份溏心荷包蛋也一并给了他,看着阳光把莫扎他额前的黑发染成深棕。“走之前”,的确,他一直考虑向前,从未想过何处停泊。大约是休息不足,此刻他感觉隐隐有些头痛。

 

早餐结束后KO决定去见见自己的老伙计,可能风声会给他什么启示。莫扎他把一堆脏餐具简单放进了水槽,然后问他要不要去骑马,顺便也会会他亲手养大的马。

“这附近有个全美职业骑牛大赛的赛点,但是我先遇到了七千六百四十四,就注定成了旁观者了。”莫扎他略有些遗憾,但是谈到自己的马又掩不住地骄傲。

KO捕捉到他话语里那个奇怪的名词:“七千六百十四?”

“全名是‘苏珊·珍妮弗·薇薇安·七千六百四十四’,你可以叫他七千也可以叫他四十四。”莫扎他笑说,“顺便一提,他是公的,前面的女性名字来自他的曾外祖母、外祖母和妈妈。”

莫扎他有些无奈地耸耸肩:“你没办法给牧场里的马用他的父辈的名字来命名,种马就那么几匹,这样子可能草地上跑的一半马匹都有同一个名字。”

“但他自己的名字也够怪的。”KO评价。

“在学会骑马之前,我一直致力于数清天上有多少颗星星。我见到小马驹的第一天,正巧数到第七千六百四十四颗。”莫扎他注视着马厩的方向,“然后我停止了这个繁杂的工作,改成去饲养我的新朋友,他就获得了这个新名字。”

如果说牛仔没有不输于骑士的浪漫情怀,那一定是一个足以让星光失色的笑话。

 

“你呢?你给你的坐骑起了什么名字吗?”莫扎他转头问KO。

在几分钟前它还没有名字,KO迟疑了一下,答:“他叫百万英里。”

 

莫扎他上前一步抱住了他的肩膀,他的眼神里有一种对远方的亮晶晶的憧憬:“你走了百万英里了吗?”

“这是一个目标。”KO揽着他的腰,蓦然觉得自己的骑士故事始终少了伴侣那一笔,他们浅浅地交换了一个吻。

“至死方休。”KO又道。

 

再见到莫扎他的时候已经是那天的傍晚,KO出去转了整整一天,中途也曾考虑过是否要一条路走到底,最后想起自己忘了结清房费便又折返。

他本来有良好的断后习惯,走回头路并不是他的风格。夕阳西下的时候他重新又回到那个鱼龙混杂的驿站,酒馆里人声鼎沸,但没有他熟悉的人。KO弯身在晚霞里给摩托车的主链箱上润滑油,忽然听到身边不远处有个人在喊话:“小子,你找到了新的乐子!”

不是冲着他,但是回答者的声音从上落下,正关于他落在这个地方的一丁点牵挂:“对的,我找到了除了七千之外别的男人。”

那声音带着戏谑,KO抬头,看到酒馆二层的客房窗口里,莫扎他正探出头望着他和身边那个人。发现引起了KO的注意,莫扎他冲他招了招手。

“你最好别让‘金盏花’知道。”

“如果你还想我给你斟酒的话,嘴巴就严密一点。”莫扎他抛下这句话,飞快跑下楼来。KO看他三步并作两步到了自己面前,头发里掺了些枯草。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莫扎他的声音雀跃,“借你的房间休息了一会。”

 

他确实这么想过,不过现在他心思在另一个地方:“‘金盏花’是谁?”

莫扎他大笑一声:“这附近最有趣的妓女。我经常和她喝酒,她试图说服我花一半的钱跟她睡一觉,不过我还是付不起。”

莫扎他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差点打翻KO手里的润滑油:“她对我们的生意有些影响,她要是不来的话至少这里的男人会少喝两杯酒。”

KO带着一身凛冽的风,他的手和怀抱都是冰凉的,指尖还有机油的味道。但是莫扎他嗅起来暖烘烘的,像是如他所说,跟他的马一起晒了一天的太阳,或是在草地上打过几个滚。他压低声音在KO耳边说话:“她是不错的酒友,但我是跟人上床,又不是跟有趣上床。”

 

他们纠缠着滚进留有阳光余温的草垛后面,还能隐约听到远处酒馆里嘈杂的人声,和归牧的牛马的低鸣声。傍晚把每个吻都感染得柔软,KO嵌在莫扎他的身体里,血液像运转中的汽油箱一样滚荡沸腾。莫扎他依在他的怀中,出了一身汗,喘得像一头野蛮的小兽,但眼神中没有凶狠,而是餍足得水汽氤氲。他们的胸膛贴在一起,两颗年轻的心脏用相同的频率有力地搏动。

 

一声戏谑的口哨打扰了他们的二人时光,而莫扎他只是在太阳完全落入地平线的昏暗暧昧中给了KO一个吻,然后回复那个过路人:“我正忙着。”

KO按着他的肩膀把这一下送得更深,莫扎他满意地轻哼一声,然后无力地吐了吐舌头:“习惯就好,草原生态。”

KO用滚烫的吻给他回应,一千个冒险故事有一千个结局。哪怕此刻有一枚子弹穿透胸膛,也不失为一个极其浪漫的传奇。

 

激情释放过后他们并肩躺在了草坪上,夜已经降临,人造光源离他们有一定距离,旷野之上星空显得特别低,莫扎他已经认不出他的第七千六百四十四颗星星具体何处闪烁。

 

他仰躺着,那些千百年前的光让人心思摇曳:“如果……”

“如果我不留在这里,”KO意外地抢过他的话头,“一年要往返美东美西八百次。”

他很少用这种油腔滑调的夸张手法,但是成功把他的情人逗笑了:“你这么喜欢我就直说。”

KO偏过头看了看他,莫扎他在朦胧的黑暗中捕捉到他的笑意,多亏了太亮也太暗的星光。

 

莫扎他的眼里也满是笑意:“星星落在你身上了。”



--------------

状态不行,回头再修修吧。虽然是(2),但此文并没有完整构思,每个片段可以当单独故事看,只是前后文情节有些联系,作者永远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评论(18)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