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计划外(中)

*剧版KO加入致一到走后门之间剧情衍生。

全篇请阅:计划外(全篇)


计划外(中)



意外地告别了一个固定食堂,跟致一里的单身汉一样,郝眉也恢复了吾日三省吾身:早中晚各吃什么。幸而对于他来说吃本来就是件乐事,挖掘身边的餐馆也成了新乐趣。

不过他也没忘记曾经给他的生活雪中送炭又锦上添花的大厨,虽然现在成了与他风雨同舟的同事,关系更近一步,就成了饭友。

写字楼附近的餐馆不少,再搭两站地铁就是购物中心,足够郝眉天天变着花样叫上KO去解决晚饭。自从KO在庆大附近的夜排档里跟郝眉提过“你自己来就好”,KO和夜排档就彻底成了他一个“斯是陋室,惟汝德馨”的小秘密,再没有呼朋唤友来过。吃独食的次数多了,加上现在大家各司其职工作进度不同,曾经的舍友也难再有形影不离的机会,聚在一起吃饭全靠缘分。

程序部又总是比策划部忙些,时间稍长,不是逢年过年,于半珊和丘永候都习惯了吃饭不约郝眉。等郝眉的大厨朋友换了个身份跳槽过来,他们的思维也没转过这个弯——于半珊甚至宁愿去约和贝微微暂处“分居”状态的肖总,也懒得在郝眉和KO之间的坚固友情掺一脚。

致一知道KO是冲着郝眉来的人不多,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俩熟,特别熟,吃饭这种大事就该他俩这么搭配。只要郝眉不招呼,闲杂人等从不去讨尴尬。

郝眉乐得自在,起初还在想拉着个大厨四处吃喝会不会自讨没劲,一不小心还可能被人家看低了自己的品味。然而KO不挑,从不对他选择的地点表现任何不满,一向寡言,他当然也很少发表意见。郝眉一边吃着自己碗里的一边往KO脸上瞟,企图靠着一点表情松动回收意见,然后再通过对方节奏不同的“嗯”印证猜想。

其实KO倒不难猜。他在普通的饭馆做了很长时间厨师,炉火纯青的无非一些家常菜,最多横跨一下八大菜系,再添几样中式糕点的手艺。长期在灶台前闻惯油烟,累且腻,他对食物也就只有个基本要求,往上一律算好,往下接受不了。KO自身对吃的追求不算特别高,满足感只来自他的食客表示满意,如果是郝眉就来得更甚。

 

郝眉怕被他看低的那点小心思他怎么会想得到,但就因为这点心思,郝眉带他来的餐馆绝对都在他的标准线上,这让KO难以用语言简单给他描述孰优孰劣。

——要不我给你写个算法,来个综合评分?

 

而且郝眉更狡猾的是一直在避开主打KO擅长菜色的餐馆。他们去过泰国餐馆,用米饭蘸着用椰子汁调的咖喱酱;还去过日料店,天妇罗炸得酥香,味增汤太浓了不讨喜,拉面和刺身拼盘倒是都挺可口;韩式沾满芝士的排骨也被郝眉夹进KO的碗里,或者收到对方恶作剧一般塞给自己的薄荷和罗勒叶——吃意面的时候他不好这口。

KO以前在夏天的时候用薄荷叶榨汁做过凉粉,但直接这么吃凉气直冲天灵盖。KO刚咬了一口,那片薄荷就又被郝眉略带歉意地一筷子夺走:“行了行了,一口就够了,一口就像吃了一管牙膏。”

明明没吃,他却作出一副被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吃刺身蘸芥末的时候却不露怯色。KO分明记得他喜辣,也好酸甜口,但是到了别的菜式中,还能更细分出那么多接受与不接受。

 

要是郝眉面前有副镜子,他就能知道刚才自己的装模作样有多滑稽,但是对面人少有的微笑表情也足够让他猜到一二。他抓了抓脑袋,讪笑道:“很好笑吗?”

KO的笑有很多个理由,但回答只有一个:“嗯。”

 

他们就这么花了一周时间吃遍东南亚,中间还拐出去吃了一天意大利风味。一周下来都是郝眉刷的卡,本来到第三天KO终于后知后觉提出AA,郝眉却每次都眼疾手快或借着方便一下买了单。

那人双手一摊,笑得很无辜:“反正你工资在我卡上,刷我的卡就等于AA。”

 

KO一根筋坚持一件事,不经过他手的钱就不算他的钱。

终于一周过后,郝眉觉得KO已经接受被他请吃饭这件事,一时松了警惕,任由服务员将打出的账单放在桌上。就在账本刚放下时,两张银行卡同时从不同的方向贴着桌面滑了出来。电光火石间郝眉跟KO交换了一个眼神,他飞速用掌心按下两张躁动的银行卡,用另一只手抽出了自己的,不由分说递给了服务员:“刷我的。”

女服务员八风不动,男人跟男人的买单对决,她看过一百八十种花式。

经此一役郝眉总算发现了KO对此还是耿耿于怀,他把KO的卡移到对方面前安抚军心:“下次、下次你买单。”

然后郝眉单方面宣布他们和解,又是一条战线的好饭友。

 

郝眉刚说出去的话第二天就忘得七七八八,这天事特别多,紧赶慢赶才免于加班。卸下心里的担子郝眉饿得头晕眼花,想起之前看中的一家高档牛扒餐厅,本想作为节假日慰劳自己的选择,今天就提前当成了晚餐去处。

等他和KO面对面在装饰幽雅的卡座里坐下,翻开菜单的一刻,郝眉突然想起了昨天的话,心里暗叫不好:他无意识中算是讹了KO一顿。

人均三四百的牛扒郝眉不是吃不起,从小他吃的就是这个价位甚至以上的,致一的工资也容许他偶尔开这个荤——哪怕把KO的那一份也付了。问题是这一周吃下来,两人每天的饭钱加起来最贵的时候也就两三百,前一天刚说了今天让KO请客,他今天就把人家带到加了酒水甜品可能近千的地方来,实在看起来居心叵测。

郝眉翻了两页,心有些虚,面前他的亲密饭友仍旧平静如水地阅览着菜单。在昏暗的灯光下郝眉踟蹰地开口:“要不咱们去长安街那家?还能看看夜色……”

他的觅食储备只允许他做出这个建议,KO在萨克斯的乐声中环顾了一下被干冰点缀得如梦似幻的周遭,往前往后数桌基本都是情侣,桌上瓷瓶里还插着浓情蜜意的玫瑰花。他放下菜单,不容置疑地说:“这个地方挺好的。”

郝眉只好缩回卡座把“居心叵测”的锅给背好了。

 

KO可不像他那么顾虑,点餐的时候就没对自己的荷包客气,等郝眉挑选完以后又破天荒主动提议加点佐餐的葡萄酒。金主都开口了,郝眉干脆没看菜单上的价格,直接按照以往的经验给服务员报了酒名。好在菜品没有让他们失望,牛扒选料上乘,肉质鲜嫩,酒也醇香浓厚,也算是对得起不负众望飙到四位数的价格。

在KO买单的时候郝眉远远地瞟了一眼账单,还从KO脸上读出点得意——他算是把这周的帐一次性算清了。

 

好酒好菜和幽雅的环境把郝眉的情绪也撩拨得正好,吃饭期间他就不禁触景生情想起小时候的事,并慷慨地愿意跟KO分享:比如他刚比老爸的膝盖高一点的时候就被套上正装带进大厦顶层的旋转餐厅,但直到十五岁他才能单独应付领带;又比如他其实半大不小的时候就被默许了喝红酒,同时也要把品鉴礼仪和相关背景背得滚瓜烂熟……

富家子弟不好做,要出入大场合的富家子弟更不好做。以前郝眉的认识的人都是戴着同样规矩礼仪镣铐的圈内人,大学四年突然沦落到只能跟舍友开口借钱,除了少爷该有的气度和见地,他已经全然抛弃了富家子弟繁琐的那一套,贫下中农伪装至今。

这些小少爷时期的烦恼郝眉以往从未跟人提过,今天在酒水和罗曼蒂克的氛围下忽然就越讲越多。他从未提过自己家世有多显赫,只讲些不轻不重的糗事,KO照单全收,也未显出一丝波澜。

郝眉在大排档醉倒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他在寸土寸金的北京有两套房产,出身于流动资金随时能拿出八位数的家庭,身价说不定还能往上涨两个零。可是他又平易近人得很,愿意每天跟他出入普通的餐馆,对他赖以为生的手艺赞不绝口,也因为他“心怀叵测”给的三倍肉丝诚心说出谢谢。

 

KO毫不心疼地拿回那张刷掉了四位数的银行卡,郝眉不知道是因为仍在聊天的兴头上,还是真如他所说“吃多了”,提议在附近散散步再回家。KO点点头,上前一步跟他并行。他们走到肩并肩的这一步,是因为两个人都“心怀叵测”。

 

商业区还没有打烊,他们经过热火朝天的饭馆和逐渐冷清的服装店面。街上吵闹,但KO只听到郝眉又赞了一遍今天的晚餐,然后向他郑重声明:“明天我请啊,吃什么你来选。”

KO刚觉得自己结束了一场拉锯,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新的博弈。他决定把话挑明:“之前为什么请我吃饭?”

“啊……”被突然提问,郝眉也是一愣,然后笑了笑:“谢你啊。”

“谢我什么?”

“谢谢你分担了程序组的工作,”郝眉笑道,“你来了之后我轻松了很多。”

 

其实只是两个人担子让三个人来挑了,KO轻声回答:“份内事。”

其实郝眉还有别的原因没有讲出来,比如在阿爽怼他的时候KO让他狐假虎威。本来有着黑客KO的名号,程序组的人都敬他三分;而致一上下,也就郝眉跟KO特别熟,遇到技术问题也只有郝眉敢去跟KO讨论。他们都知道程序组一把手眉哥强,但KO大神可是从传说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来二去,眉哥就成了致一眼里被KO罩着的人。

郝眉战略上不服输,战术上虎威不用白不用,但这点事就让郝眉一个人高兴去吧。

 

KO总算是明白自己被变着法请客的原因,语气也轻快起来:“明天吃什么?”

“不是你选吗……”郝眉道,“不过吃来吃去都吃腻了,还挺想吃点家常菜。”

 

“嗯,”KO表达了相同的意愿,“那就吃中餐。”

郝眉也没多想,顺口就道:“中餐啊,我得看看有没有什么好馆子。以前都去找你,都没注意过这一块……”

他们原本并肩走着,听到这话KO放慢了脚步:“我也可以做。”

 

“啊?”郝眉愣了一下,他忘了KO对他几乎有求必应,于是赶紧摆摆手,“虽然我很想念你的手艺,但是上班这么累就算了吧。”

“周末。”KO道。

 

“这主意不错,”郝眉顿时喜笑颜开,“不过我家挺远的……要不去你那?”不止是远,他的新房还什么都没有,而且刚搬完家杂乱无章。

KO却忽然被他抛过来的提议问住了,一直坐班,晚上又总是陪郝眉吃饭,他一直没有时间处理住宿的事,仍旧暂居在那个小旅馆里。计划外的事太多,让他也有些手忙脚乱。KO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我那里是暂住,没有厨房。”

郝眉难掩略有些失望的表情,KO迅速察觉,赶紧补充道:“短期内我会搬家,到时候可以过来。”

他心里没底,但是已经情不自禁打了包票。郝眉一把搂过他的肩膀:“成!在这之前咱们就下馆子,看你能不能偷艺?”

KO嗯了一声,“找房”两个字忽然就盘踞在他的脑海,仿佛成了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的十万火急的事。

 

在嘈杂的北京街头,KO猛然发觉,他有了份正经工作,还得找个正经住所,看起来好像真有点正经北漂青年的样子了。某种程度上说,郝眉在渐渐把他拨回“正轨”。事业、未来,甚至是家,都成了他可以考虑的东西。



tbc

评论(17)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