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刀锋

刀锋

 

黑市拳台,KO率100%。

 

“用表示完胜的两个字母作名字实在太狂了。”莫扎他如是评价,拉紧了手上的绑带。因为练习而伤痕累累的手就这么被隐藏在了药水和白布下,KO握了握拳:“但是没人能赢我。”

近两年来九十余场不败的战绩足以让他坐稳霸主位置,他那令人闻风丧胆的扫腿能在十秒内赏对手数根断裂的肋骨,裁判宣布KO的时候举起的一直是他的手。老板赚得盆满钵满,他的赔率飙升到一比五,爱他的人多,恨他的更多。

拳台下那些握着筹码红着眼睛呼喊“KO!KO!”的人,一些希望他像以往一样速战速决,另一些希望对手让他脑浆迸裂粉身碎骨。

 

KO的比赛好看又不好看。好看在他从未让身后堆成山的下注失望,不好看在他从不施舍这些来找乐子的人一些血腥的刺激。有的拳手喜欢用暗藏锐器的拳套制造血肉横飞的场景;有的喜欢卑鄙地乘胜追击,非要揪着已经颓然倒下的对手做些龌蹉的求饶举动,人性卑劣的一面在这个无规则的格斗场被徒然放大,下三滥的手段也能引得观众哄堂大笑。现今黑拳的死伤率远没有美国地下传奇时代那么骇人,但KO在顶级比赛中点到则止的格斗风格仍被喻为“仁慈的羞辱”,让很多心高气傲的对手恨得咬牙切齿。


下接→  


KO被问得一愣,然后落下汹涌的吻。他做着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毫无竞技精神的卑劣拳台上的都是丧失理智的暴徒,向生是一扇窄门。

曾经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危险,一只脚踏过地狱的槛,丧钟始终为他们而鸣。他也不曾考虑过未来,仿佛在预测自己的死期。遇到莫扎他之后他却连恐惧都尝到了是什么滋味,生出令人不齿的怯懦和担忧。

然生如刀锋,钝则祸己,锐则伤人。

 

KO握紧了莫扎他的手,肌肤相亲,体温心跳情欲和脉动皆是救赎。莫扎他用力地回吻他,两个穷途末路的人互相啃噬,甘于沉沦前KO耳边落下一句用喘息作掩护的话:“我也是名战士。”

 

 

野兽的直觉一定是关于危险的。

那几日KO心神不宁,莫扎他的宣告像是暗示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他深明对任何赌博来说常胜将军都不是好的存在,所有人都在等他被新的霸主击毙——他太强了,死亡恐怕是他唯一的下场。在全须全尾站上死神的拳台前他还得提防赔空了的仇家的暗算,或是触碰他的软肋——他给莫扎他带来了太多危险因素。

最后KO决定到第一百战就结束自己的拳手生涯,莫名其妙的不祥预感除了让远走高飞加速提上议程,也让他决定让莫扎他先走一步。但莫扎他拒绝了他的提议,似乎有事情瞒着他——也许是他仍旧耿耿于怀的储存卡。他们在拉锯中爆发了一次沉默的争吵,谁也不说话,就可以证明两个人都足够愤怒。

两人蜗居了很久的简陋出租屋里只有油腻腻的吊扇吱吱呀呀地发出声音,桌上散落着莫扎他的一些手稿,KO突然发现对他不是百分百了解。或许是因为他总要绷紧神经注意周围的风吹草动,多年的训练使他像野兽一样机敏,却忽视了安全感的来源。

 

良久,还是莫扎他先开口:“KO如果不在拳台上,还是KO吗?”

KO愣了一下,他已经忘记自己的上一个名字了。养父给了他这个名字,并且教会了他防身的格斗术,但是他仅仅把格斗技巧当成求生技能,从不欠谁一条命。

他松开拳头又握紧,然后直视莫扎他的目光:“我只是一名战士。”

 

“很好,”莫扎他忽然笑起来,他的右手按在了书桌第一个抽屉上,“我只是你的软肋,而不是拖累。”

KO知道那个抽屉里放着莫扎他唯一还留着一把柳叶刀。如果他们不相遇,他应该乖乖做个救死扶伤外科医生。KO上前一步把他拽到怀里,他们接了一个热烈的吻。

去他娘的什么医生、记者,KO想,他想救谁就救谁吧!世界去哪都是活,时间到哪都是死。

 

他们分开前莫扎他狠狠地抱了抱他的肩膀:“你不能分心。”

KO比他更明白,在拳台上哪怕一秒的分神都是灾难性的,1982年帕昆在后退时注意了一眼墙壁就被扫腿击毙的事他从未忘记。命运把他推到了风尖浪口,他第一次回了一个心虚的“嗯”,几天后上场前才发现一语成谶。

等待他的是复出的上一任拳王,一个血债累累的机会主义者。他的背景比KO复杂许多,才得以全身而退。在KO的被戏谑成娘炮一般的仁慈羞辱法统治拳坛之前,地下拳坛一直在笼罩在“魔王”的阴影中。

魔王的百分百胜率和百分百击毙率就足以震慑所有站在他面前的对手。KO知道他老辣、经验丰富又手段残忍,他脱掉背心,往手心里吐一口唾沫。

十分钟以内见分晓,灭亡或者永生。

 

他们意外地纠缠到了六分钟,远距离的腿法对于相近水平的高手来说再用下去只有拖延消耗的嫌疑,连观众都显得不耐烦。近身战极其危险却又充满机会,绝大部分拳手避免使用,但现在却不得不借此突破僵局。魔王和KO心领神会拉近了距离,他们都提防着对方致命的膝法,就在此刻场外忽然响起了警鸣,受惊的观众逃命一般向外涌去。KO一瞬间沉下心,他忽然想起一个人,然后不可抑制地往观众席扫了一眼——就在他分神的刹那,他的头部遭受了一记猛烈的肘击。

耳鸣和强烈的眩晕感随之袭击了他,顶级赛场上没有人会手下留情,他的故事终究按既定的线路走向结局。他隐约听到有人喊了KO,但并不是叫他的名字,那些还大胆留着观众因轰轰烈烈到来的霸王之死欢呼雀跃。这些声音本应该很吵,但是却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他没杀过人,但同样罪孽深重,是要下地狱的。莫扎他这小子以后不知道是儿孙满堂或者又找了新的男人,但愿他们在阴曹地府相见还能打声招呼。

昨日的英雄,今日的亡灵。

 

 

KO苏醒过来的时候还感觉到强烈的头晕,他下意识地以为真有灵魂这种胡扯的玩意。莫扎他衣服上沾满了泥和血,正灰头土脸地坐在他的身边,他们依偎在竞技场附近的烂尾楼底层。

见面真快,KO想。

莫扎他注意到他醒了,握住了他的手,KO感觉到了体温。

“一命还一命,”莫扎他说,“恭喜你,还活着。”

KO仍旧感觉到头晕,只是听莫扎他兴高采烈地解释他给警方通风报信,也探清了魔王的软肋——他复出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儿赚治病钱,莫扎他一边又以拔掉他女儿的呼吸机作为威胁,一边花钱买通他,只求在KO失手的时候只赏他一个轻微脑震荡。

“我未经你同意把你所有的积蓄都花出去了,”莫扎他略带歉意地说,“但是挂着击毙拳王KO的名号、并拿到足够治好病的钱,对他来说是一笔不能拒绝的交易。”

KO没有说话,他不在乎那些钱,从黑市来的,现在去了它们该去的地方。莫扎他像极了一名出生入死的消息收集者,他摊开满是血的手掌,正中握着那枚储存卡。

KO知道,有这个东西在,这座城市的黑市再也不能卷土重来了。但是他统统不关心这些,他拽过莫扎他的手,终于确认这些血迹不是来自莫扎他,而他的脚边卧着一把带血的柳叶刀——那些血怕也不是他的。

KO把莫扎他的手狠狠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他不应该触碰这些肮脏的东西。莫扎他捡起柳叶刀,笑了笑:“我是医生——放心,你曾经的老板只是需要多缝几针。”

KO沉默地拿过那把锋利的刀,依旧用自己的衣服把带血的刀刃擦干净了。他脱下这件脏衣服,狠狠地甩到一边。拳王KO“已死”,所有属于过往的东西,此刻都离他们彻底远去。

“跟我走,”莫扎他跳起来抱住他光裸的肩膀,“代价是你再也回不到黑暗中了。”

“那就活在阳光下。”KO坚定、缓慢地说。

 

他手里的柳叶刀正闪烁着锐利的光芒。

 

END

相关:

KO:拳击比赛术语“knockout”的缩写,指将对手击倒至使对方无法起身继续比赛。地下拳是世界上KO率最高的自由搏击比赛,顶级黑市KO率几乎100%。

黑市拳赛:无规则格斗比赛,只要能将对手击倒就算胜利,除了使用武器任何路数都可以用。奖金极高,死伤率极高,被KO几乎意味着死亡,一般比赛时间很短。有死亡的威胁所以拳手都特别凶残。现状是伤率高、死率低,主要为了追求刺激,本质涉赌涉黑,违法。

黑拳霸主的命运,除了想办法全身而退就是以死亡作终结。举个例子,被称为“鲨鱼”的中国拳手弗兰克陈,战绩97战96胜,95场击毙对手。输的那一场就是永别。

魔王:一般是对实力最强的拳手的称呼,本文直接用“魔王”是因为作者懒得想名字……

柳叶刀:即手术刀。


评论(20)
热度(203)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