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天城 新城章(05-08)

*年下。前文:旧城新城(01-04)

 


- 新城 -


 

05.

熙熙攘攘的电玩展会场,郝眉站在致一的展位前困兮兮地打了一个哈欠,还是强打精神指引涌向他们展位的玩家:“倩女二试玩的队尾在这边,大家注意一下,不要挤到过道上……”

这一周他公事多,私事也来掺一脚,一直紧绷着弦连轴转,终于挨到了放假,却因为一时的心血来潮,被抓过来顶工,只愿把奖金都买后悔药吃。

致一虽然是新起之秀,但身为时下正热门的PC游戏倩女二的开发团队,还是斥重金租用了拥有大的试玩电子屏幕的展台。到位的宣传、优良的试玩环境,加上展位处于一个相对显眼的位置,来致一展位前的游客络绎不绝,队伍一路绕着展位蛇行。

致一第一次参展没料到这盛况,顿时显得人手不足。现在在试玩区最里端,连致一的老总肖奈以及夫人贝微微都亲自坐镇跟员工同甘共苦。

 

作为致一的代表,肖奈和核心技术人员郝眉前脚刚参加了本年度游戏产业论坛,后脚就主持了两天电玩展的商务日。郝眉本以为之后的公众日他终于可以休息一下,蹭个工作证逛逛展,没想到工作证是蹭到了,还没出去溜达几分钟,就因为展位人手急缺被逮回来工作。其余负责展位的员工都经历过展前培训,郝眉这个临时壮丁自然就被发配边疆做最基本的秩序维持。郝眉原本心里甜得跟拉丝糖水一样,没想到事出突然,这糖水不止给他倒了,还撒上两把盐。他祈祷着公众日最好少一点闲着没事干的同行,省得瞧见他这个致一程序部一把手来卖吆喝。

 

唯一让他心里平衡的就是肖总也跑不了。本来只是贝微微提出也要来电玩展玩玩,肖奈作为榜样男友自然要连人带赠票地跟过来,结果双双来致一展位做白工。两人倒是浑然没有察觉因为他们这双璧人引得致一展区的游客人数激增。眼见着到了下午,队伍终于短了些,郝眉喉咙里像烧了一把火,连续的睡眠不足加上体力透支,会场里不透气,他忽然感到一阵头晕,背靠着展板,也不敢使太大劲,不顾形象地就脚软蹲了下去。

一瓶矿泉水恰好递到他面前,郝眉如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接过,抬头一看是抽空偷溜出来的于半珊。郝眉都拧巴成苦瓜脸了,终于因为一点兄弟爱舒展了表情,哑着嗓子嚎起来:“老于啊,你总算来救我了……”

“我们也走不开啊,”于半珊仰头灌了一口水,“不是我说,自从老三和三嫂来了,咱们展位就更火爆了。双管齐下,比隔壁36D的软妹看板娘还管用。”

郝眉探半个身去瞅了一眼展位中,肖奈、贝微微和丘永侯都还在被玩家团团包围着,他们准备的小礼品都快发完了,玩家意见采集的工作也进展顺利。

 

郝眉休息了一会,又有水缓解了疲惫,不适感也退下去不少,他复又站了起来:“回去一定要让老三给我发奖金,今天我真的是用生命在加班。”

“搬家很累?”于半珊一眼看出他工作之外的辛苦所在。

 

郝眉蔫蔫地叹了一口气,其实也是他自己忙晕了没安排好,之前想也没想就把搬家公司约到了这周,结果白天工作忙,傍晚搬家忙,精神体力上双重消耗。

“不过入伙宴不准赖啊。”于半珊再次“好心”提醒他。一说到搬家,大学四年的舍友就忍不住声讨郝眉这个完美伪装成无产阶级的地主阶级。同样是大学毕业一年多,郝眉这个京城外来人口就已经过上有房有车的滋润日子,房子还是两套,实在让人忿忿投胎是件技术活。虽然买车的钱是他这个致一程序部一把手靠实力挣回来的,但也不妨碍舍友们对他再批斗几句。

 

郝眉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等我把旧房子处理掉……”他话刚说了一半,忽然面前停了一个身影。郝眉抬眼跟那人对视一眼,他看起来跟朝气蓬勃的大学生团队差不了多少岁数,理着平头,穿着一身休闲的黑色,手里攥着一张参展证:宏宇科技技术员XXX。

同行?郝眉只在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人虽然到了致一的展位,却不偏不倚站到了角落处的郝眉和于半珊面前,兴趣点似乎也不在致一的展示内容。郝眉被他注视了几秒,有些莫名,他下意识地挤出一个疲惫的微笑,指了指几米外:“试玩的队尾在那里。”

见对方点了一下头,郝眉便转过头继续跟于半珊说话,全然没注意那人只是走远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我刚签的一年租,租金一次性结清。没想知道新房这么快交房,现在不转租出去就亏大了。”

于半珊把手里的矿泉水瓶盖子扭开又拧紧:“你试试去本地租房网发个贴?”

“发了好几天了,就是没什么人回。”郝眉无奈地叹一口气,“按理说我那房子的地段也挺好啊。”

“再等等呗,说不定明天就有人联系你了。”于半珊道,他探头看了一眼展位,拍拍郝眉的肩膀,“我回去了,再翘班就不够兄弟了,你悠着点。”

郝眉沉默地点点头,又打了个哈欠,一抬头就撞上刚才那人的眼神。还不等他说什么,那人却忽然转了个身,瞬间消失在来往的游客中。郝眉看了看时间,在这不通气的会场里窒息感又排山倒海地涌上来了,他觉得他要申请提前开溜了。

 

KO艰难地在拥挤的人群里开辟出一条路,他也没有料到在他找寻宏宇的摊位的时候会直接碰到致一,而他和郝眉的重遇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发生的,他们甚至还不及正式打个招呼。

来这个电玩展做后勤是KO来到新城市找到的第一份临时工作,在帮忙布展的时候他负责的并不是这个区域,对这个让人眼花缭乱的展会他也知之甚少。手中的参展证是游客送到失物招领处的,他只是一个送返物品的跑腿,而工作制服因为会场内太热被他临时脱下来了。

这才造成了郝眉对他的误会,然而他也得以不显突兀地站在他附近,把他的抱怨一字不漏地听进去。

他看起来疲乏万分,但是却没有别的负面情绪,只是暂时过载需要休息而已。这和他们初见的时候每个人都带着或多或少的痛苦的情况大不相同。

也不知受何驱使,KO回到后勤处的时候,翻出展会签到人员名单,把他在这座城市唯一的“故人”的电话记了下来。

确实跟四年前他留下的那一个不一样了,但是他们也都跟四年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差别。

 

 

06.

第二天恰好是周日,郝眉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手机闹钟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响了起来。郝眉蹭地一下弾起来,又噗通倒回被铺里。

他莫名其妙设一个中午的闹钟干什么?刚睡醒的郝眉脑子里还不甚清明,他拿过手机刷了下常用的app,愣是没想起周日有什么事要干。郝眉抓抓自己的乱发,换了个侧卧的姿势,顺手点开了短信,才突然被提醒了,下午两点有人约他看房。

昨天在展会上刚跟于半珊抱怨完自己的房子难租,他就在晚上意外地收到一条简短的信息问他明天能否一见。本来他也不是特别计较那笔交掉的租金,但是房子没人住,始终缺个人打理,到时候租约一到,退房的时候够他收拾的。现在终于有人来回应他那条几乎石沉大海的租房贴,他高兴还来不及。

 

吃了个囫囵饭郝眉就收拾收拾往旧的住处赶。父母给他买现在住的这套房子的时候主要注意周边环境和基础设施,有车族自然就忘了考虑郝眉上下班的距离。拿到合同看到地址的时候郝眉才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位置没有车绝对不行,但这事他没提,自己去摇了个号,用积蓄买了新的座驾。

离开校园一年多,事业也算顺风顺水,但买了新车他才感觉自己的翅膀硬了些。

 

自他搬出庆大宿舍,他就一直住在旧房子那。那是一间颇有些贵但是地理位置优越的单身公寓,可能是价格不太吸引人,发贴后问津者寥寥。郝眉倒是不介意压一下房租,可惜回复他的人也聊不来,房东和租客也要讲一个缘分。

 

在路边停好车,郝眉远远就看到熟悉的单元楼前站着个年轻男人,如无意外就是跟他约定的人。他看了一眼表,自己是准点到的,提早赴约让他顿时对这人有了好感。等走近了郝眉才发现这人身型有些熟悉,不禁笑叹缘分奇妙。

“是你啊!”郝眉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人面前,打了个招呼,“你不是宏宇的技术员嘛?我们昨天在展会上见过,我是致一的。”

KO发现被他误解了,但没等他解释,郝眉已经伸出手来:“我叫郝眉。”

“KO。”KO第一次正式地向他介绍了自己。四年的时间,他从一个刚到郝眉肩膀的少年长得比他还高半个头,五官也已长开,轮廓愈发硬朗。他们初见时是一个万物蓬勃的夏,却恰逢KO的岁月逆了季节,开启一个冷到绝望的命运长冬。像是死去又涅槃,时至今日,他从行尸走肉的男孩彻底蜕变成独当一面的男人,终归是脱胎换骨了一遭,也难怪郝眉从昨日到今日都没有认出他来。

相反是郝眉,近处相见,除了着装更成熟,神情中多了点稳重,少了不该有的苦,与四年前的区别不大。这是他的城,势必如鱼得水。

 

郝眉没有在乎他没有告知真名,作为同行他理解Geek的怪癖。此刻他思考着如何彻底留住这条咬钩的鱼——毕竟他也算天赐良机摸清了对方“底细”,能早一日解决房子他也早一天解脱。

郝眉一边开门一边下圈套:“宏宇离致一就一站路,我以前住这里的时候上班只需要十五分钟,你找到这里也算是有眼光啦。”

顺便变相地夸了一下自己,郝眉把门推开,屋子不大,但一个人住还是有宽裕。他走之前基本收拾干净了,就留着一包旧衣服没处理。他讪笑着把东西挪到一边:“家具全齐,拎包入住。楼下超市饭馆什么都有,晚上也不吵,没有广场舞。”

KO点点头表示满意,这里基本是一个适合单身汉住的地方。

 

“我想看看厨房。”

“行啊。”郝眉一口答应,把KO带到厨房,并打开了橱柜向他展示,“厨具都是房东提供的,我几乎不开火,东西基本都是新的。”

单人间的厨房显得逼仄,东西不多,但再添置些就够他用了,KO要求不高。郝眉在一边盯着他看,KO一抬头就撞上他的眼神,看得出郝眉很希望他肯定一下这间房子。他表情松动了些,朝他点点头,换回来一个笑容。厨房旁边是关着门的封闭式阳台,郝眉探头看了看,说:“煤气罐在外边。”他顺手扭了一下门把,结果发现上了锁。郝眉在自己手握的一串钥匙里找了又找,遗憾地发现他忘了把阳台钥匙带过来。

他抱歉地抓抓头发:“我出门的时候把阳台钥匙忘了,如果你想租……”他向KO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对方一时没回应,郝眉赶紧补充:“房租里包了水电暖网。我看我俩挺有缘的,具体价格可以再谈,你每个月方便的时候给我就行……”

郝眉还在思考着把房租定到什么价位更合理,没想到迅速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我租。”

 

“爽快!”郝眉顿时喜上眉梢,“那我明天把钥匙给你送过来。”

他没等KO回应,又自顾自地说话:“周一下午我们有个例会,但是这两天展会大家都累得够呛,也没什么大事,估计能早点走……要不我们就晚上一起吃个饭?七点半,你下班了吗?”

实际上刚结束上一份临时工的KO思考了一秒,就决定顺着他的话下坡:“嗯。”

“那好,”郝眉笑道,“这附近的饭馆我都熟,看你明天想吃什么。我先把钥匙给你,明天顺便把合同签了。”

KO小心翼翼惯了,没想到郝眉跟他就见过两次就付之信任,他接过钥匙:“你不怕……”

“嘿,怕啥。”解决了心头大事,郝眉心情正好,他摆了摆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大不了到时候去宏宇堵你。”

KO攥紧了钥匙,稍微抿出一个微笑。见事情谈妥了,郝眉就打算告辞,留KO自己去打理新宅。只不过他走之前又忘了拿走那包旧衣服,KO也没提醒他,镂空防盗门关上的一瞬间,郝眉又转身过来,轻轻拍了拍门。

KO正打算拉开锁,郝眉在门那边摇摇头:“我就问问,你几几年的?”

 

户口本上写他十八岁,而他的假身份证上写他二十岁了,KO犹豫了一下,选择了那个长了两岁的年份。镂空防盗门那边的人笑起来一口白牙,仿佛因为白赚了两年得意洋洋:“我比你大,你也可以叫我眉哥。”

 

KO在心里把这个名字重复了一次,却觉得怎样都不太顺口,但还是让刚才那个没彻底消下去的微笑重现了一下。他新来到这座城市,临时工找得顺利,房子也顺利——后半全是托了郝眉的福。大抵是因为这是以他为圆心的新城,总显得温柔而又充满善意。

 

 

07.

第二天七点半的时候,郝眉失约了。

 

KO在新家忙了一天,收拾出一个窗明几净。虽说家具齐全,但也就是基本的那几件,客厅和饭厅合一,哪里都不大。唯一有点气势的就是一进门右手的那张沙发,KO在那个地方坐下来,面前就是一堵突兀的白墙。

他很长一段日子都需要跟人分享住所,突然身处一个只有自己的空间,竟有点不知所措。菜已经都准备好,只等到点了可以开火——虽然郝眉说要跟他出去吃,但KO还是习惯性地准备好了一切。虽然一直在餐馆工作,但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体验过下馆子。

 

为打发时间他在客厅里用起自己的手提电脑。郝眉显然也常在这个客厅工作,延长的插板刚好放在一个非常顺手的位置。

两年前成名之后,KO就开始陆陆续续接外包的工作,这让他迅速积攒起一笔可观的积蓄。但这样的收入不稳定,并不符合他的生活逻辑。既然机缘巧合已经到了首都,他急需在这生活成本高昂的地方找一份长久的工作。继续当厨师的话收入甚至不足以支付郝眉的房租,郝眉的存在倒是提醒他能到网络公司应职。只是他毫无求职经验,那些之前被他拒绝了的厂商他更是开不了口,花言巧语不会,但胜在他年轻又有技术,浑身是胆。

 

等他大致挑完目标公司之后,猛然发现已经八点钟,这期间郝眉甚至没有一个电话解释他为何失约。KO全当他有什么事耽误了,这餐饭估计是吃不成了——他这么想着就进了厨房,简单料理了晚餐,等收拾干净也接近九点了。

 

KO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哪怕他和郝眉四年来的接触时长统过不足24小时,他也能肯定郝眉不是这样一声不吭就失约的人。但是他痛恨自己的预感,因为经历太多所以总指向他不愿再见的场景。他十八岁了,成年了,一直没有依靠谁,十四岁之后更是除了自己没有操心过谁。这令人烦躁的不安情绪或许是他失而复得的关心,又或者只是因为他希望今冬能对新世界的热源仁慈一些。

 

KO几次打开又合上笔记本的翻盖,最后还是拿起手机拨了郝眉的电话。第一次没打通,再拨第二次的时候迅速被接了起来:“KO啊!不好意思,我刚忙完!今天真晦气!我在路上被追尾了,三辆车,大马路上连成串啊……”

KO沉着声音打断他的话:“人没事?”

“没事!市中心这车速,人能有什么事?要有事也是司机打起来了。”郝眉大大咧咧地回他,还不忘开个玩笑,“就是叫交警叫保险拖了时间。事故刚好在隧道口了,堵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好不容易4S店来人把车拖走,就现在这个点了,我也一直忘了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

 

听到“没事”两个字KO汹涌的不安就忽然退潮,连浪花声都逐渐远去。那边郝眉忽然转了话题:“你应该吃过了吧?抱歉啊,刚才我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就在路边解决了晚饭。”

“吃过了。”KO回答。

“那就好。”郝眉心里那点失约的愧疚总算被冲淡了一些,他看了看表,“我等下打辆出租车去找你,那就一起吃个宵夜?”

原本是件烦心事,说到吃,郝眉的情绪就明显转好。KO也看了眼钟数,答:“你今天可以先回家。”

 

“唉,我这不是刚遇到一件大麻烦,现在就想找人说说话,喝喝酒。”郝眉直接否决了KO的提议,“想吃什么?眉哥买好给你带过去。”

KO瞟了一眼厨房,那些他为郝眉的到来准备好的荤菜看来还是能派上用场:“家里有吃的,带酒就行。”

 

“行,”郝眉语气明显轻快起来,“说好了,到时候不要赶我走。”

KO答应他,郝眉便说了声“回见”。KO正准备挂电话,忽然听到郝眉急切地唤他:“KO!等等!”

 

“怎么了?”KO复又把手机放在耳边。

 

“你为什么知道我这个号码?”

 

 


08.

KO坐在客厅里,茶几上是那张泛黄的纸片。四年前那个落雨的清晨,郝眉把这张写着自己名字和电话的纸条强硬地塞到他手里。这四年来他一直没有拨过这个号码——哪怕他在买了第一部手机的时候,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添加的联系人,一时兴起把这串数字输入到自己的通讯录里。

 

也是因为这样,他在刚才拨打的,不是他在电玩展上抄下来的郝眉的新号码,而是这个沟通时空的旧号——这个号码也打通了,并在最后一刻被郝眉发现了。

他们在四年里唯一的羁绊瞬间就因一个失误暴露出来,在一个谁也想不到的时间地点。KO想不到更好的解释方法,只好让郝眉过来面谈。他虽然是被引导着来到了首都,也机缘巧合租下了郝眉的房子,但是他实在没有什么兴趣跟郝眉“叙叙旧”。如果不是这么快被发现,他可能一直都不会讲出这件事,否则总有一种乞求怜悯的嫌疑。

 

郝眉提着两扎啤酒从出租车上下来,他想了一路这个叫KO的到底是他认识过的什么人,却始终无果。郝眉的手机双卡双待,一张家乡本地卡,从中学用到现在,基本只有故乡的旧交和父母会用这个号码跟他联系;另一张则是北京卡,是大二之后才办的,便于跟同城的新朋友联系。KO在发信息约他看房的时候,明明联系的是他北京的号码,而在刚才即将挂掉电话的一刻,郝眉看到了正在工作是另一张SIM卡。

虽然他不愿意提起,但保留旧号的另一个原因,恰恰也在于他四年前的那次支教。他给那个孤苦伶仃的少年留了一丝希望,哪怕微弱,在任何时候,他都决不愿意这一小簇火苗熄灭。

但是他从来不敢奢望这个少年会联系他,他可能比这个恶劣环境中长大的男孩更不懂世界的残酷。而他更不敢奢望的,就是那个穿过风雨的孑然背影,能有朝一日转过身,亲口告诉他:还活着,一切不错。对方没有这个义务,而他们可能也没有这个缘分。

 

所以当郝眉亲眼再见到那张纸条的时候,他忽然就很想跟叫“命运”的家伙干一杯,然后还要打一架,这个混蛋实在太会开玩笑了。时隔四度春秋,还能让天南地北的两个人再有交集。

郝眉狠狠擂了KO一拳,如释重负之后喜悦如何都掩饰不住:“小孩,真的是你啊?”

KO倒没想到此举能让他由衷快意,只觉得他笑得一向有感染力,连空气都活泼,眸子里总有明亮的光,郝眉比四年前更让他移不开眼睛。

郝眉张开双手拥抱了他,这个十四岁的时候穿他的恤衫只是稍显大的少年,果不其然长得比他还高了,肩膀宽厚,眉目俊朗。他也不想知道这些年他经历过什么,只知道他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此刻他们胸膛相贴,两颗年轻的心脏用相似的频率有力跳动。曾经那双阒寂无澜的眼睛,此刻倒影的全是他和他的喜悦。去他的苦难或者负罪感,他们都从那个恶劣的地方彻底走出来了,身体相拥足够驱散灵魂里的潮寒。

 

KO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拥抱这个动作,体温叠加的温暖让人流连。他情不自禁伸出手回抱郝眉,回抱这个用一声“小孩”这样粗糙的称呼,就轻易地击溃了他的成熟伪装的人——

 

 “你抱我这么紧干什么?”

 

“因为我是小孩。”



新城章完/全篇tbc

评论(25)
热度(187)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