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2)

防雷带:本文保留厉逍在原作小说《重生之名流巨星》番外中的设定以及经历,建议了解后再阅读,洁癖慎入,以免被雷。



02

现在厉逍的心态,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四个字:只问前程。

曾经因为年少轻狂、不甘寂寞、诱惑颇多——随便什么理由,他现在已经不想为自己的过错找任何借口,他背叛过裴清,也是背叛了当初那个奋不顾身疯狂陷入爱情的自己。然感情如人饮水,冷热自知,背叛到底是否可以原谅,道德标杆之后,其实只取决于当事人。有的人能忍受污点,有的人不能,无论哪种决定都无法用绝对的对错去评判。

厉逍不是没有乞求原谅,试图挽回和弥补过错,脸上的伤疤和放弃掉的事业就是最好的证明,任何人都不必可怜他犯错之后遭惩的姿态,毕竟这是他应受的。但是在做了一切努力之后,裴清也只是仁慈地来病房里探望他一眼,然后礼貌地离开了。

厉逍终于被这残酷的现实兜头浇醒,不能怪谁,他确实不可饶恕,付出再多代价,最后还是无可挽回。裴清追求完美,而他厉逍就是他命中不完美的一笔,因而永远被罚出局。倒不是说他过得越惨,就越能补过,也不代表裴清因此越开心、伤好得越快,或者再生出点什么幸灾乐祸的情绪。

裴清来看他,就等于这件事翻篇了。事情的结局就是这样,到此为止,厉逍和裴清,不谈爱,不谈伤,不谈恨,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两边。

 

厉逍也没有办法,以前万事顺利,自从回国后才知道了碰壁的滋味,像个小孩子一样随心乱来,亲手毁了一切,栽了个巨大的跟头。但他总不能去死,才二十出头,活着就要继续。整个人像是长大了一轮,也不去掩饰自己的伤和疤,每天早上洗完脸看看镜中的自己,心里恶狠狠道,厉逍你再如此任性,下一个跟头真的活该摔死。

人生只有回不去,没有过不去。

 

离开了旧的地方,时间就能稀释很多东西,他已经不太想过去,也不愿见ESE的一切人,再度出国继续他逍遥快意的日子,也忽然觉得疲惫不堪,承受不起长途跋涉。因而他姑且先找个地方,开始了新的日子。

 

新日子也包括现在,他光着上身,骑在林一木身上,耀武扬威地压着他的肩膀吻他的嘴唇。厉逍坚持认为跟这位活雷锋在喝醉之后达成了什么君子合约,当然他百分百相信自己无论醒着还是醉着都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这种肯定可以追溯到他打完喷嚏睁眼看到林一木的时候,春宵一刻值千金,千金难买爷高兴。

林一木被厉逍压在床头亲,那挤到自己嘴巴里的舌头柔软灵活,度过来的甜味让人欲罢不能。林一木也不知道自己比厉逍高半个头,整个人大了一圈,为何被喂了一口糖就缴械投降,任由对方张牙舞爪扑到自己身上。厉逍脐下三寸的小兄弟在自己的小腹上磨磨蹭蹭,林一木的警备系统偏偏这个时候怠慢工作,有一声没一声地敲打着他。但被厉逍吻得太舒服,那点不值一提的底线和坚持,就像掉到海浪里的薄纸,倏尔就被打湿随浪沉浮了。

他在时尚杂志社做过编辑,又是作家,本就对于美有骄傲独到不容置喙的看法。譬如现在这个在他身上吻他吻得很沉迷的人,虽然带了伤,却不妨碍他成为一件艺术品。他不知道厉逍是不是每次都如此卖力地去吻每一个跟他上床的人,他吻技娴熟,身体也配合着愈发兴奋。他们吻得气喘吁吁,热汗打湿发鬓。最后厉逍终于放过他,一边用舌头舔他嘴角的胡渣一边缓慢地把林一木的黑色背心往上卷,恰好卡在腋窝的位置。

 

林一木的呼吸明显变快了,男人的身体在欲望面前说不了慌。厉逍双手撑在他两侧,从这个角度能轻易看到他喉结滚动。某一刻林一木竟有点沾沾自喜,能让厉逍露出如此沉醉的姿态,仿佛他才是有魔力的那个。

结果他得意过了头,等厉逍那濡湿的舌头流连到他胸前,甚至用上了门齿啃咬,林一木才终于警铃大作:他现在彻底的骑虎难下。脑子清醒了一秒,林一木下意识地就推开了厉逍,他撑着手站起来,被卷起来的背心一下展开来盖住了他被舔得水亮的胸膛。

厉逍用拇指擦了擦嘴角,像只被夺了食的豹子,眼睛里都是带有攻击性的情欲,他问打断他的人:“干嘛?”

 

林一木瞬间被这样特别的攻击性撩得兴奋,他可不舍得放走面前的人。他伸出一只手抚上厉逍的侧腰,两根不安分的手指就往他的牛仔裤后袋里探,哑声道:“套给我。”

厉逍忽地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伸手在另一边的口袋掏出了那个小方袋子示威式地晃了晃。林一木刚想拿过来,他就叼在了嘴巴里。

 

有点让他太得意了,林一木想。

 

厉逍双手圈着他的脖子,牙齿咬着安全套包装的一角,再度跨坐在林一木身上,正好压着他那明显不安分老二。林一木顺手从他嘴巴里抽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掐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你是新手吧?”喘息间厉逍晃了晃腰,终于得到间隙说话,他的声音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我教你啊。”他说。



----

厉逍的上一段情感经历大概在本章就交代完毕,之后情节基本不涉及,都是林厉二人的故事了,所以之后也不写预警了~

评论(15)
热度(175)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