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4)

04

折腾了一宿,厉逍浑身酸痛,才囫囵了个把小时,身边的人就起床闹了个兵荒马乱。但厉逍终于能独占那一床薄被,也不管一身脏兮兮黏糊糊,蒙头盖脸了好一会,才终于在林一木冒着清爽肥皂泡的连声呼叫下露出一双眼睛。

“吵什么吵?”他嗓子哑得厉害,人又特别倦,“赶着投胎啊?”

 

林一木早把窗开了,驱散那一室膻腥,阳光也趁机劈头盖脸地砸下来。他们昨夜闹腾得哪里都是,处处都不干净,像是打了一场大仗。

“嘿,吃颗糖。”要不是林一木的手晃晃悠悠地吊着,厉逍怀疑那个铁盒子迫不及待要跟他的鼻梁骨来个亲密接触。要是他有力气,他挺想糊面前这个人一嘴巴——但是他没有。

“测测今天运气怎么样。”没给厉逍装死的机会,林一木刚说完,就揪下被子给他喂了一颗糖。厉逍闭着眼睛,心里觉得这个人真烦,他不应该叫一木,最好改名叫一休,五行缺休停。

好在今天的糖不难吃,厉逍含着那颗糖哧溜一下又缩进被子里。

“蓝色的,什么味啊?”林一木还不肯放过他,隔着被子拍他的脑袋。厉逍恨得在被子里把糖咬得脆响:“牙膏味!!!”

“好,看来今天你不会遇到什么大麻烦。”林一木毫不客气,一本杂志隔着被子轻轻拍到了厉逍脸上。

不,今天的麻烦,他从一早就遇上了。厉逍心烦意乱地掀开被子晃掉那本杂志,无辜的书本掉到地上,掀开几页,露出占据整个版面的某美国知名女模特的照片。厉逍转头扫了一眼,又支起身子把杂志捡了起来。

这是一篇采访,厉逍倚在床头,颇有兴味地翻了起来。林一木远远地扫了一眼,想起了是谁。他一屁股坐在床头:“我的采访怎么样?”

“回国前跟她还挺熟。”厉逍答非所问解释了原因,顺手把杂志合上,看到了巨大的标题:IMMORTAL。

“你是IMMORTAL的人?”

林一木一把抽走了他手中的杂志,淡淡道:“之前是,现在无业游民。”

 

厉逍这么坐着就觉得腰酸屁股疼,又想变回无脊椎动物,软绵绵地滑进被铺里:“那你起这么早找死啊?!”

“我今天有个面试!”林一木起身大步一跨,把厉逍扔在地上的牛仔裤用脚勾起来甩进洗衣篮。然后他拉开了嵌入式大衣橱的门:“最近心情不好,想上班。”

他的声音倒是没听出哪里心情不好,厉逍懒洋洋转头看他,现在就松垮垮穿着件浴袍,挡住了浑身上下厉逍留下的霸道的痕迹。

林一木一边选自己的面试装一边道:“九点有阿姨来搞卫生,会把床单被套都换掉,你没有多长时间睡了。”

 

“我衣服呢?”厉逍闷在被子里问他。

 

“衣柜里随便挑一套,”林一木金鸡独立套着裤子,“九点前,记着啊,别大清早地就在遛鸟。”

即便厉逍现在的下半身不值得赞美,他也觉得林一木说什么都不得人心。他翻了个身改成趴着,又把被子盖在头上。林一木果断无视他的低气压:“早上吃点什么?面包机咖啡机煮蛋器随便用,要吃豆浆油条现在我还有时间,下楼给你带回来。”

厉逍一肚子火:“不吃。”

 

这会儿终于穿得人模狗样的林一木又蹲下来揉他乱糟糟的脑袋,一种管天管地的口气:“不吃对胃不好,有什么事比吃饭重要?”

厉逍被他揉没了脾气,酒醒后这张脸怎么就变得面目可憎,连他那点睡眠时间都要剥夺。他全然忘了现在自己在林一木家霸占着林一木的床,吃他的用他的,只想这个主人快点滚出去真正留给他没有什么大麻烦的一天。

 

“喂,听到没有?”前时尚杂志的编辑似乎对蹂躏他的发型十分有心得,还玩上瘾了。厉逍伸出手把那只咸猪手拽了下来:“你这个人婆婆妈妈的真的很烦,晚上睡前是不是还得泡脚啊?”

 

莫名其妙地把人捡回来,又莫名其妙地度了一夜春宵,这时候林一木才发现厉逍还有一点点幽默感。被子这会儿正滑到厉逍的后背,露出侧颈一个淤紫的印记,给人一种他们已经是亲密爱人的奇妙错觉。

但错觉终究是错觉,林一木把被子拉起来盖住他的肩膀,继续他的玩笑:“既然你这么清楚,下次就给我倒洗脚水。”

然后在厉逍终于忍不住把枕头甩出来的时候,林一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出卧室关上房门。

 

最后林一木还是去带了一堆中式早餐回来,他也不知道厉逍想吃什么,反正各种包子油条买了一堆。既然善心泛滥了一次,他就泛滥到底,到底也不过一天一夜。

再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厉逍脑袋靠在手背上,似乎以卧趴的姿势再度入睡了。林一木轻手轻脚地捡起掉在房门边的枕头,刚走近,就听到床上的人喊了他一声:“喂!”

“嗯?”林一木柔声应了他一声。

 

厉逍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让他不禁想起前一夜眼中带泪的样子。这种乖顺的模样很罕见,至少在他还出现在舞台和荧幕上的时候从来没在公众面前展现过。想到这一点,林一木又忽然有种白赚到的心情。

他的心思绕着厉逍转了一天一夜,但是却因为突然而至的问题被提醒,他应该打住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厉逍盯着他的眼睛问他。

林一木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答案,现在又觉得厉逍眼角上的伤特别醒目扎眼。他迟疑了几秒,选了一个对大家都安全的答案:“不知道。”

“哦。”厉逍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也看不出是否满意。他打了个哈欠,拿过林一木手里的枕头继续睡眠。

 

林一木忽然就想起了自己早上吃的占卜糖,不像厉逍的那颗是薄荷味,而泛着一点点酸。

再度关上卧室门的时候,林一木突然想起,虽然他们过分亲密地过了一夜,他还是忘了,去吻一吻厉逍眼角上的伤疤。

 

下次有机会吧,他想,如果还有下次。


评论(12)
热度(177)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