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6)

断更前最后的挣扎(。


06

“躲在这种地方让你觉得很安全?”

 

西餐厅最里面的卡座,厉逍正用塑料搅拌棒把自己的酒精饮料里的冰块搅得响亮,冷不丁听到林一木抛出一个没有上下文说明的问题。他盯了一会手中的杯子,这杯东西有个瞎取的四字词名字,杯底还装了冷光灯,浪漫得很劣质。

 

“躲?”厉逍嗤笑一声,“这里确实没什么人认识我。”

“为什么选择这里?”林一木再一步追问,厉逍有些警惕地抬头打量了他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察觉到他的变化,林一木笑了笑说:“我觉得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灯光太暗,怎么看都显得心怀叵测。

 

“你应该解释一下你是谁了吧。”厉逍把目光移开,“我还有哪点利用价值?”

 

“非得把我想成这样吗?”林一木故意做出点无辜的表情。

“我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总不能认为上了一次床你就爱上我了。”

“好吧。”林一木终于妥协,“我是个作家,只觉得观察你挺有趣的。”

“你的意思是,可能我就出现在你下一个故事里了?一个劣迹斑斑的过气明星?”他讽刺自己相当不留情面,让一向嘴巧的林一木都想了一下该如何接话。

 

“也未必,”林一木答,“我只是本能地想观察,你也可以当成是职业病。”

厉逍觉得有些好笑,他终于结束了跟饮料的纠缠,仰头喝了一口,嘴角的液体亮晶晶的。

 

“现在能回答我为什么在这里了吧?”林一木又问。

“你算是在采访我吗?”厉逍笑,不客气地从林一木的盘子里挑走几根薯条,林一木低头用叉子把一部分沙拉也往厉逍的方向拨了一下:“不算,你可以当成朋友间的聊天。”

意外的是厉逍没对“朋友”这个概念提出什么异议。

 

“他们练瑜伽的那个房间跟舞房很像。”

“你还会练舞?”

 

林一木的反问里有惊讶的成分,厉逍自嘲地朝他耸耸肩:“我没有别的事干,别的也不会。”他从小在国外长大,除了玩乐,学的一切事情都跟音乐有关,舞台本该是他唯一的归宿,离开舞台的厉逍就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但他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博取同情,厉逍飞快换了话题:“你认识琴房的人么?”

 

“有求于我?不该说些什么?”

“我想弹琴。”厉逍把杯子里最后的饮料一饮而空,林一木莫名觉得直到厉逍说出这四个字,好像才把朋友这种称呼落实,不过这只是他的自作多情。

“我想弹琴。”厉逍又重复了一次,他的口气不像撒娇,也不像哀求,反而像个发号施令的少爷,事事都必须理所当然地顺着他。在这样直接的诉求下林一木忽感心虚,他帮不上什么忙。

林一木老半天没回答,厉逍也懒得唱独角戏,转头用刀叉对付盘子里的肉。现在不同过往,大部分人都没有义务满足他霸道的愿望,而最初选择离开的,恰恰是他自己。

 

“你会拉小提琴吗?”林一木终于打破了沉默,厉逍满口是肉,鼓着腮帮子抬头看了他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从林一木的杂物间里要找出那把积了灰的小提琴需要耗费一点时间,厉逍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等,听林一木用各种叙述手法重复了八百遍原因:他外甥不愿意练琴,就把琴放在他这,假称丢了,居然还真瞒住了家里人,也亏得他这个做舅舅的当共犯纵容至此。

除了钢琴厉逍也学过一点别的乐器,小提其实忘得差不多了。好在旁边这个人更是一窍不通,厉逍每次听弦,林一木都在瞎认同他的调音结果。

 

应该是个五音不全,厉逍没理他,在心里默默给林一木定了性。

 

五音不全还很高估厉逍的记忆力,在不给他任何谱子的情况下就起哄让他表演一首。大概是重新接触乐器始终能让他的心情好起来,厉逍也不推辞,给林一木拉了一首经典曲目《小星星》。

“你能表演一点有技术的东西吗?”林一木还是很给面子地鼓了鼓掌,“表演完请你吃糖。”

依旧没有谱子的厉逍翻了个白眼:“祝你生日快乐?”

 

“算了吧,算了吧。”林一木挥挥手,赶紧拒绝了这让自己平白年长一岁的建议。厉逍也没了兴趣,把小提琴放回琴盒里,对钢琴的思念又涨了一分。他曾经也给自己的歌录过一段小提,那时候只要兴起了,就没有什么能挡住他,他有精力也有能力实现一切灵感,所谓跨界和创新也不过有才华的人玩的游戏。

但是现在仿佛一切都很遥远了,他没有力气,也没有条件了,从结束上一段感情起,生活就如同死水枯井。这一刻厉逍也有点犯怵了,假如他真的又坐回到钢琴前,曾经印在灵魂里的音符会不会也不复存在。跟钢琴唯一有关的事,可能只剩下他习惯性把指甲修剪整齐。

 

“喂?”林一木把手在发呆的厉逍眼前晃了晃,“你喜欢小提琴吗?”

厉逍皱了皱眉看看他,没有回答。林一木兀自说:“我还挺喜欢的。有句诗说,温情的人演奏爱情用小提琴。”

 

厉逍赶紧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收起你那酸不拉几的一套。”

“爱情是创作的永恒话题,有问题吗?”林一木把闲下来的人拽到身边,厉逍甩开他的手跨坐在他身上。

“有问题,”他肯定地说,“我现在不想谈创作,更不想谈爱情。”






*《穿裤子的云》马雅科夫斯基

粗鲁的人在定音鼓上敲打爱情/温情的人/演奏爱情用小提琴 

评论(12)
热度(131)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