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7)

07

说来荒唐也不荒唐,但欲望来得比两个人想象得都快。一回生两回熟,接了几个湿哒哒的吻,衣服就蹭掉了一地。只是林一木好几天没给他喂糖,甜的也好酸的也好,现在厉逍尝起来就有些寡淡。

 

外链点我


过了会浴室门打开,厉逍顶着个湿漉漉的脑袋浑身冒着热气走了出来,也不客气,径直进了卧室。林一木虽然没什么羞耻心还是把裤子穿上了,进房一看厉逍倒是宾至如归,套了一条他的短裤就趴床上了。

林一木一阵头痛,赶紧拿了一条大毛巾去擦他滴水的头发,以拯救自己眼看要水漫金山的床头。偏偏厉逍此时八风不动,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乐得有人代劳。林一木手上没轻没重,一通乱揉也没能阻止这位小爷入睡,在他耳边说了不少话,却被当成了催眠故事。

 

等林一木终于揉累了,厉逍估计梦都做了几个。卧趴的姿势恰好能看到他腰上刚才被掐出来的淤青,林一木甩开了毛巾,先前的柔情蜜意不复存在,还是顺手把被子给厉逍盖上,权当是欠他的了。

 

然而等林一木第二天下午回家就发现,一早上起床没把厉逍摇醒扔出门,实在是心软自个儿吃亏。这位把鸠占鹊巢演绎到极致的祖宗在他开门进来的时候正四仰八叉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枪战电影,投影仪和音响用得熟练,身上套着他的休闲服,茶几上摆满零食和水果,好几个储物柜还开着门。

林一木也不知道家里哪来那么多存货,他大步走过去,电影里突突突每一声都好像打在他的太阳穴上。厉逍抬眼看了他一下,顺手给他扔了一包饼干,顺便拍拍沙发一角示意他可以坐下来。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反而让林一木没觉得哪里不对,直到他吃了一块饼干才想起去看看厉逍拿来看电影的东西,然后冷汗直冒飞快按了暂停键:“我昨天的稿子你关了?保存没有?”

厉逍正看到精彩部分,对他的暂停非常不满,把薯片嚼得很大声:“忘了。”

 

林一木没管他,赶紧去查看自己的存稿。这台笔记本他从不带出门,所以一贯不设密码,谁想到还能遇到厉逍这种隐雷。发现对方还是很有爱心地保存了他的智慧结晶,林一木长舒一口气,厉逍抓起沙发边的痒痒挠敲他肩膀:“继续啊。”

结果林一木啪地一下合上了笔记本翻盖:“你属柯基啊,这么自然就把我家刨地三尺了?”

厉逍打了个哈欠:“我没钥匙,又不知道你家地址,外卖都叫不了,饿死我了。”

 

“怎么说话呢你这小白脸?”林一木也是被他的态度给气笑了,“吃我的用我的,工资还是我发的,叫我一声爸爸都不为过。”

林爸爸立马遭受到三包苏打饼干的打脸攻击,他心痛地把无辜的作案工具放回茶几:“那这些东西哪里来的?”

“今天有个人来找你,说是你的编辑,”厉逍依旧大爷一样横躺在沙发上,“我叫他去买的。”

 

想着这会儿自己约炮逸事估计已经传遍专栏编辑部,林一木一把抢过了厉逍手里的薯片:“你走吧,孽子,阿爸真的对你很失望。”

厉逍连翻几个白眼,但是在耍嘴皮上明显又不是林一木的对手。他看了一眼时间,还是从沙发上下来了,林一木剥了个橘子,看着厉逍一副要收拾东西的样子,赶紧又喊住:“真走了,还想请你吃饭呢?”

 

厉逍不为所动:“老请我吃饭,泡我啊。”

 

“不泡,花钱又花精力。”林一木说着,却凑上去往厉逍嘴里塞了一瓣橘子,然后指指那把一直放在客厅的小提琴:“你把它带走呗。”

厉逍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摇摇头:“留给你外甥吧。”

 

“我骗你的,我妹妹十三岁就过世了,没外甥。”林一木说,“反正我学不会,让它跟能弹奏它的人走吧。”

厉逍没听他说话,径直走到了玄关。他弯腰系鞋带,声音顺着沉了下去。


“太重了,不要。”



--------

断更是指断日更,非常忙,请对没有春节和寒假的我温柔一点TAT

评论(17)
热度(162)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