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8)

08

林一木又挑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过来,并排的三架坐式蹬腿器后面就是瑜伽和桑巴舞的教室,一面墙半面都是玻璃,剩下有两面是镜子,里面的人在干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林一木在饮料自选区灌满了一运动水壶的果蔬汁,远远只看到半面玻璃后露出一截腰和一双脚,现在没有课,能在里面的人应该就是他要找的人。

 

果然他脱了鞋踩着木地板进去看到的就是厉逍在倒立,他可能还在计时,面红耳赤且咬牙切齿,一副坚持跟自己过不去的样子。只是那件花里胡哨的套头衫被他忘了把下摆扎进裤子里,也不知道厉逍用了什么办法,现在只好用嘴巴叼着,以免蒙头盖脸。但这样一来看到的就不止一截腰,而是整个上半身都风光无限了。

这样怎么看都有点狼狈,林一木走过去帮他把那截沾满了唾液的衣服下摆拽出来,刚顺手扎进裤子里,厉逍就晃了一下。林一木担心自己的鼻梁骨,非常有远见卓识地闪开避难,结果厉逍一个反身站了起来,然后又腿软坐了下去。

林一木上前一步把果蔬汁递给他,厉逍拿放在一边的毛巾擦汗,也不嫌弃,打开对嘴喝了两口,又放下了:“给我拿气泡水。”

林一木懒得出去,把水壶又往他手里塞,张口就来:“喝这个,碳酸喝多了 骨质疏松。”

 

厉逍不情愿,但是走出去拿饮料他比林一木更不情愿。渴得紧,他把毛巾挂在脖子上又灌了一口胡萝卜、苹果和百香果相亲相爱的产物,像漱口那样咕嘟咕嘟了好一会才咽下去。然后终于一副无法再忍受的样子把水壶丢回给林一木,并且拿过了他脚下的遥控器。

教室的一角挂着一台电视,现在正被厉逍打开放着音乐节目,他把声音调大了一点,然后又以一个大字型仰躺着享受练习后的闲暇。林一木挨着他坐下来,偏头就注意到厉逍的侧脸贴着张创可贴,还觉得好笑:“多大岁数的人了,刮胡子还把自己弄伤了?”

 

“嗯?”厉逍一时没反应过来,一只手往脸上摸了摸,然后不满地啧了一声,把创可贴摘了下来:“被挠的。”

“你偷撸别人家的猫主子了?”林一木觉得好笑,厉逍满身逆鳞,怕是小动物都对他没什么爱心。而厉逍只是翻了一个白眼:“跟女房东吵架了。”

 

厉逍的人脉不在国内,离开ESE换个城市,能待着的地方全靠大哥厉睿打点。论到住,他又不愿意寄人篱下,待在什么哥哥的熟人家里之类的,总觉得被人监视着。房子是他自己找的,一个人住。但厉逍始终是个被宠着长大的小年轻,虽然野了点,市井气是绝对没有的,思路也直,哪能跟日日计较柴米油盐的人比肚子里的九曲十八弯。

林一木倒是可以想象,房子总是主人在意租客不上心,或是恰巧又遇到了一个多了点讹人点子的房东给他下了个套,加上厉逍欠修的说话艺术,闹到动起手来不稀奇。不过就细细的一道红印子,林一木用食指在那道痕迹上擦了一下:“你这张脸不能再折腾了。”

厉逍偏过半个头去照了照镜子,满不在乎:“不留疤。”

 

“你看你,我一会儿不盯着你就能闹出点事。”林一木把手收回来,目光跟着厉逍盯着屏幕上一个刚红起来的新人,有一张令人羡慕的青春洋溢的脸,眼睛里能读出志向和生机。“一会儿”说得轻巧,这次相见离上次分别相隔了也快半个月。不过他俩本来就没什么绑定,见面与否都不是义务。

厉逍也没有用心在看节目,多扫两眼就兴趣缺缺,把头转回来玩林一木的运动水壶的瓶盖,声音里却没什么锐气:“你是不是闲得慌。”

他想起第一次结束后的早晨林一木提到过要去面试,但却不知道结果如何,对林一木的事他也不记挂。除了知道林一木是个作家,平时往哪来到哪去都无所谓。两次从他家里出来,厉逍算是终于记清了林一木家的门牌号——但那又如何,他们又不想对方。

 

“我?我不闲啊。”但他横竖不像有事羁绊的样子,“那你现在是不是无家可归了?”

被戳到痛处,厉逍肉眼可见地焉了一些,但也只是撇撇嘴,没有说话。林一木变戏法一样从运动裤口袋里又拿出了他的占卜糖:“虎落平阳,时来运转,试试运气?”

厉逍抬眼看他一下,闭着眼选了一颗:“虎落平阳……被狗欺负?”

“我不欺负你。呸、我也不是狗。”林一木看着厉逍把那颗糖含在嘴巴里,暂时没露出什么味道糟糕的表情,笑着去拨开他因为汗湿紧贴在额头上的刘海。

“是不是感觉要遇到贵人了?”

 

结果下一秒厉逍就露出遇到债主的表情:“里头……怎么是酸的?”

亏得林一木脑子灵活:“又酸又甜不就是初……”恋字刚到嘴边没出口,厉逍就抬了头,林一木顺着他的目光,恰巧见到电视屏幕上裴清的新MV。厉逍瞄了一眼,没出声,林一木拿过遥控器:“给你换个台?”

“已经跟我没关系了。”厉逍仰望天花板。

 

“那我代表EX委员会歌颂一下你不在爱里念旧的美德。”林一木一边说着,一边握着遥控器看完了MV。厉逍吃完糖,见他意外安静,拍了拍他的背脊:“干嘛呢你?”

林一木抓着他乱动的手:“你现在就练舞、想弹琴,不练歌了?”听到这话,厉逍忽然笑了一下,反而看不懂他的情绪了。

“听我唱歌得花钱的。”

 

“那就走吧,”林一木飞快把电视给关了,“本来就是来找你玩的。”

厉逍睨他一眼:“去哪?”

“我请你去楼下泡脚怎么样?”

 

“哈?”厉逍明显被他不按套路出牌惊了一下。

“楼下浴足中心啊,”林一木一边收拾一边站起来,“等下你请我吃饭啊。”

 

厉逍一把将毛巾甩他身上:“你这人脑子能正常点吗?”

“哪里不正常了?”林一木弯身把还躺着的厉逍拉起来,“走走走,你有贵人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


鉴于我很仰慕的一位美国作家写过一个很一颗赛艇的关于捏脚妹的故事

所以浴足其实是一个现代化

国际化

陶冶情操

沟通心灵

培养感情的活动

总之我是不会放过泡脚梗的。

评论(10)
热度(145)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