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10)

10

 

林一木拿着厉逍的钱包在酒吧外面等他,把自个儿的摩托车钥匙甩得叮当响。他明天要出远门,不想逗留太久。

这天晚上他和厉逍同心同德,战线一致,决定还是不能把一张粉红的票子交给台上唱歌的人,结果是厉逍一个人扛下了两个人的低消,甚至还超了一截。林一木又点的果汁饮料能贡献的杯水车薪,厉逍一口一口灌红的绿的饮料,临走前站得四平八稳,甩了个钱包说去趟厕所。

 

只是这一等时间有点久,林一木不禁心里有点发毛,他对厉逍的酒量拿捏不透,要是厉逍又遭一通罪,他得负一半的责任。结果林一木刚想折返,一转身就见到厉逍一个人蹲在酒吧门口。

林一木莫名其妙走上去:“你干嘛?COS石狮子呢?”

 

厉逍抬起头看他,借着一点光,林一木看到他只是耳朵有点红,眼神有些失焦,看起来竟然有点可怜。人的酒品分两种,不好的撒泼闹腾,好的平和安静。只是他们上次见面的时候林一木不幸遇到厉逍醉后最糟糕的阶段:人很安静,胃很闹腾。他也没来得及去评价厉逍的酒品好不好。

林一木拽了他一把:“走啊。”

厉逍眼睛都快合上了:“我想睡觉。”

 

林一木笑,弯下半个身去揉揉厉逍的头发,还顺手摸了摸他晕红的耳廓,厉逍都没有恼,看来他还是有点高估好几杯鸡尾酒的后劲。厉逍今晚喝得跟灌水似的,像是不愿听台上的人唱歌,一直在跟林一木说话,这些他点的饮料全如数家珍。只是直到他喝完最后一滴的时候,才跟林一木坦白,他从来没有混喝这么多种。

林一木当时心里一咯噔,他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只是他哪里能控制得了这么多机缘巧合。厉逍坐在那里笑,难道你高兴的时候不喝酒庆祝么?林一木一个没被酒精泡过的脑袋一想,十分在理,可就是突然搞不懂他高兴什么。

——总不能是因为今晚跟林一木去泡了个脚就打通了任督二脉?

然后厉逍就去了厕所没给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机会,不过疑问就像种子,长出几条藤,爬向不同的地方,都有让他心痒痒的指向。现在厉逍半懵半醒,倒是给了他绝好的套话机会。

 

不过总不能让这位小爷就睡在街头了。林一木想把他扶起来,但是一百三十斤的人,还偏跟石狮子一样黏在地上了,林一木拽一把,厉逍晃一下,又腿软蹲了下去。林一木不得已也蹲在他旁边,轻拍他脑袋:“回家再睡行不?”

厉逍摇头晃脑,也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发出几个“嗯嗯”的鼻音,但是仍旧没有起身的意思。他倒是不吵闹,酒品好得过分,比平时还乖了。林一木知道他的意识跟身体没办法抗衡,只好把厉逍稍微扶正了,自己走到他面前:“行吧,我背你,猪八戒背媳妇。”

 

厉逍这会儿却有意识,知道要趴他背上勾住脖子:“你猪八戒啊?”

林一木感觉到身上一沉,厉逍这酒醉得时灵时不灵,倒是比他还会套话了。他站起来拽紧厉逍的两条腿:“那要看你是不是媳妇儿了。”

没有回答,一个脑袋不客气地搭在他的肩膀上,碎发摩擦着侧颈的皮肤,痒得他忽然心神慌乱。林一木不肯让人糊弄过去,晃了背上的人一下:“别睡啊,待会你摔下摩托车了怎么办?”

厉逍趴在他肩膀上的嘟嘟囔囔,现在又像个小孩了:“好困。”

林一木走得慢,生怕把厉逍摇得肚子里再翻江倒海,但是鬼点子一个一个往外冒:“你唱歌吧,唱了就不困了。”

 

在酒吧里开玩笑的时候林一木没求他,越是厉逍这样的人他越是不想遂意。以前总有女孩子嫌他烦,玩笑有时候不合时宜,搞得像是天生要跟人过不去。其实林一木心里自有量度,喜欢得多一点,就会把无伤大雅的界限拓宽。大事上不闹,但小事上看人生点气他别有一番乐趣,到了厉逍这他更是死性不改。

厉逍现在酒精上头昏了脑,自然也没想起什么坚持,带着度数的声音就这么钻进林一木的耳朵:“唱……唱什么啊?”

“就刚刚那首吧!叫什么……二十二?”林一木还对被打断的后半段耿耿于怀。

 

厉逍这回终于没推脱,轻轻哼了几声,以林一木的看法就是不在调,刚想开口,厉逍忽然就切入了状态:“趁现在荒唐,苦痛无关紧要……”

“等等。”林一木连忙打断了,这词听得他有点不舒服,“这歌是你22岁那年发的?”

刚起了个头就被干扰了的厉逍有些不爽地用自己沉重的脑袋撞了一下林一木的太阳穴:“废话!”

“你自己写的词啊?”林一木被这祖宗这样闹,只好佝偻着腰,像个老头。

“不是!”厉逍不耐烦,“我也忘了谁写的!”

 

林一木无声地笑了笑,这首歌在厉逍闹得满城风雨之前发行,他恰恰是意气风发,却唱着不好的预言。

“下回你想起了,记得把那个写词的打一顿。”

厉逍拖长了声音:“为——什——么——啊——”

“你这就叫一语成谶。”林一木摇头,厉逍趴在他背上,脑子又不灵光了,说话声倒是很响亮:“一语成什么?”

 

林一木被他喊得耳朵疼,知道跟一个醉鬼没法计较字眼,这波浪形的情绪变化真是闹得他够呛。

“你还是唱歌吧!”林一木也喊回去,“直接唱高潮那块!”

“高潮哪啊?”厉逍糊里糊涂。

“就是‘我不可怜’那里。”林一木努力回忆着舞台上的大胡子的歌声。

 

“我不可怜,我不可怜,我不可怜……”厉逍生硬地重复了三次,脑袋又耷拉下来,林一木差点以为他又要睡过去了,歌声却缓缓响了起来,只是声音越来越小:“我不可怜,我亦骄傲。爱情一千种味道,愿我统统中圈套……”

到后面已经仿佛梦呓,林一木赶紧又晃了晃他:“嘿,听不到,声音大点!”

 

厉逍无精打采,但还是依言很慢很轻地重复了下一句:“你来爱我吧。”

林一木愣了一下,突然又笑了出来:“没听到。”

 

厉逍把嘴巴凑到他耳朵旁边,一字一顿,用的是平时说话的语气:“我说,你·来·爱·我·吧。”

“你求我啊?”

林一木的太阳穴又被不留情地撞了一下:“重新回答。”

 

他只好站稳了,尽量站直了,显得自己诚心诚意。

 

“好啊。”



评论(18)
热度(173)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