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林厉AU]鬼笔 01

一个没写过的题材,觉得林一木的人设比较适合就继续写林厉了,瞎写,随时可能坑,不tag。


 

01


最近厉逍右眼皮老跳,时时有种被监视的感觉。经纪人说他被狗仔搞得神经过敏,上次他去朋友的生日宴会,特意换了车,还是被追了几条街。回来他随口抱怨了几句,当时经纪人还笑说,去个异性的生日宴会都这么麻烦,干脆直接公布你是GAY算了。

厉逍一副没辙的样子,说行吧,反正我也不介意。

问题是GAY能防绯闻,不能辟邪。

 

他最近真是被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搞得心神不宁,但是谁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不过托福,老板心情不好,推了几个节目放了个假。厉逍连夜决定去隔壁城市的住处静静,凌晨十二点在高速公路上飙到了一百二,忽然大灯一闪,看到一个不要命的身影横穿高速。

厉逍飞快变了车道,身后刚才一直尾随的车辆嗖地一下超过了他。厉逍心有余悸,但是在后视镜里又根本看不到人影。他心里呔自己一声,刚才就在自己面前都几乎糊成一片影子,现在走了那么远,能看见个鬼。

 

他进门的时候还真是看见个鬼了:房间里有人。以为家里进了贼,厉逍随手拿起玄关处上次喝完没扔的空啤酒瓶,自以为蹑手蹑脚,刚跨出步子那人就转过脸。跟这双眼睛一对上厉逍就心慌得直冒冷汗,不是一见钟情,而是一个可怕的念头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这是刚才在他面前横穿高速的那个人。

如果是狗仔,这个狗仔未免也太牛逼。也不管有什么后果,啤酒瓶顺手就砸出去了,但直直穿过那人身体,掉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那人手一摊:“你砸我也没有用。”

厉逍赶紧站稳了,一米八的男子汉,不能让鬼看见他怕鬼,只是脸上惨白,手心里冒汗:“你……你谁啊?!”

那人走近一步:“别怕,我不是鬼。”

 

那还讲鬼话!

 

那人上前一步,厉逍就退后一步,退到最后退无可退,厉逍脊背撞到墙上,啪地把房灯给撞开了。在他面前的人唰地就变透明了,就像看着哪儿打出来的投影,飘乎乎的。厉逍下意识往下一看,还是有一双脚,并且踩在了地上。

发现异样,他一边调整自己的透明度,一边打量着厉逍说:“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

 

只是这更让厉逍怒意上头,忘了害怕:“你跟我很熟啊?!”

 

“冤有头债有主,我当然记得你。”那人笑起来,终于想起介绍自己,“在下天庭的文员,说好听点,也算个神仙。下凡前在天池边照着自己捏了个肉身,你可以叫我林一木。”

厉逍心里呸一声,看了看他运动鞋,装神仙好歹也给我表演一下脚踏祥云。

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神仙先生无奈地摇摇头:“我又不是七仙女,就一基层,没那么大排场。”

 

一向排场不小的明星先生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要钱是吧?”

“嗨,祥云是钱能买到的东西吗?”林神仙站累了,也不介意,盘腿就坐下来了,像是要跟厉逍唠嗑,“我是生死衙门的文官,主掌朱笔。衙门规矩简单,朱笔批生,鬼笔批死。你想想,每天这么多人寻死觅活、投胎转世,基层工作者压力得多大!”

厉逍皱眉:“你日理万机,怎么还有空来找我?”

 

“我话还没说完啊!”林一木连忙摆手,“这人压力一大,就想喝酒,一喝酒就误事。几周……哦不,人间二十多年前,我中午喝了个小酒,就批错了本子。”

厉逍没听懂:“什么意思?”

 

“投胎只是早晚,但投胎到哪里,在人间多长,全凭运气。每个等着投胎的人在天庭都有个号,时辰一到,就来生死衙门转转盘,具体到东西经纬和时刻分秒。有的人运气好,地点选得好,时间也长,平平安安过一生,有的人手气就一言难尽。我犯错那次,那人倒是转出了一个不错的家庭,可惜时间不长。只不过我喝了酒,手一抖,在本子上记错了命限,让他赚了好多年。”

厉逍愣了一下,问道:“你的意思是……我是那个白赚了很多年的人?”

 

“是。你本该早殇,现在白得一个享尽人间的岁数。”林一木不紧不慢道,“我犯错之后,立马被扣了几百年修为。层层上报之后又被停职几日,来了个天上地下通报批评,现在才有机会下凡改过。天上始终不同人间,只是几周,于你已经是这么多年,看来过得挺不错。”

后面一句只是感慨,但厉逍听到“改过”二字,想着这几日一直被人监视,不祥之感涌上心头,这看起来无害的神仙瞬间变成了黑白无常似的。可惜他无处可逃,只往旁边挪了挪脚,假装强势问道:“我活得久又碍着谁了?!”

“话不能这么讲,”林一木倒是有耐心,“最直接的,你碍着后边排队的人。我们天庭投胎,生生世世,大的辈分总不能乱,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这难道是我的错?”厉逍冷着一张脸道。

“是我的错。”林一木大方承认,“我好不容易考了个公务员,本来光宗耀祖的事,但是现在因为这么一笔,前功尽弃。现在我们也快过年了,上有老下没小,我也只好下凡来争取业绩。”

厉逍一听,瞬间心如死灰。他正当人生中最好的年头,矫情点说梦想没完成,俗气点说甜头没尝够,说什么也不想牺牲自己给这素昧平生的神仙升官铺路。那倒霉神仙发现自己把人吓着了,又心软开始安慰:“你也别把我当成阎罗王,刚才要不是我引你变道,你就被后面那个醉驾的追尾了。”

厉逍全然听不进去,心乱如麻。投胎做凡人,可不比这些掌管生死的仙官,出身本就不可选,红尘中遭罪多过享乐,但谁也舍不得这条贱命。放弃太早,以前受的百般苦,更是无从得报。

但是那仙官的愁苦,似乎比他更甚:“只是我一直握的是朱笔!带你回去述职,是这鬼笔判官的事,怎么做得来!”




tbc

评论(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