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11)

11

房灯开着,林一木在电脑前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伸了个懒腰,时间指示凌晨两点。老板椅咿呀一下转过来,躺床上的人睁着眼睛,随着他的声响一下子把目光也抛过来。

“醒了?”

厉逍懒懒地嗯一声,然后问他:“你什么时候睡?”

 

“干嘛?”林一木笑,一边把手提电脑的翻盖扣下来,“一个人睡寂寞?”

“灯太亮,晃眼。”厉逍撑起上半身,林一木把他扔到床上的时候只脱了鞋,现在酒劲过了,他终于在困倦之余觉出很多不舒服——比如身上没拆掉的首饰,以及卫衣上怎么躺都觉得碍事的帽子。

林一木看着他把上衣脱掉,他家有很多房间,但就像林一木总是把工作转移到卧室而不在书房解决一样,厉逍每次来都名正言顺地睡在主卧,害得这十几方的地方全是故事。

林一木起身把大灯关上,然后开了床头灯,昏黄一片暧昧了气氛。他走到床边:“你的酒量真的不太好。”

“但是我的酒品还行。”厉逍嗅了嗅刚脱下来的上衣,确定他没给林一木添什么麻烦。他也喝酒闹事过,但都是给心情不好一个开脱的理由。林一木穿着居家服紧挨着他坐下了:“今晚还可以吧,没吐,就是说了一堆话。”

厉逍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移开了眼神:“都是胡话。”

 

林一木弯了弯嘴角,知道猪八戒和他的傻媳妇的游戏已经结束了,但是意外地如释重负。他读过也写过许多感情,知道要让两个人有事可谈,需要很多人为和天意。林一木和厉逍之间的故意已经很多了,大家玩乐嘻哈,却清醒地井水不犯河水。直到今天如此神志不清,张口就来,欢天喜地互相说了跟爱情有关的话,他才猛然发觉违反游戏规则了。

他以前不太会跟爱情玩游戏,现在也不会,但反省是学会了。守护者的角色做了太长时间,虽然偶尔还是会犯贱——就像他对厉逍,但后知后觉要懂得保护自己了。酒后吐的真的未必是真言,酒只是壮胆,能让人说出平时碍于面子说不出来的话:喜欢有很多种写法,寂寞也算一种。

在两人都恰好寂寞的空窗期掏心掏肺是很初级的行为,之后受什么伤都活该。但是现在,如果他们把游戏规则都牢记于心的话,还是有很多乐子的。

 

外链点我


评论(19)
热度(157)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