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12)

12

 

这个拙劣的借口下面隐藏着的拒绝厉逍不会听不懂,他也知道自己差点逾越雷池。为了缓和尴尬,厉逍闭上眼睛去找林一木的嘴唇,磕碰了一会两个人又纠缠在一起。


外链点我

 

林一木丢掉手上的东西,兢兢业业地把他四肢摆好,然后紧挨着他躺下。他的一只手暂时垂在外边没收回来,厉逍却仿佛像接收到什么信号,一下子钻进他怀里,等林一木把那只手收回来恰好把人抱住。

这样又让他有些心软了。

 

厉逍已经闭了眼睛。他躺得比林一木低些,几乎是靠在林一木的肩膀上。林一木稍一低头就可以吻到他的眉心。林一木抱着他躺了一会,一看钟数不早,也没多少时间合眼。厉逍不知道有没有睡着,歪着头靠着他,有伤的那边眼角因为侧躺被遮住了。他仔细打量,才发现厉逍的锁骨附近有一块皮肤颜色稍深,不认真看发现不了异样。然而无论怎么想也不知道那是何种原因造成的痕迹——也许只是单纯的胎记。厉逍本应是个挺完美的人,只是现在搞得一身伤痕。

林一木的一条手臂酸了,小心翼翼想从厉逍的肩膀下抽出来,结果怀里的人一下睁开了眼睛。林一木自然地换另一只手把他搂住,仿佛做过无数遍。

“天亮了我就出远门了,”林一木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拍他的背脊,“得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你不是没处落脚吗?可以在我这里待着,钥匙等下给你放床头。”

厉逍听他说完,没给面子道谢,反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笑了笑:“你不怕吃亏?”

“我现在学聪明了。”林一木道,“要求只有两个。”

“说吧。”厉逍像只狐狸那样饶有兴致地打量他。

“第一,每天给我的金钱树浇浇水。”林一木指了指房间的角落,“就是长得油光满面的那一棵。”

“还有呢?”

“第二,带人回来可以,不能在我床上搞。”林一木冷静道。他和厉逍从认识到现在不到一个月就上了三次床,有偶然也有必然。他是不相信厉逍这样的浪子哪怕摔伤后会多收心,只是他俩互不相关,碰巧各取所需而已。

“可以。”厉逍懒洋洋答道。

成交后厉逍才想起之前林一木说的“贵人”是什么意思。谈话结束林一木就分秒必争地闭眼睡觉,厉逍从他的眉心鼻梁骨盯到紧抿的唇,心里叹一口气。以前他厉逍到哪里,哪里就蓬荜生辉,现在他躲起来过清净日子,每个狼狈倒霉时刻都会碰上林一木,阴差阳错,十足孽缘,倒是让这小子赚足了便宜,能得意好一阵子。

 

几天后电话响的时候厉逍正在路上开车,他把音乐关掉,顺手接通,林一木的声音被风声裹着,响亮地从蓝牙耳机里传来:“你在干嘛?怎么那么吵?”

吵的明明是林一木那一头,荷尔蒙跟汽油箱相亲相爱,厉逍皱眉调小了音量:“刚提了新车。”

“混得不错啊。”林一木在那边夸张地感叹。

“我回家了。”厉逍言简意赅,按道理他是不会被新跑车这种甜头骗到,然而当厉睿以此诱惑他的时候,厉逍最后还是答应回家看看。他离开ESE也快一年了,现在心态不同以前,在新座驾里又感觉出乐趣来。

结果到林一木在那边马上紧张起来:“那我的金钱树呢?!”

“给你隔壁了。”厉逍懒懒地答。

没想到林一木更紧张了:“你知道我隔壁那家人有个三岁的小孩吗?”

“知道啊。”厉逍答得飞快,“有问题?”

林一木哭天抢地:“要是我的金钱树被摘秃了,等我回来你得陪它一起秃。”

厉逍嫌弃地啧了几声,这作派真给他那个作家财富榜前几的头衔丢份。林一木在那边傻乐了一会,厉逍逮着机会变道超车,方向盘刚打过去,就听到林一木终于进入正题:“我那天早上拿错了你的手链。”

“哦,那个啊。”厉逍扫一眼自己空空的右手,不在意道,“送你了,我哥说开过光的。”

“真的啊?”林一木回得很狗腿,“通情路通财路还是保事业啊?”

“都不保。”对方虽然看不见,厉逍还是翻了个白眼。

 

“那保什么啊?”

“保平安。”



评论(14)
热度(159)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