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北美养狗

*《自知之明》突发短番外,剧透了结局,阅前请斟酌。



北美养狗

 


“这不是我最好的命。我最好的命是被一个来喝酒的好男人看上,跟到北美养小狗。”*

 

每次林一木看到镜头上厉逍在昏黑灯光和烟雾缭绕中一脸沧桑地悠悠感叹,都能笑到喷茶。厉逍在电话那头福至心灵,压低声音吼他:“你他妈又看这部电影!”

林一木被呛得咳嗽不止,笑了半天才顺过气,连忙用脚把遥控器拨过来,伸手开了静音。

“不怪我!电影频道在播!看到你就不舍得转台了!”

 

后面那句姑且算一句情话,足以让电话那头的人偃旗息鼓一会儿,改成低声喃喃:“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喜欢这部电影啊?绿帽子心态?!”

“我呸!”林一木佯怒道,又捏着鼻子装腔作势,“我真是好惨好惨啊,随便看个电影都这么憋,不想跟演员过了!”

“你闭嘴吧。”厉逍翻了个白眼,看了看时间,用一边肩膀夹着手机,把随身的行李拿了出来。今天他又进新组拍戏,刚刚在酒店安顿下来。

 

林一木在看的是厉逍刚回到娱乐圈的时候接拍的一部同性电影,当时风口浪尖,厉逍也考虑过要不要接,显然导演是看中他身上某些气质,但这恰恰不是他想炒作或者再度过多张扬的地方。林一木鼓励他先去试试,这毕竟对于复出需要话题和关注度的厉逍来说是个绝好的机会。事情的结果是厉逍靠着这部戏一路拿奖到手软,电影里他饰演的这个颓丧又坦然,爱得决绝热烈不卑不亢,有点骄傲的小脾气,但最后还是在爱情上没能如其所愿的小酒保成为经典的荧幕角色。

那头林一木看着电视屏幕上厉逍转过头跟阴影处的男人接吻,还是觉得十分好笑:“哎,我说,跟你搭档的那个男演员,侧面看还挺像我。”

“全世界都像你。”厉逍一边走动一边道,让林一木闭嘴的最好方法其实是应和他,中了好几次圈套之后他终于学会了。那边林一木嗯嗯两声:“长得帅的人都有点像。”

厉逍从包里拿出蓝牙耳机调了下设置,就没听清林一木之后说了什么。他戴上耳机走进浴室,那边飘来半截句子:“……LA离家还挺近的。”

厉逍打量一下镜子里的自己,拿出剃须膏:“LA?”

林一木知道他肯定没听,只好耐心重复:“上次我把你的电影蓝光打包了一些寄给我爸妈。他们问你要不要去好莱坞,LA离家还挺近的哈哈。”

厉逍忽然被淳朴的美国人民逗笑,只好回一句:“谢你爸妈的吉言。”

“我好几年没回去过圣诞了。”林一木慢悠悠道,“我爸的生日正巧在圣诞前,你今年要不要考虑一下……”

厉逍因这突如其来的见家长的建议愣了一下,不过一想他确实也很久没回美国,纽约那群狐朋狗友估计都把他忘到马达加斯加了,得回去敲打敲打他们。

他在满脸白泡沫中嗯了一声,又不无遗憾地回答:“我还不知道下半年的安排。”

林一木叹了一口气,假意道:“你好忙啊,后悔让你回去了。”

这是一句玩笑,天知道他俩当时花费了多少力气,下了多少决心,厉逍才重回舞台。摄像头和镁光灯天生该为他而准备,他本来光彩熠熠,自带引力,尘嚣中难掩光芒。那年林一木就爱他像一颗夜明珠,但不该放在家里私藏,厉逍只有回到自己的世界才能重获活力,世人艳羡的目光只会让他愈发璀璨。

 

厉逍没有回他那句话,林一木又道:“今天呢?会忙到很晚吧?”

“是。”厉逍简短回应,顺便把自己的发蜡给洗掉了,好让待会上妆的时候容易些。

他那个话多但这会儿不讨人嫌的男友又开始老生常谈:“累了就不干了呗。我总觉得你那句话说的不就是我嘛,跟我回北美养狗吧。”

厉逍笑一声,呛他:“想挺多的,下一次你来写剧本算了。”

“美国田园养狗文艺小电影?”林一木笑道,“我还真能给你写出来。”

厉逍随口回他:“那就不要叫妹妹了吧。”被小泰迪的故事灌了一口毒鸡汤的事他还记在心里。

“行啊,叫弟弟吧,你是别人家的弟弟嘛。”

“万一弟弟是母的呢?”厉逍竟然真的认真思考起来了。

“那就……叫弟妹?”

 

两个人各自大笑起来,助理在门外催促厉逍集合,厉逍飞快回了他几句收了线。林一木挂了电话,电视屏幕上厉逍对着镜头无声流泪,但是天一亮,就是他的好日子。波折和误会总会融化在时间的河流中,曾经尝起来是咸咸的,但流向的是宽广而无限的未来。

林一木意犹未尽,人谈情之后黏黏糊糊,思念总是从分别那一刻蓬勃生长。他低头打开微信,给厉逍发了个6.66元的红包:开机大吉!

 

很晚的时候厉逍才领了这个红包,然后回他一个8.88,下书一行:小气!

“谢谢老板,”林一木笑着回他,“你比我多一些二。”

 


 

END


----------

*电影台词改编自徐浩峰《师父》台词。原文:这不是我最好的命,我最好的命是被一个来吃饭的巴西人看上,嫁到南美种可可。

改编之后很好笑, 就忍不住写了这个。

以及现在广电有了不能播同性影片的禁令,大家姑且当做异次元的电视台吧

评论(6)
热度(152)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