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15)

15

 

倒霉就像黏在鞋底的口香糖,一旦踩上去,沙尘污浊就跟一路。

一周多后林一木总算结束了他的旅行,存储卡是满的,疲惫值也是满的。他背着包一边走一边查看手机信息,开车加上断网是一个非常好的组合,能把他不想看到的信息都屏蔽在外。然而该来的总得来,厉逍这个名字就像跟他过不去一样出现在每个不经意的话题里,还变着各种花样。

在他因为没看路不小心踢到了上一层阶梯一个踉跄之时,林一木总算确定了厉逍的所谓“新欢”就是ESE的新人。虽然期间又拍到他和什么模特或者女星见面,但频繁交往的只有这位男歌手,甚至被人目击厉逍开着新跑车在ESE的楼下等他。

毕竟两个人都身份特殊,狗仔也热烈了点。前一段流言不攻自破,这一段却是连ESE的公关都没有澄清。林一木在楼梯上坐稳了,恍然大悟,已经无所谓哪段真哪段假,自己就是ABCDEFG选择枝,厉逍现在选了个最优而已。过了那么多天终于证实了其中一个猜测,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就是落魄了点,家门钥匙不在身边。

林一木复又站起来,走上去敲了敲隔壁的门。过了会门拉开了一条缝,对门的中年妇女看清来人,连忙推开了门,脸上堆满笑容:“小林,你回来啦?”

林一木客套了两句,忐忑着问:“我之前那个……朋友,他有把钥匙给您吗?”

“没有啊!”邻居一口否认,“他就让我帮你照看一下你的金钱树,你看待会……”

林一木赶紧摆摆手:“我还得出门!等我回来了再问您拿!谢谢谢谢!”

 

他像个逃难鬼一样一边道谢一边慌忙跑到楼下,等停下来才觉得自己狼狈不堪。林一木提着东西在小区的花园里找了个凉快的地方坐下,叹一口气,在微信里翻出绰号“老张”的朋友,给他留了一条信息。但是好半天没人回,林一木跑到小卖部去买了一瓶饮料,不得已打了个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他想他可能有点太不关心这位演员老友的近况,只好点进去看了一下对方的朋友圈,然而寥寥没几条,上一次更新已经是一个多月前。他们住得近,且相见恨晚,林一木家唯一的备用钥匙就在他那里。如今这个在家门口却不能入的情况实在尴尬,但林一木不到最后一刻还是不想找厉逍——他也不在这个城市,总不能为了他飞过来。

也许坏就坏在他根本没提前跟厉逍说自己回来的日子,之前也因为心里郁结,不愿跟厉逍联系。毕竟他俩之前哪怕如此亲密,也没到无话不说推心置腹的地步,现如今若不是异地的情侣,哪还有人闲着没事干煲电话粥的。他就算想分享旅途上的趣事,厉逍大忙人还未必想听呢。

总之千错万错,厉逍再多不是,到最后致命的错都在林一木身上。他握着手机发愣好久,原本冰冻的果汁饮料淌了他一手水,手机终于响起来。林一木忙不迭接过,老张上来就掐灭了他希望的小焰火:“老林啊?找我喝酒没门。我在组里,还有一周才能回来。”

林一木差点把手里的饮料扔出去:“你们是合起来玩我的吗?!”

“我们?谁们?”老张没跟上思路,“谁玩你了?”

“我家门钥匙丢了。”林一木胡扯了个理由,“算了算了,你好好在剧组待着吧。”

老张在那边笑他马大哈终于有今天,林一木应付了几句,挂了电话。他从通讯录里找出厉逍,现在是真的逼上梁山,盯着十一位数看了好久,最后还是一咬牙按了拨通。

电话响了没几声就被接起来了,厉逍那边人声和音乐声都很吵,他响亮地喂了几声,差点没把林一木的耳膜震破,过了几十秒才终于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你回来了?”

林一木坐在花园的石椅上,一低头就能看到自己握着饮料的那只手上还戴着厉逍的手链。链子太多了就是麻烦,戴和脱的时候都是好几串一起,总忘了把不该再出现的那条拿走。

林一木轻嗯一声,试探地问:“我的钥匙……”

“哦!”厉逍心领神会,林一木家的那枚钥匙虽然他一直没有使用需要,但是就像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一样,一直被他贴身带着,现在正和他的跑车钥匙相亲相爱挂在一起。然而他也突然反应过来现在麻烦的情况:“我现在在上海,明天有事要去一趟香港……”

他话刚说到一半,傅子翰在不远处喊他:“厉逍,你在干嘛啊?这边的妞都等着你啊!”

他这话说得声音很大,林一木在那头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手里的饮料瓶被他捏得微微变形。林一木盯着眼前的石板路,语气冰冷地说:“你去忙吧,不打扰你了。”

厉逍莫名其妙:“你不要钥匙了?”

“我有自己的解决办法。”

“你什么意……”

林一木没听完厉逍的话,直接挂了电话。过了会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在这个炎热的午后终于确定自己一周内无家可归了。林一木无奈地叹一口气,跨上车开往本市最好的酒店。开完房间后林一木洗了一个澡,把所有的脏衣服都打包送到了洗衣房,最后只好披着酒店的浴袍。

再查看信息的时候,发现有一个来自厉逍的未接来电,在他开车期间,现在过了挺久,厉逍没坚持打,他也懒得回。月刊连载那边编辑部的群又来了两条信息,恰好是催稿。林一木的稿子被锁在了房间里,他没辙,只好一个字一个字解释。

自从决定在国内发展之后他就跟美国那边的杂志社解约了,加上拯救IMMORTAL一役彻底暴露了“占卜者”的身份,他和前经纪人艾瑞克的合作关系也正式解除了。如今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在处理这些事,好就好在他的口碑和信用度一直不错,所以可以赊一点出去跳个票。

几个栏目编辑听了他“丢钥匙”的奇遇觉得实在荒唐,只好开玩笑生活还是比小说精彩。他的责编也没办法,聊到最后安慰安慰他:“林老师,要不我请您吃饭吧。”

林一木无声地笑出来,看了看现状:“我现在连一套能穿出去的衣服都没有,要不你来XX酒店XXX房找我?”

他那个责编立马做了缩头乌龟:“XX酒店的客房送餐我给不起,我还得找稿子顶你的栏目呢!还是等你衣服洗好了我们去吃小龙虾吧。”

林一木想能赚一顿小龙虾也是好事,又跟他们打趣了一会,群里就静了下去。林一木放下手机,电脑不在身边,无事可干,只好翻阅起这次旅途上的照片。正在他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

 

林一木站起来,想了想知道他房号的人,不禁忐忑,该不会他的编辑没找到顶替的稿件,来逼他极限24小时吧。林一木从猫眼往外一望,来的竟然是在编辑部见过几次的一位顾姓女编辑。他有些疑惑地打开门,刚打完招呼,对方朝他甜甜地一笑,递过一个纸袋子:“林老师,我给您送衣服来了……您看看适不适合。”

林一木愣了一下,抓抓脑袋,赶紧把人请进来:“你太客气了!”

 

“小事!”她慌忙摇了摇头,走进了林一木的房间,“刚好在群里看到您遇到了麻烦……这是我之前给哥哥买的一套衣服,他身材跟您差不多,不过还是有点偏大,您要不……试试吧?”

林一木被她的热情搞得有些手足无措,只好接过那套衣服,然后往吧台走过去:“想喝什么茶?我给你泡。”

顾编辑没接话,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背影:“林老师,您吃晚饭了吗?”

“我?没呢。”林一木笑笑,“中午饭都没吃!”

 

“这样对身体不太好吧?”顾编辑道。

“嗨,”林一木盯着正在工作的热水壶,“单身汉,经常有上顿没下顿的。”

这话好像触到了对方什么奇怪的点,林一木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迅速朝他走来,他转了个身,就看到顾编辑站得离他非常近,脸色绯红。林一木忽觉有些尴尬,笑了一下:“怎么……”

“林一木!”顾编辑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林一木还没反应过来,表白的话语就在他的耳边炸开了:“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

*傅子翰:原作厉逍死党


谢谢上一章在评论里猜剧情的朋友,因为怕剧透连载期间一般剧情相关评论都不会回复的,感谢谅解'v'

评论(12)
热度(137)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