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16)

*剧情需要设定了一下ESE在魔都_(:зゝ∠)_


16

 

厉逍异常生气。

林一木这一路跑出去,估计脑子里进了不少水,不然就是被一千头非洲象踩过。厉逍在香港待了三天,飞回上海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林一木。只要林一木给一个时间他可以随时回去把钥匙还给他,因为自己的缘故造成林一木露宿街头的话,他甚至会极为罕见地产生一点愧疚心。

厉逍拨号的时候深有所感,他其实还是挺想林一木的,只是回家之后各种朋友的邀约和正忙着的事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不然他保不准会在某一天像个傻逼一样打电话问问林一木过得怎么样。

现在他的姿态倒是保持得很好,甚至过好了。所以思念就像洪水积聚到某个要汹涌决堤的点,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出口的话就比他能想象所有情况都软弱:“我想见你。”

意外地林一木在那一头沉默了,这种静默的氛围在他们之间非常诡异,仿佛空气都凝固过往都陌生,像坟墓里的鬼火阴冷瘆人。厉逍原本欢喜的渴望的心情,逐渐就变成踟蹰。他讨厌这种气氛,又重复了一遍那四个字,沉重如山,林一木如梦初醒,终于开了口:“我不想见你。”

连日来的思念等来的是这句话,就像当众被人抽耳光羞辱,直接得一点面子都不给,厉逍恼羞成怒:“你他妈再说一遍?!”

 

“我不想见你。”林一木冷静地重复了一遍,“我们之前的关系也不能保持下去了。”

“你什么意思?!”厉逍掐住了自己握电话的手,越失态显得他越在意,这种博弈他厉逍哪怕输都要输得光荣一点。

“就是这个意思。”林一木道,“不要再打过来了。”

“我操你!”厉逍终究还是没忍住,“你给我说清楚!”

“我说得很清楚。”林一木语气冰冷。

“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结束了算什么清楚?!”

“结束?”林一木冷哼一声,“我们根本没有开始过。”

 

林一木话音刚落就挂了电话,厉逍费了好大劲才忍住没把手机摔出去。被拒绝和冷处理的情况他太熟悉了,可是上一次事出有因,他有愧于人,都是他活该。这一次呢?他又他妈的做错了什么?为何凭空就要遭这种莫名其妙的对待?!

就算这样死不松手的样子非常丑,厉逍还是十分不甘心,咬着牙一遍又一遍地拨打林一木的电话。他就算又输得一败涂地,总得有让他心服口服的理由。

 

林一木的手机开了静音,但屏幕亮了一下午,一直显示有来电。顾编辑早就发现了异样,问他怎么了,林一木只是拍拍她的肩膀,然后趁着上厕所把手机关了机。接受顾编辑,他承认他心里不是十分真诚,既想用一段新恋情来疗伤,又想做一个爱情的享受者。以前都是他去追逐,结果不但一无所成,还一身伤痕。现在换他一开始就做天平倾倒的一边,大概会轻松不少,还能尝到甜头。

既然接受了,斩断前一段不清不楚的关系就是他必须要表现出的诚意,也是该有的担当。如今他都不想考虑说这些重话厉逍会怎么想,反正像他这样选择多的人总有办法排遣,他们的世界都不缺对方一个。

 

晚上回到宾馆的时候林一木才重新开了手机,几十个未接来电,还有好几条怒气冲冲的短信,全是质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一木难得在工作台前点燃了一支烟,烟雾旖旎盘旋,零星的火光一点点烧掉他这些日子的苦闷和决心。最后林一木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蒂,一字一句地写下最后一条短信:“厉逍,请你有一点自知之明。”

然后发送,拉黑。

 

生活像是愉快地翻了新章,周末的时候林一木还是被丘比特狠狠嘲讽了一把。周日的中午,顾小姐坐在他的对面,捧着一杯茉莉花茶,向他提出分手。

林一木有些懵,第一反应有点心虚,他是不是被看出来没有给予百分百的真心。但是男人总会给自己找借口,他也需要时间慢慢去爱是不是?这一周来的相处总地来说还是相当地融洽的,甚至让他有点找回当初把李慧珍当妹妹逗弄的感觉,虽然还没有身心接受自己平白多了个女友,但是有一个凡事陪在身边的女孩子也是很不错的。

顾小姐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我的问题,就是觉得,我们不太合适吧。”

林一木很平静,只是笑了笑:“才相处一周你就觉得我们不合适了?”

“真的很对不起。”她盯着自己手里的茶水,莽撞地闯进林一木的世界,现在又莽撞地退出,对方一直波澜不惊,反而让她觉得自己越发任性了。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林一木道,他心也不诚。

“但是我的第六感是很准的,”顾小姐继续说,“不合适的话,我们迟早会发生很多矛盾。我喜欢Diviner很久了……不想让鸡毛蒜皮的事破坏这种心情。”

又是一个雾里看花花最美的故事,真实的林一木和Diviner之间始终还是有差距的。他开了一个玩笑:“你想象的Diviner是怎样的?我应该每天骑着摩托车捧着玫瑰花去接你下班吗?”

顾编辑赶紧摇摇头,也不禁被他的话逗笑。她思考了一下,冲他笑了笑说:“还是让Diviner一直存在于我的想象中吧。”

“和偶像谈恋爱真不一定是好事啊。”林一木也笑,“那就跟现实的林一木做个朋友吧。”

 

他们分别的时候握了握手。林一木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既没有失去感也没觉得留恋。只是感叹,在爱情里他永远是被动的那一个,喜不喜欢他的人,怎么最后都会跟他说拒绝。但这一段他从最初就错了,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不费力的感情。丘比特这个顽劣调皮的家伙,对他的考核实在是太苛刻了。

傍晚的时候林一木正想找家顺眼的铺子解决晚饭,忽然电话铃声响起,老张风风火火地喊他:“老林,你钥匙回来了!请我吃饭吧!”

前脚被甩,后脚能回家,倒不是什么坏事。两人约在经常喝酒的老地方,几杯下肚,话题就聊开了。林一木问他最近在拍什么,老张忽然摆了个架势,哼了两句也不知道标不标准的小曲:“没什么新事。演个军阀,喜欢上当家花旦。”

这故事太俗,林一木也只好用最俗的话回他:“戏子无情。”

“老林,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当代演员用酒杯敲打他一下,“戏子是多情,尤其要看观众给他多少感情了。”

林一木笑一声,懒得搭话。老张看他垂头丧气的没什么精神,不禁大胆猜测起来:“不是吧林一木?你不是在IMMORTAL那种地方干过吗?见过多少模特明星了,难道还能被娱乐圈的哪一朵小花迷得神魂颠倒?”

“什么乱七八糟的!”林一木捏起一只五香小龙虾扔到对方碗里,“吃你的,别胡说八道。”

老张一边剥小龙虾嘴巴里还在嘀嘀咕咕嘲笑他:“说实话吧,哥哥我肯定不给你讲出去,有机会还能牵个线什么的……”

林一木正琢磨着说点什么把这事带过去,电话正好给他解了围。接过来一听,是编辑给他打过来的:“林老师,你获奖啦!”

林一木愣了一下,最近这个时间并不是任何文学作品奖项的评选时段啊?结果编辑在那边解释,是一个文学网站搞的评选,本意是给在自家平台发布的作品宣传宣传,但是在评选的时候开放了提名,林一木虽然从没有在那里发表过作品,却依旧当选了。只不过他拿的奖有点滑稽:最受欢迎主角。

当选的篇章是发表在月刊杂志上的,组委会自然就直接通知了编辑部。但显然这个轻飘飘的奖林一木的编辑不太喜欢,唠唠叨叨在他耳边说了好多,什么网络文学怎么能跟出版物比啊,那些获奖作品作者水平也有限,每天在微博上互相吹捧,拿最受欢迎作品不还是比拼谁会讨好粉丝炒热度,又不是正规评委选出来的,让您去领奖还是给他们的颁奖会造势……林一木听得烦了,赶紧打住:“几月几号去哪?”

“上海啊!就下周。”编辑道,“刚才不就说了吗?”

林一木内心叹气,道:“拿奖的又不是我,是我写的主角而已,我能不去吗?”

“哎!林老师您不想去早说啊,我马上去拒绝组委会!”编辑连忙道,“我就说嘛,您怎么会看上这个奖。”

“不是不想领,”林一木无奈道,“是不想去上海。”

 

ESE也在上海。





评论(24)
热度(141)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