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18)

18

 

“那你要我跟着你干什么?炫耀你现在过得多好?”

 

林一木面向车窗玻璃,窗外漆黑一片,夜像是给这段奄奄一息的关系准备了一个巨大的坟场。他之前就不认为他们再见面会是件好事,现在更加不这么认为。两个人对对方的不满都堆积到了一个危险的临界点,哪怕再往上落一粒灰尘,也能摧朽拉枯引燃爆炸。

 

“肯定过得比你好。”厉逍冷冷道,“告诉我你住哪,把话讲清楚,我们就两不相欠。”

 

他极其讨厌无故蒙冤,也无意在爱里行乞。因为犯过错学会了小心翼翼,现今一言一行,他自认为无愧于心,哪怕旁人看来还是荒唐胡闹,也不至于到要人点醒要有自知之明。这话就像一根刺扎进他心里,而最好治疗方法是把它挑走,哪怕把肉都剜出来血流一地,也比一直逃避、侥幸它长进身体里好。于自己有害的部分,永远也不会融为一体,只会在未来的许多天,一碰到伤口就痛不欲生。

 

一路上都是令人窒息的沉默。酒店的电梯三面如镜,厉逍和林一木并排站着,挨得很近,被映照出另外三对虚假的亲密无间,仿佛在无声地嘲讽他们的现状。

 

林一木刚推开门,小腿上就狠狠地挨了一下,他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林一木心里恼火,狼狈地转了个身,厉逍用脚带上门,一下子扑到他身上揪住他的衬衫领子,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林一木出席颁奖典礼穿的是正装,被厉逍这样一扯勒得他要窒息。林一木用力掰开他的手,在这样封闭安全的环境里两个人都抛弃了必要的克制。这样不冷静根本无从开始谈话,厉逍如此也不是解决问题该有的态度。林一木顿时没有了谈判的兴趣:“你不要再缠着我了。”

“当初好像是你主动靠近我的吧?”盛怒之下厉逍的声音格外冰冷。

“那又怎么样?”

“林一木你真怂!”厉逍几乎是吼了出来,双手扯着林一木的衣领,甚至因为用力过大崩掉了最上面的一枚扣子,“你敢不敢承认躲着我是因为这些无聊的新闻?!”

“敢啊,有什么不敢的。”林一木冷哼一声,“那你倒是说一说,这里面有哪一条不是你真实做过的?是名媛派对、跟女星的暧昧还是包养ESE的新人?”

厉逍一开始被呛得无话可说,但越听到后面的污蔑越是怒气上涌,一拳砸过来,被林一木用手臂挡住。

“去你妈的包养!我写个歌给别人又碍着你什么了!”

“歌都写上了,感情挺好啊。”

 

厉逍愣了一下,突然发起了狠,拳头和巴掌劈头盖脑地下来:“我爱给谁写给谁写,关你屁事!你他妈有什么权利管我!……”

林一木被他骑在身下,只能护着脑袋左躲右闪,怒不可遏地吼道:“你这条疯狗!”

意外地厉逍停了手,阴森森地笑了起来:“我是疯狗?那你是什么?你连狗都不如!狗都懂得信守诺言!”

 

林一木皱起了眉头:“什么诺言?”

“装,你继续装。”他的语气里尽是揶揄,“反正你说过的话就跟放屁一样。”

 

“你他妈真是够了!”林一木一头雾水,被他的阴阳怪气搞得满腔怒火。他忍无可忍,伸手拽住厉逍,狠狠把他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还没等林一木站稳,厉逍就扑上来和他扭打在一起,两个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就像街头的地痞流氓,单纯用肢体的暴力碰撞发泄愤怒,他们撞到了走廊的吧台,酒杯砸下来满地碎玻璃。两人一边厮打一边咒骂,手脚并用,巴掌打在身上,双方都觉得疼。眼看厉逍就要踩到玻璃渣上,林一木把心一横,不顾迎面而来的拳头,狠狠地将厉逍推开了。

他们之间隔了一点距离,厉逍气喘吁吁,狼狈不堪,依旧怒瞪着双眼看着他。林一木与这双微微泛红的眼睛对视,一下子想起了临行前的晚上,终于明白了厉逍所说的“诺言”意指为何。

“原来你还记得啊,厉逍。”林一木脸上泛起讥讽的笑容,“我被你玩得很惨啊。那时候装傻是为了什么?”

 

厉逍不答话,恶狠狠地盯着他,过了好一会,才终于开了口:“你真是自私透了,林一木。”

“我自私?”林一木大笑起来,“那你呢?你他妈那时候装傻,现在又把那种约定拿出来谴责我又为了什么?如果我们今天不见面,你是不是这辈子都不打算承认自己的感情?!”

厉逍瞬间被戳中了痛处。他跟林一木一样,都因为上一段感情的惨败而在这一次瞻前顾后、步步为营,只要没有十成把握,就不会冒昧进攻,时时想着全身而退,但求自保。他们两个都是爱情里的胆小鬼、窝囊废,又情难自禁,恼火对方不作为,最后作茧自缚,讽刺至极。

真相被残酷地揭露,反而让厉逍更加愤怒了。他既恨自己,更恨林一木:即使他们都想坐享其成,也不该有任何理由把两个人逼到今天这种不共戴天的境地。

林一木见厉逍又有要动手的冲动,只好赶紧往房间里跑。厉逍步步逼近,把一路上能随手拿起来的东西统统往林一木那边砸,那天下午被拒绝和羞辱的愤恨又涌了上来:“你给我说实话,拉黑我是什么意思?”

林一木没有答话,弯腰躲避朝他飞过来的烟灰缸和杂志。厉逍三步并作两步,一把上前把他拉起来:“说啊!”

林一木无处可逃,也豁了出去:“我谈恋爱了。”

 

突然而至的拳头把林一木揍得后退几步,鼻子一热,血霎时就流了下来。林一木皱着眉头用手背擦了一下,睨了厉逍一眼,没说话,抬腿往卫生间走去。厉逍愣在原地,手上还隐隐发疼,一切都在瞬息间,身体比理智更快一步。现在这个拳头不止是揍了林一木,似乎也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脸上,让他一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他没想到林一木没有躲,也没有想到会见血,事情正在往一个他不愿见到的方向发展。他的初衷确实是想跟林一木谈清楚,但没料到一见到本人就剑拔弩张,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们不止没有谈话,还让本来就恶劣的事态更无可挽回,厉逍现在突然就后悔得不得了。

 

厉逍走到卫生间门口,只感觉浑身血液冰凉。林一木在洗手池前处理自己的伤,察觉到他的存在,抬起脸看他的时候,冷漠得如同注视一个陌生人:“现在你满意了?”

 

厉逍的心蓦地沉了下去,仿佛看到一切画上了一个极其丑陋的句号。



评论(41)
热度(164)
  1. 高三一轮复习暗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