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21)

21

 

若不是看到玄关处的那双鞋,家里这副兵荒马乱的模样,定要让林一木以为是进了贼。眼见柜门打开、零食摆满,客厅里的投影幽幽亮着光却是休眠状态,情景熟悉,虽然还没见人影,都叫忧愁变了窃喜。

林一木轻手轻脚走近,果然见厉逍正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就简单地盖着一件林一木的外套,光着脚,裤腿遮着脚踝。他绕过去想把茶几上的笔记本给关掉,却不慎撞到了旁边的一串钥匙,一阵响声扰得沙发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回来了?”厉逍懒洋洋地看着眼前人,随着他翻身的动作身上那件外套差点要掉下去。厉逍半坐起来,把衣服重新披好。

林一木走过去坐到他身边:“干嘛不进房间里睡?”

厉逍没有回答,非常自然地又躺了下去,把头枕在林一木腿上。林一木顺手就揉了揉他被睡得乱糟糟的头发:“这么想我啊?”

厉逍闭着眼睛,倒没说话,神情舒服得像一只被主人讨好的猫。

那日他们总算用比较极端的方式清账和了好,在酒店里浓情蜜意厮混几日,但终究要分离。厉逍算无业游民,林一木却不得不牵挂他的稿子。虽然小情侣总想待在一起,但需要顾虑的太多,两个人暂时还没有周密打算,也就口头约了以后轮流到对方那共度周末。结果分别后没两天,还没到周末,厉逍就早早出现在了他家里。

厉逍一直拿着他的家门钥匙,现在也没有了还的必要,俨然成为这屋子的另一个主人。这样的突然造访本像是热恋中的惊喜,但林一木四下一望,却没见到任何行李。以厉逍那少爷作派,恐怕是临时打飞的空手而来,不全是荷尔蒙的冲动了。

 

厉逍靠在林一木身上,被他揉揉蹭蹭了好一会,服服帖帖,终于舍得睁开了眼睛:“不问我为什么来找你?”

“我问了啊,”林一木居高临下盯着那双眼睛,“问你是不是特别想我。”

 

厉逍很勉强地用拇指跟小指比划了一下:“就这么一点。”

“走走走,”林一木揪着他的领子把腿上的人上半身提了起来,“想我了再过来鸠占鹊巢。”

 

话说完林一木就松了手,厉逍调整姿势挨着沙发靠背,丝毫没有要辩驳或者发展话题的意思。林一木见他不是很有精神的样子,便又挨上去伸手把人搂住:“施主,看你这个样子,定有烦心之事,说与贫僧听听?”

厉逍挨着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跟我大哥吵架了。”

“兄弟罅隙不过夜啊。”林一木拍了拍他的肩膀,“至于离家出走吗小朋友?”

 

厉逍懒得跟他贫:“他想让我回娱乐圈。”

“那你的意思呢?”

“我没兴趣。”厉逍厌烦地翻了个白眼,“他把我这次写歌当成一个要回来的信号,说什么都不让我匿名,吵了两天才把这事谈下来。”

“那你为什么突然想写了?”

“突然有个点子,你总不能在脑子里憋死啊。”厉逍回答得直接,“但是我完全没有兴趣唱它,谁爱唱谁唱。”

 

林一木把搂着厉逍的手收回来,探进自己的外套里握住了厉逍的手:“我倒是觉得,你愿意写歌了也是个好的预兆。”

听到这话,厉逍转头看了他一眼,语气里有些不高兴:“你不会跟我哥一样自以为是吧?”

 

林一木有些无奈,只好拍拍他的手背:“那你要不要听听我怎么想?”

“不听。”厉逍一口回绝,“那事之后我就跟死了一样,一切都跟我无关了,回去也不过是一具僵尸往坟墓里跳。”

 

林一木在衣服下拽紧了他的手,叹了口气:“不回到属于你自己的地方,你永远是死的,厉逍。”

厉逍目视着前方,语气冰冷:“哪里是属于我的地方?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这一次林一木保持了沉默,单纯握着他的手半晌没出声。厉逍又想起跟厉睿吵架的时候的愤懑,盯着对面电视机一闪一闪的指示灯生了一会闷气,忽然如梦初醒,身边的人怎么如此安静。

他拿手肘捅了一下林一木:“喂?干嘛不说话?”

“是你说不听我想什么的啊。”林一木故意用带了点委屈的腔调回话,果然又获得了厉逍一个嫌弃的冷脸:“说吧。”

 

“我妹妹十三岁的时候去世了。”

“我不是你妹妹,”厉逍呛他,“我是别人的弟弟。”

“我知道,但是我懂你哥的心情,他是为你好。”

又是这通论调,厉逍听得耳朵起老茧,兴味怏怏地问他:“如果你妹妹说她不想回娱乐圈了呢?”

“那就不回啊!”林一木特别认真地答道,“我养就好了!”

“那你劝我干嘛?!”

“你又不是我妹妹,你是别人家的弟弟。”

 

厉逍被这原话奉还给噎住了,一脸不悦转了头过去,心里盘算着怎么辩驳。然而一下子又反应过来,这原本就是他和厉睿之间的家务事,林一木最多是推波助澜了一下。把气往林一木身上撒,反显得他小气了。他和林一木相处时间本来就不多,不该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和心情,只是求和的话半天说不出口,而林一木又没心没肺留他独自郁结,自个儿扎到手机里不知道跟谁聊什么去了。

厉逍气余又尴尬,转眼看到茶几上一张合影,顺手拿过来。照片上林一木比现在年轻好几岁,怀中正抱着一只小泰迪,一人一狗都傻不愣登地望着镜头,倒是把人看得心里发笑。厉逍略显生硬地开了新话题:“你……养狗啊?”

林一木抬头看了下,噗嗤一声笑出来:“这就是我妹妹啊。”

 

厉逍一下子反应过来,扬手就想揍人:“你耍我?!”

“没耍,没耍!”林一木赶紧举双手投降,“我说的哪一句不是真话?”

 

厉逍气结,看来林一木的话以后是只能信个五成。林一木见逗他好笑,从满桌的零食里挑出一根巧克力棒往厉逍那边塞:“我养你,行没?”

厉逍目不斜视地拆包装:“你养不起。”

“那你就为我打算打算啊!”林一木扫了一眼几乎被厉逍全部翻找出来的储备粮,痛心这些赶稿伴侣都提前上了前线,只好又拆了包薯片安慰自己的心灵。嘴巴里都是膨化食品,林一木再说话声音都少了点气势:“我变相包养你这么久,给点表示?”

厉逍把正咬着的巧克力棒啪嗒掰断了一小截,翻了个白眼递给林一木:“等我发专辑就回来包养你。”

 

“真的啊?”林一木狗腿地叼着那截巧克力,也不顾手上全是薯片的盐粒就大刺刺地把厉逍揽在怀里,“什么时候?”

厉逍面不改色目不斜视:“下辈子。”

 

听到这话林一木抱着他却没恼,只是看了会厉逍的侧颜,不说话,自顾自地笑。厉逍把那点巧克力嚼嚼吞了,一转脸看到林一木这表情,也不禁笑出来:“你傻笑什么啊?”

“你爱干嘛就干嘛吧,”林一木道,“但是别让我看不见你。”

 

“那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厉逍说,“我要你一直看着我。”



评论(17)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