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自知之明(完结)

22

 

重新的编曲的《22》在各大平台上线之时可谓悄无声息。

 

如此低调让人差点都要忘了演唱者是那个曾经风头一时的小天王厉逍,而所谓的“新作”也看起来无甚新奇:原本一段由钢琴与吉他演绎的间奏被换成了小提琴,并在副歌处插入一段说唱。歌曲是厉逍重新灌录的,与当初发售间隔了将近两年,许久未献声的厉逍较之从前演唱技巧也更成熟,气息更平稳。曾经他一直被诟病的声线单薄——如今托福,配上他独特的唱腔,倒还保留了一些往日的青涩感,“超龄”演唱也未见违和。

总体而言这仅仅是一首可圈可点的“炒冷饭”,也没有人猜透他为何选了这首知名度相对较低的作品,人们更好奇的是这首歌背后隐藏的信息:数月来一直以耽于玩乐的阔少身份出现在八卦群众视野的厉逍,这一次要真正复出了吗?

 

然而厉逍放的仿佛是一枚烟雾弹。ESE公关一直顾左右而言其他,厉逍本人又拒绝了一切采访,复出流言甚嚣尘上,当事人却缄默再三。群众们三分钟热度,所有的讨论都因为厉逍再没有任何后续动作而无果停止。

除了一场欢喜一场空的粉丝,再注意到厉逍自此消失的人也许就只有狗仔了。自重编曲的《22》发布以后,厉逍不再高调出行,也不再带着各种话题出现在娱乐八卦媒体上,一下子沉寂了整整一年,才终于昭告天下:放出去的这枚烟雾弹终究是烟花——《喧逍》。

 

新专辑的十首歌曲词曲创作全由厉逍一人亲自操刀,在作曲上融入了大量新的思考与创意,既有实验又有沉淀。《喧逍》的封面意外地用一张铅笔画替代了歌手照片,与名字谐音的热闹纷杂之意相悖,画面却呈一片至静之景:一个在雪地中踽踽独行的背影,身后却留下两双并排的脚印。动静呼应,意蕴悠长。

历经两年的空白,再站在新专辑和复出发布会的长枪短炮前的厉逍,容颜未改,少年戾气因年岁褪去,稳重而不失骄傲。即使在面对提起过往劣迹的刁钻记者,他也应对得不卑不亢:“我和当事人之间已经两清,如今不欠任何人,过去的事不要再提。”

 

林一木在上海某家酒店里用笔记本复看厉逍的发布会,他上午方到,不是媒体人员也到不了现场。正主前脚刚结束例行公事后脚就找上了门,现在躺在沙发另一头吃着水果,见他盯着屏幕目不转睛,忍不住踹他一脚:“看够了没有?”

林一木笑着转头:“怎么能够呢?”

 

“真人不就在你旁边吗?”

“你还真行,”林一木合上了电脑屏幕,“这行程无缝衔接,也不怕被拍到。”

 

“后悔也没用了。”厉逍道,“一辈子活在摄像机的阴影下吧。”

“真是抱歉,我当初选择公布Diviner的身份时候就做好觉悟了。”林一木看着这茶几上的果盘都要被厉逍扫荡得差不多了,忍不住赶紧拿了一小串提子,觉得不够,从厉逍手里又抢了几颗。

“吃吃吃,吃那么多,不是要回去当大明星了吗?胖死你算了。”

 

嘴巴上是这么说的,可是把人拦腰抱住的时候发现没几两肉,再这样下去估计肋骨都扎手,唇齿纠缠越吻越心软。林一木不得不又在心里感叹创作是劳神劳力的事,好在他们一直腻在一起,爱情也是缪斯的化身。刚从发布会回来的厉逍把妆都卸干净了,林一木在屏幕上那点人影上找不到的伤,现在一低眼就能看到。厉逍暂时还没有打算去把它整掉,墨镜或者遮瑕,随便什么都可以把它轻易挡掉,反而成了亲密人的专属可见了。

他看起来好像不如以前完美,但林一木倒觉得比以前完美百倍。他低头给厉逍喂一颗占卜糖,尝起来跟情意绵绵的吻一样极甜,事业和生活也必将顺风顺水了。

 

他们缠绵了一会儿又被迫分开,厉逍转头去接经纪人的电话谈论明天的事。林一木翻了翻手机信息,恰巧IMMORTAL的编辑群又异常鼎沸。点开一条语音一听,原来紧赶慢赶跑出去采访的一个新来的记者汇报说,原定的采访对象因为误机无法准时达到上海,从时间上来算这次采访肯定是泡汤了。因为此人行程太紧,对他的采访已经是安排在压在出刊前,现在无奈,只能PLAN B快快把空缺补上。

现在正值午休时间,IMMORTAL的人四散去吃饭,临时看了消息也只能在群里七嘴八舌出主意。有人提到刚开了发布会的厉逍,不料被朱英一口否决,ESE公关的电话谁也不打不通,等着采访的人早就排到崇明岛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

接下来的讨论了一会也没出什么结果,朱英无奈叫大家赶紧回来开会再议。林一木读完,转眼看了看在沙发那头慢悠悠打电话的厉逍,低头发了一条信息。

林一木:我有办法。

他这一句话让本来就凌乱的场面又炸开了锅。

林浩:卧槽你小子怎么还在啊?群主呢?这群谁拉的啊赶紧把这个看热闹的给踢了。

林一木:别看了我拉的。

林浩:还要脸吗?

林一木:说正事,我刚才跟厉逍联系了一下,他说只愿意接受我的采访,就问你们要不要。

朱英:真的啊?一木,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林一木:不开玩笑。你们看看厉逍的新专辑封面是谁画的?

韩雪:我天……真的是Diviner啊!

美丽:哇,你怎么不早说啊!

……

林浩:行啊林一木,你小子快回来吧,编辑部特别特别需要你。

林一木:想得美,我才不要回去帮你打杂。

朱英:一木,这事就拜托你行吗?回来我请你吃饭。

……

 

林一木看着滚动的信息,眼见厉逍也挂了电话,便斗胆给IMMORTAL的各位打了包票。约莫两个小时后,一份漂亮的独家采访稿便发到了朱英的邮箱里,其效率之高、内容之丰富惊得IMMORTAL众人又回到群里把林一木当救世英雄再讴歌一番。

被连蒙带骗走后门采访了一通的厉逍总算闲下来可以继续解决茶几上的果盘,也不知道林一木的前同事们说了什么,就看到林一木对着手机傻乐,不禁让人连翻几个白眼。林一木显得有些得意,在一堆赞美中轻飘飘地写下:“我跟厉逍很熟很熟的。”

看了独家采访的众人自然按捺不住八卦之心:“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别猜了,你们肯定猜不到。”

 

“难不成……”韩雪在群里写道,“厉逍是你的大侄子?”*

握着手机的林一木爆笑一声,差点要把喝在嘴巴里的一口水喷出来。厉逍挨在他身边,正往嘴巴里塞最后一颗提子,差点遭了殃,又气又笑,要凑过来看个一二。林一木赶在自己手机被对方抢过去之前,飞快在群里写下回复。

 

“是,亲生的。”

 



附:

IMMORTAL杂志刊载厉逍复出采访节选。

 

……

 

IMMORTAL:可以解释一下复出的理由吗?

厉逍:这么说吧,我上一次来,动机不纯,是为了眼睛里没有我的人能看到我。这一次动机更不纯,是为了眼睛里有我的人,永远只看着我。

 

IMMORTAL:相比起之前,你成长了么?

厉逍:这个问题很愚蠢,我生日都过了几次,成长是必然的。

 

IMMORTAL:体现在哪方面呢?

厉逍:答案可以在新专辑里找到。

 

IMMORTAL:据说你也开始了一段新的感情?

厉逍:无可奉告。

 

IMMORTAL:不像以前那样张扬了也算是成长的一种吗?

厉逍:只是对方喜欢玩神秘,我奉陪而已。

 

IMMORTAL:开始新的感情也让你成长了吗?

厉逍:不,再也不用成长了。

 

(特约记者:林一木)



全文完



*韩雪在《漂亮的李慧珍》中一直在猜测谁是主编薇薇安的大侄子(也是总裁的儿子),因而借了这个捏他。

番外:《北美养狗》《隐形人》(未完)和关联番外《与爱丽丝》


感谢阅读,大家番外见吧。


评论(34)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