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地羽]冬季(4)

*刘地X羽早川

时隔过久,做个前文链接:1. / 2. / 3.


四、

 

雪下了整整一天,把日子都冻得索然。

 

刘地慢条斯理地在壁炉前添加柴火,复古的取暖方式全当找乐子了。突如其来的羽早川带来的冬天让尚在夏季的人们都措手不及。狼族不喜欢冬天,寒冷又缺乏食物,即使做了妖,祖辈流传的骨子里的反感尚在。

 

然而罪魁祸首怡然自得,倒不如说他的情感波动本来就少,连跟周影聊起天来也表情甚少。而周影也不是太活泼的人,如此一对谈,刘地远观就如看一场木偶戏,或是以为他们讨论什么时空宇宙、人妖共存的大命题。然而细听也不过——

 

“刚才那道菜可能还是加点辣椒比较好。”

“唔,这种做法我没有吃过,无法保证。”

“也许绿芥末可以考虑。”

……

 

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刘地迅速转了个身去装死,拒绝做一本正经讨论出来的黑暗料理的受害人。好在两人没有为难他,又根据自己的体验提出了新的试验方法。那本正在看的书情节也到了无聊的地方,刘地被炉火烤得暖烘烘,一眼望去,也没见窗外有丝毫停雪的意向。

他陷在沙发里懒洋洋地喊了一声羽早川,时时都西装革领的人缓慢走过来问他什么事。

 

“你不是说影响只发生在我们之间吗?”刘地指着窗外,“为什么立新市还是停留在冬天了?”

“我不知道。”羽早川注视着黑夜里纷飞的雪花,如实回答,“但这已经是立新市受到的最小的影响了。”

“活生生换了个季节还算影响小吗?”刘地揉揉太阳穴,“我不懂你那套,但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

“我不知道。”

“假如你死了呢?”刘地的眼睛里瞬间闪露了凶光,但倏尔消逝。

“我死不了。”羽早川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道,“理论上来说,我现在不算活着。”

听到这话,刘地愣了一下,忽然一把捉住了羽早川的手。这只手骨节修长,虎口处却有薄茧,触感冰凉。刘地缓慢摩挲着,又改成用两只手虚拢在其中。羽早川没有挣扎,垂着眼看他动作,过来好一会刘地才笑着松开他。

“说什么胡话呢,不是还有体温嘛。”

羽早川收回自己的手,几不可见地弯了弯嘴角,没回答,轻轻搓了搓手,把借到的这点温暖均摊了。

 

刘地打了个哈欠:“我现在要去洗澡了,你不会也要来共浴吧?”

“如果没有人无聊到偷窥你,就不需要了。”刘地前脚刚站起来,羽早川就上前一步坐在了那个壁炉前的沙发上,橘色的火光映得他整个人都染上了暖色调。

 

刘地莫名觉得这样挺好的,随口调戏招来的没趣也烟消云散了。

 

洗过澡以后刘地就叼着棒棒糖盘腿在床上打了会手机游戏。作为一名妖,他并没有太多睡眠的要求。但是这样的雪夜,加上莫名其妙被束缚的情况,除了睡觉他确实找不到任何消遣方式。想到羽早川是一个人类,作息正常,又总是那样一副淡然的样子,闭眼相处应该比睁眼简单。只是他的身份,好像从哪个方面来讲,都变成了一个“陪睡”。

 

连不太要脸如他都要因这个总结尴尬了一下,结果他陪睡的主角就穿着便服走了进来。这身衣服是借刘地的,狼鼻子灵敏,刘地一下子就嗅到自己的味道和羽早川的味道交织在一起。气味归属于兽性的一面,直示所有权。嗅到这个刘地才后知后觉自己心思旖旎,把手机往旁边一摆,支着脑袋看人一脸流氓相。

羽早川莫名其妙:“你干嘛?”

“问你喜欢什么姿势,”刘地故意道,“你想横着睡竖着睡我抱着你睡还是跟薛瞳睡?”

 

羽早川微微皱眉,没管他的骚扰,直直在刘地身边的空位躺了下来:“正常地睡。”

 

刘地啧啧几声摇摇头:“你这个人真的很没趣,跟冬天一样。”

“你不喜欢冬天?”

刘地竟被他问得愣了一下,眼珠子一转,嬉笑道:“总没有春天好吧,你为什么带来的不是春天呢?”

“春天有什么特别的?”

“春天对动物来说是很重要的季节啊。”

 

听到这样调笑的话语羽早川直接闭了眼,顿时让刘地觉得少了乐趣,伸手推了推他:“喂,这就睡了?再说会话不行啊?”

“那说正事。”羽早川缓缓睁开眼睛说道,“解决现在情况的唯一办法应该是我消失,等待我的时空把我转送到别的地方去。”

“那你知道它什么时候想做这个搬运工吗?”

“不知道。”

“那你不是等于没说吗!”刘地被他吊起来的兴趣也没了,顿时泄了气。羽早川想了想,又继续说:“也等于说可能发生在任何时候,比如明天早上。”

“哦?”刘地垂眼看身边人,不禁笑了起来,“那我现在不吻你岂不是亏了?”

 

“你之前吻过了。”羽早川波澜不惊地答道。

 

“这种事怎么能用次数算?”他话音刚落,就捕捉到羽早川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但至少不是厌恶或者抗拒的。一向享乐主义行动派的刘地瞬时欺身吻住了他的嘴唇,他触碰到羽早川的体温、听到了他搏动的心跳和逐渐加快的喘息,他明明活生生地在他的怀里。

这个人类有时候太自以为是了,刘地不自觉想。




评论(1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