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迷信害人 1-15

上个月在别地发过,删了,补档一下除除草,看过可以无视了。

比之前只多了300字更新非常不好意思了,会写起来的…



迷信害人

 

1.

酒喝多了误事,谁都一样。比如林一木一早上醒来就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他抱着他们剧组那个从头到尾跟他看不对眼,连上厕所进了隔间都能因为不对付的磁场影响对方肾功能的男主演厉逍睡了一晚上。

当然啥事都没发生,就他俩这昨晚几乎喝到断片的状态,就算想发生点什么,自个儿的小兄弟也不同意啊。因而他严重怀疑他俩之所以今早上难舍难分,是喝多了打起来,结果剧组别的人也拉不开他俩,扔房间里抱团做一窝了。

总之,趁着厉逍没醒,林一木只想赶紧走人,而且以后再也不要合作了,天知道熬到杀青让他折寿了多少?

 

林一木翻了个身,手机就啪地一声从身上掉出来了。他忍着宿醉的头痛欲裂捡起来一看,不是他的,是厉逍的,屏幕没锁,正中那张照片又把他炸了个五雷轰顶。

——但总算也是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2.

在黛玉之前,年幼的林一木就对所谓的病态美有过一番心得。

当然他那时候还是个不知道美是何物的小孩,连这八画的中文字都写不好,只知道邻居家亚裔面孔的女孩对他有一种莫名但难以抗拒的吸引力罢了。

一切始于一个没什么稀奇的午后,林一木结束了课外活动回家,一眼就看到了在花园门口远远跟他的养母打招呼的邻居女主人,身边还跟着一个矮了他一个头的小姑娘。以他小学低年级的知识面,尚未搞清楚自己的一对白人父母为何有个长得与他们那么不像的儿子,也还没理清国籍的关系,只是要让他归类的话,他更容易把自己和邻居家的华裔女主人归成一类。

当林一木看清了邻居太太牵着的怯生生的小女孩的时候,他在心里又把她和自己也归到了一类——这样便平添了几分亲切感。这条街道的新成员面容清秀,黑发堪堪过肩,然而却过分瘦弱,无精打采。在他们对视的那一刻,她依然显得毫无生气,仿佛做了一件耗力气、无意义的事,然后迅速把脸转开了。

但就是那么一瞥,却让林一木后悔了很长很长时间。刚在学校里和社团的同学踢完球的小男孩林一木,浑身上下冒着热腾腾的臭汗味,鞋袜和裤腿上都沾了泥巴,身上到处都是激烈肢体冲撞后留下的淤青、疤痕。当他站在同龄的男孩子堆里的时候,带着这些理所应当的痕迹从不会感觉到不自然,但现在这一刻他竟然无地自容了起来。

要是早有先知,他一定会好好打扮一番,至少不会以一个脏兮兮的形象去面见他喜欢上的第一个人。

 

3.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女孩是邻居太太的侄女,看起来如此柔弱和无神全因为她饱受病痛的困扰。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刚来到这里,她的姑妈就带着她去拜访了邻居们,尤其是有林一木这样年纪的男孩子的家庭——希望他们能安静点,尽量别打扰她养病。

听父母解释完以后,少年林一木心里涌起的那点喜欢现在又掺杂进了同情和怜爱,连每次走过他们家庭院门口的时候都故意放轻步伐,故意得像个小偷。

不过毕竟是个忘性大的小孩,一周后就把主要精力投放到观察自己的心上人上了。可惜的是因为身体虚弱,对方几乎足不出户,只有偶尔傍晚的时候会跟着邻居太太出门散散步,那个时候林一木绝对第一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积极地牵着他的“妹妹”冲出门口,全不顾可能一小时前妹妹刚撒欢回来。

 

但他也只能做到跟妹妹远远地跟着他的邻居,并且故意要表现得完全只是碰巧。可爱的小泰迪虽然也曾经勾起过他的邻居的好奇心,然而她却被禁止了接触,因为犬类细小的毛发可能会引起她过敏。而且这一路上他可怜的邻居也不能过久地逗留,无论是阳光还是风雨都对她的健康有影响。

好几次都被邻居太太拒绝了的林一木,一直没办法跟他弱不禁风的心上人说上话。甚至有一次他忿忿地想,她再怎么柔弱,也不至于一阵风都要吹跑了的样子吧?要是吹跑了,说不定他还有机会,他在学校的足球队踢前锋,跑得又快耐力又好,一定能把她救回来的。

他有时又想,如果他是她的姑妈,总要牵着这么一个瘦弱的女孩子,那还不如在她手腕上绑一条长长的绳子,这风一来也不怕,还能像风筝一样收回去。

当然他是不敢把人家当风筝放的想法说出来的,不然那绝对会成为他这辈子比初见更后悔的事。后来他想,要是她能成为一只天边的风筝倒也不是坏事,虽然只可以仰望,但是轻盈自在。

 

4.

但是这不妨碍他想她。

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子就几乎无时不刻出现在他的想象里了。买面包的时候他会好奇是否也会偏爱刚烤好的全麦面包;而在咖啡机前他想知道她更爱拿铁还是卡布奇诺。

生病的时候林一木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而总是要卧病在床的她,仿佛就拥有了一座停滞的时钟。林一木每次走过邻居家那幢双层别墅——他已经可以认出哪个窗户后面住着朝思暮想的人,这幢本来装修简洁大方的庞然大物赫然变成了童话里囚禁公主的古堡,疾病便是看不见却能喷火的恶龙——童话里却从来没有给骑士定下标准。

只可惜他骑士的第一步跟地痞流氓无异,在企图于楼下吹口哨引起注意却被主人驱赶了之后,林一木只好蹑手蹑脚绕到屋子后面,用小石子敲打那一扇窗。

也亏得他控制好了力道和方向,这样直接又隐秘的骚扰比以往任何一次刻意接近都奏效,房间的主人终于如他所愿地推开窗户,低头望了他一眼。

林一木几乎一瞬间手足无措,兴奋冲昏了头脑,以至于没注意到对方何时关上了窗户,留他一个人在那里仰头傻乐。然而这看起来是个不坏的开始,对方也默许了他这样的骚扰,让他得以每天经过的时候“打个招呼”。

虽然一次也没有跟他说话,但他的心上人每天都会在接到暗号之后推开窗子回应他,偶尔还会露出些有趣的表情,大概林一木是她无聊又孤独的日子里唯一的乐趣。结果自然是他往隔壁跑得越发自作多情,然后终于鼓起勇气用狗爬一样的字写了一张探病卡片,问问是否有机会能见上一面。

 

第二天林一木上学的时候特地走的大路,既期待又害怕对方的回复。果不其然正在院子里浇花的邻居女主人发现了他,远远喊住,但只是进屋拿了自家烤的曲奇递给他,林一木希望落了空,小饼干吃在嘴巴里连觉不出甜。但他没走出几步,身后匆匆又有人追来:“忘了给你这个。”

正是昨日林一木送过去的那张卡片,他屏住呼吸打开,见到自己的一行字下面简单地多了一个回复:“圣诞。”

字丑得倒是跟他不相上下。

 

5.

然而终究约定成空,等林一木巴巴地等到第一场雪,就已经被告知对方离开了美国,不留只言片语就结束了林一木前后约四个月的单相思。要说不失望是不可能,但他总不愿意相信对方给他的两个字就是敷衍。不过这半大的小孩,到了这时候才突然想起跑去问自己的父母,隔壁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他那双土生土长的老美父母发音字典里恰好缺少这个组合,半天念不出来,只好凭着记忆给他写下四个字母组合:XIAO。

日后他屡屡猜测,到底是“晓试春衫雨雾中”,还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也可能“碧筱前头曲水春”,亦或者“宜作今宵梦里人”?

只可惜一直未能得到解答。世间无穷幻象,不得其一,愿其美好。

 

6.

这次失败的暗恋对他的影响,对名字里有XIAO这个字的人事先抱有好感,那是其一。

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林一木早就受不了他们剧组那个叫厉逍的男主演,每天都恨不得把他脑袋摁在洗手池里。作为一个新入行的编剧,他终于懂得了为什么前辈一听到跟组就纷纷摆手:没事何必讨这个苦头吃。

“有烟和马桶,还有什么故事写不出来?”他的前辈如是说,“再不济你去坐办公室都比跟组好啊,一不小心就成全剧组的阶级敌人了!”

林一木摇摇头:“我们剧组边写边拍。”

“谁给你介绍的活啊!”前辈长叹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最好用的生发水我给你链接发微信上啊,用过都说好。”

 

后来林一木实在郁闷,半夜失眠只好下楼跑圈,往返十次,一身湿汗扑通在墙根坐下,还是丝毫没有头绪,只好点开浏览器搜索“新人编剧写不出剧本而且天天跟主演吵架怎么办”,没想到这样又长又臭的问题在X乎还真有且只有一个解答。

“多拔头发刺激头皮,促进血液循环。”

“女主演沟通感情,男主演免谈。”

 

回答者的ID赫然是给他发生姜防脱发的前辈。林一木默默关了浏览器,心如死灰,点了一根烟,回头在某宝的购物车里把生发水的数量从1改成了2。

 

7.

导演说:“一木啊,你要让着厉逍。你年纪比他大点,你就算是哥哥。”

导演又说:“一木啊,出资商就是我们大爷,厉逍他是ESE总裁的弟弟,就等于厉逍是我们爸爸,你懂了吧?”

林一木一个头两个大:“导演,你这辈分关系太乱了。”

导演摆摆手:“我跟你说话,小年轻不要插嘴。”

林一木只好闭嘴,目光却没闲着,滴溜滴溜,找准了目标,刚想锁定,忽然被导演用一本硬币厚的台本砸了脸:“小年轻好好工作,别老是盯着我们小小!”

 

8.

林一木疼得六神无主七窍生烟,哎哟哎哟了一会连忙点头称是,心里想的却是,要不是女主演叫“小小”,他才不会来干这苦差事。

十个小说作者五个做编剧后有三个转行一个再也写不出小说,还有一个心怀叵测的林一木。自他那小初恋走了以后,他还是记挂了很多年,只是每次到邻居家旁敲侧击,邻居总是闪烁其词,吓得他老往红颜薄命那边去想,一个少年骑士的人设也活生生成了苦情片的男主角,放个BGM能让一片观众跟着抹眼泪。

不过好在看在他一片诚心真意,甚至愿意回国寻找,邻居终于肯松口,现在她身体很好,还做了演员,但再往下问,就一句很久没联系了打发他。为此林一木画也不画了,小说也不写了,宁愿到一个个有名字里带XIAO的女演员的剧组去搬砖。

他临走前也没问出那姑娘的全名,大海捞针,全靠缘分。

 

导演和林一木的动静终于惊动了其他人,那个“小小”的女主演说,导演火气那么大,一木哥火气那么大,厉逍也火气那么大,不怪你们,都怪水逆。

林一木内心嘀咕,水星可能是背锅最多的星球了,连起来能绕太阳系一圈。

导演皱皱眉:“不要搞水逆那一套,迷信。”

小小争辩:“这不是迷信,这是占卜。”

美国留学生厉逍也添了一句:“迷信害人。”

小小只好闭了嘴。

 

9.

“迷信害人”是厉逍真实的体验,不堪的过往,黑暗的历史。

厉逍是个早产儿,一出生就待了几个月ICU,从小底子不好,风一吹就能倒,童年的记忆大部分跟医院有关。坏就坏在家里人是做生意的,讲风水,总有点迷信,上头又有两个哥哥,老担心这个幺子命不够硬,叫阎罗王收走,于是各种求医无门之后,便决定按照老方法把他当女孩子养,以求骗过牛头马面的眼睛。

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厉逍是留着及肩发、穿着女孩子的衣服度过的,又因为长期在外问诊求医,他二哥小时候甚至有段时间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个弟弟还是妹妹。

不过因为长年养病,几乎不和同龄人接触,两个哥哥也很照顾他,他倒是没经历过嘲笑和欺负。虽然懂得性别差异,但也就觉得自己跟哥哥打扮不同而已,就这么懵懵懂懂长到了读书的年纪,换回了男装,身体也好起来了,到今天和常人无异。

要说童年里唯一觉得有些不堪回首的,就是他在美国的姑妈家养病的时候。那个姑妈只有个在寄宿学校的女儿,人也寂寞,等他来了,恰好消遣,成日给他各种打扮,迟钝如他都觉出了一点难堪。依稀还记得有个傻不愣登的男孩子天天往他窗户上扔石子,但是他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孤独了,便纵容了这唯一不寂寞的存在。

后来姑妈给他打电话,还说隔壁那个男孩子好像挺喜欢你,让厉逍一阵无言以对。他那个姑妈倒也是玩心很重,还说,我没告诉他你是男的。

厉逍在电话那边重复了数次,也一定不要告诉他我是谁!

 

不过也许是小时候太寂寞长大后要补回来,厉逍反而活成了一个浪子。

 

10.

这也就算一段童年趣事吧,终于杀青之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庆功宴上厉逍有些喝高了,玩游戏输了之后,顺嘴就把这事说出来了。

旁边有人起哄:“空口无凭啊?有没有照片?”

厉逍眯瞪着醉眼翻起了手机:“前两天我大哥整理照片还给我发了、发了……谁闲着没事编造自己小时候穿女装的事……”

他好不容易找到那张照片,反正也过了中二反叛的年纪,没觉得太不可见人,就把手机随手扔给他们去传阅了。拿到了手机的人纷纷跟见了宝似的,大呼小叫“长得挺可爱的啊”“比现在好看多了”“卖给你粉丝开多少钱好”……

林一木坐在人群里几乎要热泪盈眶地灌酒,总算脱离苦海保住脑袋顶那几根毛,心力交瘁,身心俱疲。至于他们的厉逍爸爸小时候是穿男装穿女装甚至裸奔都跟他没一点关系,他只想着不要重蹈覆辙,以免在找到他梦中的XIAO小姐之前就成了秃头。

 

但是当手机递到他面前的时候,林一木还是顺手接了过来,结果就这么瞥了一眼,天打雷劈。

 

11.

《暗恋多年的女神竟然是男的,并且阴差阳错结下了梁子怎么办,急,在线等》

——这样的贴林一木不点开都知道99.99%结局是“我们在一起了谢谢大家”。当这事真实地发生在林一木身上的时候,这个迷糊颠倒、不知所以的早晨,林一木非常认真地打量了厉逍的睡颜,果断选择做那剩下的0.01%:我们不会在一起的,谢谢大家。

这会儿他握着厉逍的手机,千真万确看着屏幕上那副思念了多年的面容,再有想象力也难以跟身边人划上等号,只好低头逃避现实,心里暗叹一口气:要不是昨晚光顾着喝酒(闹事)了,估计又得拔一晚上的头发。但很快一只手就抬起来打断了他:“还没看够啊?”

林一木瞬间吓得松了手,厉逍轻飘飘地接住掉下来的手机,扫了一眼,翻身去床头找充电器。林一木顿时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厉逍倒好,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翻个身又想继续,忽然想起什么,抬腿踹了他一脚:“酒醒了就别赖着我了,床小,挤。”

林一木怏怏下了床,又想拥有一点知情权:“我昨晚……没有耍酒疯吧?”

厉逍皱了皱眉,显然也饱受宿醉之苦,但还是勉为其难地回答了他:“死抱着我哭了一晚上。你这表演天分还当什么编剧啊?明天出道后天小金人。”

林一木心里暗骂一声,要知道他宁愿到大街上裸奔一圈都不愿给他这个冤家对头看笑话,活了二十余年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要不是外面没有河,他肯定要跳下去……游个泳冷静一下。

“我都说什么了?”

“该说的都说了啊。”厉逍摊摊手,“你以前有多爱我,现在有多恨我……”

“行行行!”林一木不忍卒听,赶紧双手合十打断他,“你就是我亲哥亲大爷,昨晚的话你左耳进右耳出就行。”

“我也没想记着。”厉逍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一副逐客的表情。反正林一木脸已经丢尽了,现在又得了对方不计较的回应,胆子又大起来了,看着这些天吵架的对象又觉得不那么面目可憎了。他又远远望了一眼厉逍正在充电的手机,意犹未尽,仿佛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梦现在就永远锁起来了。

厉逍见他犹犹豫豫地,十分奇怪:“又怎么了?

“你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

厉逍翻了一个白眼:“那是因为我们小时候话都没说过。”

林一木竟也无话可说,以他们现在十句话以内就要吵起来的情况,不说话确实才是他们最好的相处之道。要是他俩早早说上话了,林一木倒也能及时止损。不过如今工作也结束了,话也说开了,正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林一木还有点怅然,但只想自己消化,琢磨着往外走,快到门口了厉逍忽然又叫住他:“等等,把我的戒指还给我。”

 

12.

昨日看完照片,打击过大的林一木选择了借酒消愁,但喝过头之后他所做的一切,他发誓他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因而也完全不能揣测出当时他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缠上了厉逍,甚至干出了弄丢别人戒指这样的荒唐事。

见林一木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厉逍只好语气冷冷地进一步解释:“昨晚你缠着我的时候弄掉的,被你捡起来之后耍赖不肯给我,现在能还了吧?”

林一木立马低头翻自己的口袋,却空空如也。他皱了皱眉,赶紧顺着房门到床边的路猫腰四处寻找。厉逍见他这样子也不禁紧张起来,睡意全无,也翻身下了床:“喂,你不会丢了吧?”

“不在我身上。”林一木冷静地说,“房间里也暂时没找到,我再找找。”

厉逍烦躁地低声骂了一句粗话,转过去拿起了正充电的手机。林一木也恨死自己的作所作为了,现在理亏,只好低眉顺目地道歉:“对不起啊,我会帮你找到的,再不行我赔你一个?”

厉逍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没好气地答:“你赔不起,是订婚戒指。”

他俩之前别说朋友,不打架就已经阿弥陀佛了,现在才一下子听到对方如此劲爆的私人消息,林一木倒是莫名如释重负:“真的啊?恭喜你啊。”

厉逍翻了个白眼:“没遇到你之前本来是件好事。”

林一木被他呛没了声,心中愧疚异常。厉逍一把拔掉了充电线,顺手把自己的手机扔到了床上靠林一木的那边:“我没时间了,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下,找到了给我消息。”话说完他就进了卫生间,林一木叹了一口气,只好老老实实照做。

 

13.

厉逍离开以后林一木进行了地毯式的搜寻,每个旮旯角都没放过,连昨晚他们聚会租用的酒店的会议室也翻了个遍,还是一无所获。无论林一木是询问同事还是求助清洁阿姨,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一个:没见过。

林一木没辙,只好回自己的房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叹气,自己怎么就干下这等缺德事,不折阳寿都损桃花。偏偏这个人还是厉逍,还是他找了很多很多年的人。虽说念念不忘,必有巴掌,但知道了真相也算是放他一马,不必再囿于过去。但这厉逍倒也讨厌不起来了,要不是以前矛盾这么多,说不定还能做个朋友。

林一木千叮万嘱酒店的前台,一旦发现了戒指就通知他,但厉逍那边还是要交代。一五一十说了寻找的结果后,厉逍那边很快回了短信,让他来ESE谈。

在出租上林一木迷迷糊糊打了个瞌睡,半梦半醒,就看到他的小初恋穿着一身雪白的婚纱缓缓往教堂走,四周人声鼎沸,这一路上都下着花瓣雨,但是他作为旁观者,越看越不甘心,鼓起勇气拨开了人群跑到她身边,一遍一遍地说,你等等,你等等我!

新娘子终于被他牵住了,脸一转过来却突然变成了厉逍,常见的不耐烦表情:“醒醒,林一木,起来改剧本了。”

林一木瞬间惊醒,的士司机正好打完了账单给他。林一木一摸,一脖子的汗,心有余悸地掏了钱包付钱,抬头一看ESE的大楼像庞然巨物,仿佛要吞噬了他。

 

14.

戒指也不贵,厉逍说了个数,林一木一算,也就三年稿费,不吃不喝就省出来了。

他赶紧喝了一口凉白开压压惊,这怎么能叫不贵,有钱人结个婚真是了不起。他当然不能不吃不喝,况且他目前的状况也在吃以前的老本,养自己倒是滋润,要是负债就一下掉到贫下中农生活水平了。

好在脸皮厚这样混江湖的必备技能林一木还是有的,赶紧赔笑:“厉大少,这个,能不能分期还款啊?”

厉逍一直在低头用手机,也没看他:“那你说我能不能分期结婚啊?”

林一木自觉掌嘴,又道:“那不一样!你千万不要因为我耽误结婚啊,这我可担不起。”

厉逍嗤笑一声,总算愿意从手机中转移一点注意力:“这个你不用担心。其实丢个戒指也不是什么大事,看在以前还是邻居的份上,就宽恕你一年?”

你当我是印钞票的啊。林一木心里暗自嘀咕,只好继续讨价还价:“一年我也还不起。那你招人吗?我只能给你打工了。”

厉逍懒洋洋地挨在对面沙发上,看着之前跟他吵得不可开交的编剧这会儿恨不得抱着大腿求他,心下感觉十分得意,多少钱他也不计较了,能做林一木的债主或者老板,最大快人心的不过于此了。

于是厉逍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把纸笔递给了林一木:“写个字据吧。”

“行啊。”林一木估计是没猜透他的想法,反而因为他的许可暗松了一口气,“我,林一木,从今天起自愿给厉逍当牛做马一年,以偿还债务。从今往后,厉逍就是我尊敬的老板,可爱的上司。我保证,爱岗敬业,随叫随到,拥护领导。林一木的客观情况,都将以厉逍的意志为转移……”

厉逍听林一木一边写一边念,写个欠条都自带文字工作者的油嘴滑舌。他想了想,问道:“要是你做得不好呢?”

“如有不满,甘愿受罚。”林一木又添了一句,“但是本人保留辩解和改正的权利。”

林一木的字大,几句话洋洋洒洒写了大半张A4纸。厉逍拿过来匆匆扫了一眼,没什么可以挑刺的了,又扔回给他。林一木一边签名一边道:“还要不要按手印啊?”

厉逍忍不住笑出来:“你当卖身契啊?”

林一木头也没抬:“卖身来钱快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啊。”

厉逍翻了个白眼,也是服了他的不要脸,嫌弃地嘁了一声:“省了吧。”

 

 

15.

林一木深感自己遭到了打击报复,不然怎么老是夜半三更被厉逍一个电话叫起来,不是给他送夜宵就是给他的party送酒水。这公子爷还十分不客气,拉着林一木给全场好友介绍:我新助理,随便使唤。

——也太随便了,在凄风苦雨的午夜被厉逍不知哪路的朋友打发去买安全套,连跑了好几个便利店总算找到指定牌子的林一木,十分十分愤怒。他当然干不出扎针眼这种有可能害人一命的举动,在编剧群一溜“笑着活下去.jpg”的安慰中,林一木怒而开了个微博小号:厉逍宇宙后援会。

怎料系统显示名字已经被占用,这年头连做明星黑粉都要先到先得了,无奈之下林一木改了一个字,“历逍宇宙后援会”竟顺利通过。

个人简介:干死老板。


TBC

评论(23)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