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衍生/林厉]迷信害人 16.-18.

劳动节,假装劳动一下。



16.

“历逍宇宙后援会”本意是做一个有哲思的诗人,或者有诗意的散文家,揶揄日日压榨他的老板,比如——

“自从把厉逍的新歌设为起床铃声后,我再也没有迟到过——人无法忍受噪音在耳边持续十秒。”

又比如——

“接昨日:交往一周的女友跟我提出分手,理由是她不相信手机存有厉逍的歌的男人是直的。”

 

诸如此类一天一更,积极又勤奋。刚开始还有大量带着“hhhhhh”、“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转发,逐渐挽尊者零丁无几,直到有天私信提醒跳了红。

幽默世界:芋圆,你的笑话太冷啦!

林一木自诩还是个幽默的人,都是那天杀的生活摧残了他,怏怏地被一个陌生人降级成了段子手,可是他只能客客气气地扯开话题。

历逍宇宙后援会:芋圆是什么?

幽默世界:咦?

幽默世界:你不是“厉逍宇宙后援会”吗?我以为你被封号以后又回来了呢。

林一木好不容易把自己的ID跟甜品的名字的谐音关联搞清楚,又被对方句子里的某两个字激得右眼皮跳。

历逍宇宙后援会:封号?

幽默世界:看来你真是新人啊。

幽默世界:之前那个号被举报了。但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牺牲了一个,还有千千万万个。

幽默世界: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逍逍傻傻.jpg

 

微博又叮地响了一声,提醒林一木“幽默世界”成为了他的新粉丝。他顺手回关,又回到私信界面,赶紧点开那张厉逍表情包摁了保存。结果正主仿佛心有灵犀,恰好在这时拨通了他的电话,连铃声带震动,吓得林一木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17.

厉逍已经有两周没支使他了,前一周他去外地参加了一个活动,后一周是因为恰逢春节,再糟糕的老板也得给跑腿的放假。

——说他是跑腿的还真没错,除了被厉逍以私人名义呼来喝去,林一木还真没做过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厉逍的起居行程有专人负责,工作上的事又轮不到他置喙。况且林一木一个来历不明的小编剧,ESE的人谁不防着他?但厉逍总能在各种奇怪的时间点呼叫他,为的还全是芝麻大点事,几番下来林一木觉得自己仿佛马戏团里的海狮,成天傻不拉几地拍掌,被逗得团团转,饲养员还不给小鱼干。

 

心里再不满他也得接电话。林一木从小不过春节,回国了也孤苦伶仃,只趁着有时间把接的活做一做,不过厉逍的电话一来,他的好日子又到头了。

奇怪的是厉逍的声音听起来兴致不高,先问了他未来一个月是否有空闲。林一木把大腿上的数位板往旁边一推,另一只手摁了ctrl+s(保存),才懒洋洋回答:“有空时有空,但我也要工作啊,不挣钱怎么还债赎身……”

厉逍迅速打断了他:“有驾照吗?”

“有。”林一木乖乖答。

“跟我出趟远门,一个月。等下把护照号发给我。”厉逍语速极快地说完,似乎马上就要挂电话,林一木赶紧喊住:“喂!去哪啊?我……”

“全包。”厉逍又冷冷地扔下两个字,转头就挂了电话。事后林一木在微信上连珠炮问了他一堆问题,一个也没得到答案。倒是林一木护照号发过去没多久,不多会就收到了行程单,目的地是欧洲某国,起飞时间五个小时之后。

林一木闭了嘴,立即收拾东西往机场赶。

 

18.

厉逍没给他碰面的时间地点,林一木只好自己去值机、过安检,匆匆忙忙赶了三个小时,才办完事在头等舱的VIP休息室坐下来,一头雾水地给厉逍发信息。

厉逍依旧没回他,人也不见踪影。林一木翘着二郎腿吃着果盘,搞不懂厉逍玩这出生死时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登机牌是确确实实拿在手里了,厉逍再有钱也没必要花几千块玩他吧?

林一木闲了又忍不住刷微博,结果在首页看到厉逍一个小时前还做了个网络直播,一点没有马上要跟他飞长途的样子。林一木越想越奇怪,电话也打不通,索性顺其自然。登机的时候林一木在VIP通道边特意等了一会,也没见厉逍的影子,直到还有五分钟关舱门的时候,才看到厉逍裹得严严实实,一路小跑了过来。

但是厉逍招呼也没打,验了登机牌就直接上机了。林一木老老实实跟上,到机舱里坐定了,才看到厉逍摘了墨镜,眼睛里满是疲惫,眼角还有些泛红。林一木被晾了这么久,半肚子火半肚子疑惑,但是一句话没让说,厉逍打了个手势表示他要睡觉了,戴上眼罩就把头歪到了一边。

林一木扭头去看窗外,夜色笼罩,飞机起航时偶有气流颠簸,像船航行在海上遇到了乱流。在登上飞机回国的时候,林一木有一千一万个计划,把所有的可能都想遍了,偏偏漏了自己的“初恋”是厉逍。而与厉逍结缘之后,更是一切只能随波逐流。

夜有她的神秘,也有她的温柔。除了投入这片茫茫,林一木不知道自己将往何方。



tbc

评论(1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