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港

无去来

©暗港
Powered by LOFTER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26-30)

*厉逍老司机带你真实地飙车


26、

林一木在阳台上掐灭最后一根烟,带着一身苦大仇深的味道回房,终于看到厉逍肯从琴房出来了。

林一木写词花了两小时,厉逍谱曲,改来改去,花了两天,一直闷在琴房里不肯出来。调试器材和试录又花了两天,就在琴房旁边那个小录音室,厉逍不问自取。

清点设备的时候厉逍还有一腔流年似水的情怀,林一木就站在门口听他说。

“我们的鼓手是德国人,静如自闭动如狂躁;party一定要去拉小提的西班牙人开的,鸡尾酒能喝出一百种花样;弹吉他的那个法国妞,帅得我以为煮熟的意大利面还能直回去。但她带的酒太他妈难喝了,据说用40多种草药泡的——那时候我们差点把她吊起来,看看能不能...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21-25)

21、

不像林一木的签售,前后三个月就解决,林一木还趁机能到处去旅游,厉逍的巡演前前后后跨时一年半。林一木在签售后就断断续续写些短篇给杂志供稿,一时间还没有新的长篇计划,所以显得比厉逍闲多了,又开始了他惯常的无事生非。

厉逍在巡演期间没有片约,闲时主要就是反复练习,一遍又一遍对演出细节进行微调,有想法了就谱上几句。

林一木称自己只是看起来闲,主业是四处游览采风,副业才是写字。厉逍觉得他只是看起来忙,主业是神出鬼没骚扰他,副业才是写字。林一木实在认识太多人了,记者、编辑、摄影师、导演、编剧、演员、乐手、音乐制作人,甚至厉逍的伴舞……每一次厉逍在工作场合偶然碰见他,林一木总像那次带着小树苗探...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16-20)

*周末飙个车。前方大量dirty talk出现,请系好安全带,不是演习!


16、

就像厉逍不知道林一木的作品一样,其实林一木也没听过厉逍的歌,只是他红得大街小巷都是广告海报,林一木才记住了他。

所以当他戴着墨镜,拿着赠票坐在第一排有点靠边的位置,心里的感觉都是:吵。

……谁让他坐到音响附近了。而且刚好后面还是歌迷会组织的应援,疯狂的尖叫声更称得这个坐在第一排淡定翘脚的林一木格格不入。


前几天还坚持他和厉逍同辈的林一木,现在忽然端起了老年人的架子,觉得自己实在不适合来这种小年轻的演唱会。厉逍的歌多是快歌和舞曲,在舞台上的他星光熠熠,绚烂的舞台效果也把今夜的氛围推向了...

[k莫衍生][林一木X厉逍]满地鸡毛(12-15)

12、

别看厉逍成天一副趾高气昂斜眼看人的模样,其实他也有弱点。

他怕狗。

果然是猫科,林一木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如是想。但是很不巧,林一木的干儿子就是只狗——小树苗,这是林一木给他起的名字。这只小狗的主人是林一木一个导演朋友,两个人住得很近。每次他这位朋友要长留剧组的时候就会把家里钥匙交给林一木,让他代为照顾家里的宠物犬。当时小树苗出生的时候还是林一木守在宠物医院忙前忙后,一个高兴就自作主张做了人家干爹。小树苗有些跛脚,其他健康的兄弟都被送人了,就他还在母亲身边。

假如厉逍要来,他都会三番五次确认林一木的狗儿子没有在家撒野,并且勒令林一木绝对不能把小树苗带回家。


所以放...